Masdar Wireless Businessman, Computer Scientist, Blogger

雷凡培接掌航天科技集团 其三位前任都是中央委员


以下是对相关新闻的摘要、节选。如有补充,请电子邮件联系。

十八届中央委员许达哲离开半年后,以“盛产”张庆伟、马兴瑞等中央委员著称 的军工央企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掌门职缺终于获得填补,2013年4月调任集团总经 理的“60后”雷凡培近日接任董事长、党组书记。

据《中国航天报》报道,5月19日,航天科技集团召开领导干部大会,中组部副 部长王京清到会宣布中央决定:“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雷凡培同志任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吴燕生同志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 总经理。”中国航天报社是航天科技集团直属单位。

雷凡培(1963.5)是陕西合阳人,西北工业大学毕业,研究生学历,工学博士, 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曾长期任职于航天工业部、航空航天工业部、中国航天工 业总公司、航天科技集团等单位,2005年升任航天科技集团副总经理、党组成员。

彼时,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按照加快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的要求, 以发展运载火箭、应用卫星等高科技产品为主业的国有特大型企业集团设立董 事会,以前由总经理担任的集团党组书记改由董事长兼任。当时与许达哲 同时履新的还有雷凡培,他被任命为航天科技集团总经理。

5月19日,航天科技召开领导干部大会,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京清到会宣布了中 央有关决定。雷凡培此前任职航天科技总经理,吴燕生此前任职航天科技副总经 理。值得注意的是,51岁的雷凡培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实现了“两级跳”

航天科技是于1999年7月1日,在原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所属部分企事业单位基 础上组建的国有特大型高科技企业,由中央直接管理。

张庆伟:从国有企业发展看政府职能转变

由于内容有相关性,我就整合放在一起了。

党的十五大提出,从战略上调整国有经济布局和改组国有企业,推进国有资产 的合理流动和重组,积极发展大型企业和企业集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现 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健全决策、执行和监督体系, 使企业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法人实体和市场主体。

党的十六大以来,政府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对国有企业进行了战略定位, 明确国有企业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力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支柱, 是我们党执政的重要基础。国有企业也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关键力量, 是我国参与国际竞争的主力军。建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分别代表国家履行出资 人职责,享有所有者权益,权利、义务和责任相统一,管资产和管人、管事相结 合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2003年,国务院成立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通过实 现政企分离、政资分离,落实企业法人产权,实现企业的自主经营。

一是企业法人治理结构需要不断完善。首先,企业如何发挥股东会、董事会、党 委会、经营班子的作用,建立有效的决策、监督、执行机制还面临着许多问题。 比如如何发挥好“新三会”的作用,在董事会、股东会还有党委会之间,决策怎 么样执行,还有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既有企业内部的,也有很多是需要依照法 律法规执行的。企业中领导人之间的关系问题,决策和执行当中的责任制问题, 也还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例如,如果企业出现了安全生产问题,行政问责追究到 哪一层,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关键在几者之间的关系上,特别是经营过程中出现问 题,体系结构权责相对不明确,就必然会产生矛盾。甚至是企业领导人之间,比 如董事长跟总经理之间,总经理跟财务负责人之间也会出现问题,很多都是制度 设计上带来的。企业在这个方面的问题现在依然比较突出,是一个需要捋顺的问 题。

三是政府的监督和管理职能需要深化改革调整。深化监督管理体制改革是政企关 系改革的核心内容,是最复杂、最需要深化的改革,在这个方面应该取得更大的 突破。比如监督方面,就是多头监督、重复监督,企业每年接受监督的过程至少 需要三到四个月的时间,渠道多、通知急、要求高,企业的压力很大,但另一方 面还存在许多监督不到位的问题,比如对一把手的监督,真正有效的办法还不是 很多,也有许多深刻的教训和例子。怎么能够有效地整合企业外部和内部的监督 资源,提高监督的有效性和效率,应该作为深化改革调整的一个重要方面。管理 方面存在的问题主要体现在政府与企业的管理界限时有不清,要界定好政府与企 业在行业管理、资产管理和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权责边界,明确政府和企业在市场 经济体制中的不同地位。政府要减少对企业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使企业成为法 人实体和市场竞争主体。从企业的角度来讲,在与政府部门打交道的过程中,特 别尊重和维护上级部门的管理权威,哪怕是对一个部门的处或者是司。实际上现 在政府部门的很多管理,已经深入到了企业的微观经济活动当中,在个别领域的 确存在管理过严、管得过细的问题,这应该作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提出来。

四是经济全球化和走出去战略需要政府为国有企业创造良好条件。经济全球化为 国有企业提供更大空间,资源配置全球化、供应链全球化、市场全球化成为趋势, 迫切需要政府为国有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创造有利条件。中国这么大的一个 经济体一定要有跨国公司,没有跨国公司的体系是不行的。跨国公司的人员应该 是三分之一在国外,产值应该三分之一在国外,利润来源应该是三分之一在国外。 随着经济全球化步伐的加快,我国现在大量地要跟国外和国际开展合作和竞争。 企业要走出去,在海外上市、投资、经营等方面面临着许多突出的问题,迫切需 要政府在优化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完善法律规章制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风险 管控等方面对企业多加指导,需要在政府间、地区间、国际间建立双边多边关系。 国外已经有比较成熟的体系,我们首先应该加入,然后取得话语权,不断扩大和 增加中国企业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其他企业的话语权。这个问题是涉及今后发展 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没有这个突破,中国今后的可持续发展就会受到影响, 因为仅国内的需求、市场、规模,远远不能够支撑和支持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

第一,要加快法律法规体系的形成。市场经济中政府和企业在法律意义上讲,应 该是一个对等的关系,政府的权利和责任同企业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和义务,应 当都是对等的。如果没有这个基础,市场经济运行过程中的很多方面是很难实现 的。特别是现在我们加入了WTO,需要逐步完善商业法律和商业规则,包括在走 出去过程当中还有一些规则性的东西需要建立,政府部门要进一步完善对境内外 上市公司的监督管理运行体系

第五,要不断增强国有企业自身的实力。企业要立足于练好“内功”,专注于转 变经济发展方式,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需要培育一批大 型跨国企业和知名国际品牌,增强国有企业的整体活力、控制力和影响力。要深 化国有企业内部改革调整,建立科学的企业领导体制和组织管理制度,提高劳动 生产率和企业经济效益,形成高效的运行激励机制和有效的监督约束机制

Source: Zhang Qingwei on State-Owned Company Reform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