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dar Wireless Businessman, Computer Scientist, Blogger

小R的故事


真的,直到今天之前,我一直不敢相信邵阳市湘郡知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里面, 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

然鹅也就是在今天,我用亲身经历验证了知乎的一个问题——贫穷是怎样限制了一个人的想象力。

由于这次的信息获取主要是以对话的方式进行,本文将以议论文的方式行文,结构自然而然是议论文 的标准套路——引议联结四大块,争取做到文章不拖泥带水,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出于保护受访者隐私角度考虑,本文将隐去大部分关键信息。

引:我去年支付宝花了50多万!

不想当校长的老师不是好卫生员。

2018年4月28日的下午和晚上,注定是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时间段。在这一天之前,我只知道我现在工作的这家公司, 邵阳市湘郡知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里面工龄满一年以上的员工,在这座房价渐渐被人炒到6000元往上走的五线城市, 员工的平均工资还不错——致少奋斗几年就能付得起首付,甚至买得起一套小居室了。

什么,你问我五险一金到底有没有?我也不清楚,无可奉告。

然而,昨天下午在办公室一个旁听,昨天晚上和大佬本人聊天聊了20多分钟,有进一步增加了我对教育教学、出国留学、 专业选择以及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的认识和理解。也进一步加深了我在教育行业巫山云雨,嗷不,翻云覆雨嗷不,跋山涉水、四渡赤水的 决心和意志。

鉴于知乎网站的宣传口号是——分享你刚编的故事。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2018年4月28日下午某时,我正在办公室备课,忽然听到如下对话:

“你看,我支付宝去年一年消费了50多万(人民币)!”

“真的啊?”

“不信我打开给你看。”

于是乎,R娴熟的打开手机,开启支付宝,然后切到了消费明细的页面。说时迟那时快,看到真真切切的消费记录 数据的时候,办公室里面三位老师有两位的下巴掉了。

没聊多久,R不知道是回到教室上课去了,还是回到楼上都之都宾馆的房间里面睡觉去了。

后面我跟他再次见面,并展开如下对话,是吃完晚饭后的事情了。

议:教育 本科教育 美国大学本科的教育

汉语里面有个字,叫缘分的缘字,说英文里面一直没有对应的很靠谱的翻译。在这篇文章里面,其实用机遇或者是巧合 都挺好。

2018年4月28日下午6点。

照例为了减肥我再公司的食堂吃了一点小菜,然后往家里走了一个来回为了提升每天的运动量。再然后就是坐在办公桌上, 开始为了这一周的课程做准备。

那时我正在备课,R走进办公室,说要拿回自己的手机——因为明天要去医院做一个体检(这时候我还不知道去的是VVIP体检), 然后问我知不知道锁住他手机的柜子钥匙在哪里,我说不知道。然后他就开始自己找。

不一会儿他就找到了。说自己请了假要去体检,准备动身离开的时候我问他,“你说你去年一年支付宝消费了50万人民币,给我 看看,不是骗人的吧。”

然后R就拿着刚从柜子里取出来的手机,走到我身边,用同样娴熟的手法打开了支付宝,翻到消费记录,说,“你看,这是2017年1月份的, 这个是2月份的。。。”

我很好奇一个高三的学生(去年还是高二)怎么要一个月花好几万块钱,R告诉我自己早就不是高三的应届生了,自己的高中是在H省的省城 念的,到底是自己考进去的CJ中学国际部,还是八仙过海,我就不得而知咯。

“那么你考了SAT了吗,你说你去美国读的本科啊,美国本科学校的申请不是需要SAT成绩的吗?”

“那只有排名前30的学校需要SAT成绩,我申请的A大,只需要高中成绩加上托福考试成绩就好了。”

聊完了美国大学本科阶段的申请,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入了大学时期的学习和生活。我先抛出了一个结论,“据我观察和了解,在高中毕业后就出国的 那一批人里面,除开学霸级别的人物,其他官二代富二代家庭条件好的,都跟你差不多不怎么学习,来美国读书纯粹为了混个文凭。”

刚刚想起来,说这句话之前,知道R在美国留过学的经历之后,我也表明自己曾经是留学狗,正如我知乎资料所写的那样,“2013年马斯达尔科技学院 全额奖学金获得者”“2015年马斯达尔科技学院华人劝退第一人”,然后我也十分激动,毕竟R其貌不扬,长发飘飘,想不到人生的经历也如此丰富。 然后我就倒起了我当年的苦水,“春假,Spring break你是知道的哈,我当时2个礼拜没出门,然后无论是课程进度还是导师布置的项目进度都跟不上 了,因为当时选了3门课,课业压力比较重,然后就思密达了。”

“我们那时候也差不多,不怎么出门,宅在房子里面上网打游戏,然后期末考试去考一下就好了。”

说到面向国际学生的课程有多么水的时候,他举了几个例子。“植物学的课程,期末考试的时候去沃尔玛随便买个花花草草就能过关。”“电影学的 (不记得具体学科名称了)课程,我们看了一个学期的电影,然后期末考试的试卷拿回家里做。”

当话题进行到他在美国A大学念本科念的好好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回国,然后还要重新参加一次高考,R对我说。“当时的一切进展的还都比较顺利, 我回来是因为学校的国际学生处把我的学籍给注销了。情况是这样的,当时我的美国电话卡还没办下来,然后我联系方式留了一个国内的电话号码, 正好到暑假的时候学生处的人联系我,打电话因为是国内的号码我手机有问题联系不到,发电子邮件给我我也从来不查收邮件。”

“然后学生处就把你的学籍注销了?”“对,开学的时候我去报道,学生处的人很惊讶,说你居然还在这里。我们以为你走了(离开了、主动退学了)。”

“其实没注册选课,开学了还是可以接着弄一下的吧,怎么选择回来了呢?”

“我家人说没注册上,然后我在A大还被抢劫过,就算了。”

“是黑鬼(无贬义)还是墨西哥人抢劫的?”

“都不是,是白皮,白皮猪。那天我和我的朋友在篮球场打球,我的朋友有事先走了,我一个人继续打。等我打完球叫Uber准备走的 时候,5-6个白皮围了上来,抢劫。然后我身上又没有现金,跟着我去了ATM机,取了2000美金给他们。”

“你这个人还是太年轻(你以为美利坚是阿联酋啊,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身上放个200-300美金的现金,别人抢劫你不就没事了。对了, 你在美国没有买车吗,那边二手车烂便宜,人民币几万块钱就可以搞一个挺好的二手车开了啊。在美国你没有车就跟人没长脚一样啊!”

“那时候我朋友都有车,也就没想着考驾照了。(吐槽:你以为是尼日利亚和南非啊,尼日利亚人民币500块钱驾照就给你办好了,考试 都不用去考。南非要花的钱多了一点。)”

联:地产 中国地产 中国四五线城市的房地产

  • 做房地产项目,哄得政府那些当官的开心就好了!

  • “邵阳市很多房地产开发商跳楼了知道吧?绝大部分跳楼的都是背高利贷背死的——因为银行不给贷款了,然后开发商(老板) 看着项目马上就要完工了,于是乎(傻乎乎的,我加的)去借高利贷,然后高利贷利滚利背死了。没钱还高利贷债主找上门来了, 为了不连累家人,只有一死了之咯。(最后这两局也是我根据R的叙述添加的,为啥会跳楼用小学生脑壳想也想得到。)”

  • “我们在等资金周转,资金到位了准备今年6月份接手邵阳市政府边上的宝庆皇府项目,你要知道这个项目换了两个老板了。第一个老板跳楼死了, 然后现在实际上是政府接手了这个项目。开口要价2000万人民币,用来安置之前的农民工和其他人。剩下的项目开发资金再自己想办法。房子盖好了 之后,政府再来帮忙卖。”

  • “我们在大学城那边的项目,还款账期是10年。不过是政府的项目,问题应该不大。”

  • 政府总不会欠钱不还的,对吧?(too yound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结:我拿个二本文凭就好了!大三大四就要接班了!

跟R的聊天时间并不是太长,前前后后加起来不超过30分钟吧。但是,用以前老本行的话讲,这30来分钟的聊天,信息量巨大。由于是纯粹朋友 式的交谈,我并没有录音,当然于公于私角度考虑也不可能去录音搞R。

另外,以上所有东西都是我在2018年4月28日晚上下班以后,无聊在家里面编的,请各位观众朋友不好对号入座。

其他以后添加的内容

  • 对于一般的中国学生和中国家庭(学霸和王思聪之流不在讨论范围),到底是本科阶段出国留学收益大,还是研究生阶段出国收益更大?
  • 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失业率和由此带来的社会问题。
  • 中国基层政府的执政能力、腐败程度问题。
  • 中国的未来向何处去。这一点我用下面的开国领袖回答黄炎培的历史周期律问题的答案,作为结尾(这话题太大太大了,权威人士都没办法写。)

尾声。

看完这篇文章的朋友就会发现,我跟R并不属于同一个社会阶层——我是邵阳市的底层,月薪3000还没有五险一金,更不用提一个 作为纳税人的自豪感了;R的家庭由于是商人,自然而然在这个官本位加学而优则仕的社会算不上最顶层的那一批。不过自从第三代领导集体 退下来以后,房地产项目搞的热火朝天,趁着房地产春风发家的这一批人自然而然地也想方设法往权利中心靠拢嘛。

PS 其实写到这里距离我原来的写作计划也差不多了,有增加的也有删减的,时间关系今天就这样吧,提纲到时候扫描一份存到网上,日后再做 这篇文章第二版的修订计划去咯。

虽然我也懒得用时间加社会工程学去调查邵阳市各个房地产开发商背后的白手套历史、发家史和偷税漏税等等红的黑的东西,但是还是想 在这里再引用湖南籍的开国领袖毛泽东同志的一段话来作为这篇短篇小说的结尾。

晚上,毛泽东设宴款待客人。黄炎培在宴会上说:延安“就我所看到的,没有一寸土地是荒着的,也没有一个人好像在闲荡。有一位朋友告诉我,政府对于每个老百姓的生命和生活好像都负责,这句做到,在政治上更没有其他问题了。”

六位参政员将要回重庆时,毛泽东问黄炎培有什么感想,黄炎培坦率地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史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变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 一步步扩大,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

毛泽东听了他这番话后,回答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在黄炎培看来:“这话是对的”,因为“只有把每一地方的事,公之于每一地方的人,才能使地地得人,人人得事。把民主来打破这周期率,怕是有效的。”

代跋

20180429 凌晨 由于时间关系,暂时在这里列个提纲,等今天白天有时间了把这个坑填了。

预计全部写完是一个小短篇,也罢,很久没有在电脑上面搞文学创作了。

20180429

两个打倒:

打倒官僚资本主义!

打倒党内的野蛮人,妖精和资本大鳄!

历朝历代啊,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不知道8102年的中国,是东晋最后的疯狂呢,还是汉武中兴带来的荣光?


Similar Pos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