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新闻联播发布的国际锐评:对于美国发起的贸易战,中国不愿打,也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

对于美方发起的贸易战,中国早就表明态度:不愿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时不得
不打。面对美国的软硬两手,中国也早已给出答案: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
底。经历了五千多年风风雨雨的中华民族,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在实现民族
复兴的伟大进程中,必然会有艰难险阻甚至惊涛骇浪。美国发起的对华贸易战,
不过是中国发展进程中的一道坎儿,没什么大不了,中国必将坚定信心、迎难而
上,化危为机,斗出一片新天地。

无论外部风云如何变幻,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不断深化
改革,扩大开放,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美国下一步是要谈,还是要打,抑或是
采取别的动作,中国都已备足了政策工具箱,做好了全面应对的准备。这正如习
近平主席所指出,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狂风骤雨可以掀翻
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经历了无数次狂风骤雨,大海依旧在那儿!

作者:冷哲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4250123/answer/68237935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前就说过这个问题,不过确实没有预料到可以发展到这种程度。之前以为一年
半载就差不多了。看起来是要进入长期僵持战了,不过贸易战的影响也并没有预
想那样大。这也是双方能够继续打下去的原因之一吧。美国的主要诉求里面,解
除市场换技术之类强制技术转移,是肯定可以让步的。知识产权立法和打击盗版,
肯定是可以让步的。金融业和服务业开放,也是部分可以让步的。但是,禁止产
业政策,禁止定向产业补贴,这是绝对绝对不可能接受的。更何况美国直接而详
细地要求了中国法律的修改,还希望拿到监察的权力。我们能说什么呢?在战场
上拿不到的,在谈判桌上更不可能拿到。美国有一批人觉得,美国就是对中国太
仁慈,只要下了狠手,甚至只要贸易上下了狠手,就一定能拿到想要的结果。你
看,不试一次怎么会死心呢?在这个事情上我们并没有退路。要么,和美国人僵
持到底,让美国人理解这样做是不能达到目的的。要么,就是把自己的经济发展
权力交在美国人手中,不再挑战国际产业格局,甘心屈居人后,子子孙孙一直做
好世界加工厂这份工作,给华尔街的老爷们上贡就好。我们可以预见一点,那就
是这场僵持战,中国付出的代价必定很大,必定比美国大。中国会有公司倒闭,
雇员失业。这绝不是一次浪漫的骑士战争。必定有人会流血,必定会有人遭遇不
幸。这绝不是我们所要追求的。但是,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读到这一段历
史的时候,就像我们读到晚清民国历史一样痛恨。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像
我们这一代一样热衷于那些让古代中国工业化的那些穿越小说。我们不能让我们
的子孙后代继续贫困,不能让他们一代又一代地走进血汗工厂。科技必须发展,
经济必须发展。我们没有退路。我记得,在《曾经的辉煌》这本书的前言里面,
美国外交政策学家迈克尔·曼德包姆说,他还记得苏联卫星上天的时候,他还在
上小学。那天校长突然把所有学生叫到一起,说,从今天开始,你们每个人都要
加倍努力,因为我们的国家已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段记得未必十分准确,
大概如此吧)。我觉得刚刚过去的这一天,对于中国也许是类似的里程碑。我们
的国家已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的背后不再有苏联,我们只能依靠自己。
也许从今天开始,我们都要加倍努力。赢下这场战争,需要我们的科研人员、企
业管理者、政策制定者等等各个领域、层级的人员都努力奋战。我们需要更好的
技术,需要更强大的企业,需要能够在国际市场上正面击败美国对手的优秀产品。
我们从来不愿意成为美国的敌手,但如果美国一定要选择我们作为敌手,那么我
们只好竭尽所能,成为美国有史以来遇到过的最厉害的敌手。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4250123/answer/68240452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的信息流呈现出一种奇妙的分裂:在微博知乎等公开平台上,自然是一片支持,
少数担忧;在朋友圈等封闭平台,画风转变,骂声开始抬头,觉得这是“朝鲜
式”应对;到推上再看看,哟,慈禧都出来了。说什么好呢。我做的业务杂,有
钱的朋友认识不少,他们都忧心忡忡。能理解:资产总量一大,都是组合配置。
不管是国内还是海外,股票房子,都厌恶风险,这么一来,都要亏不少。“兴奋
的都是年轻人,又不用养家糊口。等你们失业了票子变毛了你们还兴奋啥。不当
家不知柴米贵。”话糙理不糙,但形势比人强,势在人上。我三套房子,我也怕
房价跌;我小米股票还有点,我也怕股市崩;我每个月领着工资过日子,我也怕
人民币贬值;我还在几个初创阶段的公司占股份,我也怕市场预期差,投资全面
衰减。我现在已经有老,过几年应该也是要有小,我能不怕?我都怕。我不兴奋,
我其实挺怅然的,但我还是支持,因为形势比人强。什么叫形势?就是这事跟意
识形态、道德标准、文化差异没啥关系,这事跟规律有关系,甚至跟自然法则有
关系。美帝的经济结构导致贫富差距两极化,他的制度决定了他不能到富人手里
拿太多钱养穷人,他就只能到外面搞钱;他拳头大;你看着比较有钱,而且搞你
似乎能最快拿到最多的钱;他来搞你。这种事有什么意识形态好讲?他背后也是
一张张要吃饭的嘴,你不给钱,好言相劝也是一刀,嚎啕大哭也是一刀。都这个
点了,还指望讲讲国际规则全球责任来躲么?自欺从来不能欺人,都是欺自己。
有脑子有路子,该转移转移,该避险避险;没脑子没路子,该学习学习,该上班
上班。表态到这份上,对方还不让步,那就是摊牌碰撞。一碰撞,苦日子是肯定
要过点了。那就过呗。我们不是挑事的那边,我们是被砸门的这边。我们不是听
了一句“东方的土地”然后踊跃加入青年团,也不是看了一张满蒙开拓团的海报
就三生报国了。我们是被砸门了。所以我们选择干回去,代价可能很大,过程可
能很痛苦,但只能干回去。这样我们不少人才能说出这句:苦点就苦点呗。美帝
的条件,本质就是让我们按照他们的意愿改造整个体系。这和当年苏联老大哥在
翻脸前想干的事一样。我们当年敢花多大代价退出全盘苏化,我们现在就敢付出
多大代价反抗全盘美化。这和你我的意志无关,这是这个民族和他的历史所决定
的。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是一个想法,从来不可能。也不大可能改变别人的想
法,过了三十岁,多数不可能。唯一可能的是:尊重事实,趋利避害。有危必有
机。产业结构调整加速。我朝本质还是实业立国,一旦虚拟经济的主导权被人明
面拿走,那必然会大力转向实体。降成本、提效率、精确对接,这些现实世界的
需求会提高优先级。现有产能转移至新兴市场。底子厚的企业可以耗,但多数还
是要开始分散订单。东南亚非洲等初中级工业品市场的地位会直线提升。新的生
活方式延展到上中下三个阶层。拼多多,宜家,无印良品,优衣库,这种去溢价
的实用主义会全面蔓延。而且我相信这三件事即使贸易战和解了,趋势也不会逆
转。因为即使和解,经历这一次,国家和人民的心理预期都已经发生了重大转变。
有危就有机。不唠叨了。形势就这样,态度也表明了,我们能做的,就是收拾情
绪,准备进入下一个时代。

去年不就说过了嘛,打到第三方出事为止。苏联不解体,美日不休战。不要幻想
美帝还能调整政策,美帝现在的情况是民主党跳的比特朗普还高,特朗普现在已
经被架在火上烤了,任何小动作都会被对手炒作成对中国妥协,而他一直经营的
又是一个硬汉总统的形象,所以骑虎难下。所以不要鼓吹美帝的体制纠错能力强,
一点也不强,麦卡锡时代迫害左派人士,让当年一种主张中美友好的外交官靠捡
垃圾为生,等反应过来开始纠错,中国已经不是四九年的中国了,核武器都有了。

Trade War

2018 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将会持续多久?
姬轩亦
姬轩亦
先为力胜
吴天微
等 4,249 人赞同了该回答
按照1929年的经验,打到某个社会结构出了问题的工业国的法西斯上台开始搞运动为止。

按照美日贸易战的经验,打到苏联解体为止。

反正第三国是要倒霉的。

贸易战压根就没有阻止日本的产业升级,关键从来就不是啥中国制造2025,这就是个借口。

怕的是因为贸易战这个由头,有人坐不住了,导致我们没有完成供给侧改革。

比如说你看,就有人嚎叫了,说贸易战一打经济药丸,所以肯定会放水搞房地产。

真这么干,把贸易战当回事,就傻逼了。

一般来说,美国搞贸易战就两点。

第一,新的增长点没了,华尔街的钱没地方去。

第二,财富分配出了问题,很多人吃不上饭,没有工作。

说白了,攻击中国无非是转移一下矛盾而已。你们是没见过日本和美国打贸易战那个样子啊,美国比现在可是凶多了。。。。

结果日本人脑子不好使,屈辱签协议,跪下搞开放,印钱房地产,紧缩灭泡沫,目前来看是乙烷。

有日本人这个历史上百分之百的反向指标在前面,我们就轻松多了嘛。

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激动的。

里根缔造的这个国际金融秩序,苏联解体后就应该警惕,但是没有,浪了二十年
才开始觉得不对了,问题是晚了。贸易战也救不回来。一六年才反思对华政策,
你看这效率。至于怎么结局,那就看是中国还是美国搞成了新的国际金融秩序了。
谁搞成谁胜利,时间是十七年到二十五年左右。

作者:姬轩亦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4250123/answer/68302321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姬轩亦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530154/answer/30487955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乎人民的关键就在于脱离群众和脱离时代。接下来是两学一做时间: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必须始终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不断迈进。报告在论述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部分中,特别强调要提高就业质量和人民收入水平。(2017年11月1日光明网)  十九大报告把提高人民收入水平作为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时代目标的重要内容。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终极目标。我们党团结带领全国人民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最终目的还是要实现共同富裕。这是我们的初心,坚决不能忘。党的十九大提出要逐步实现共同富裕,就是要告诫全党同志要坚守这个初心、牢记这份使命。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如何让其落地落实,如何让老百姓见到实惠,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他们的腰包鼓起来,增强他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能力和底气,当前,最要紧的是“提低、扩中、调高”。唯有提高低收入人群的收入,扩大中等收入人群数量,把金字塔型收入分布逐步向橄榄型收入分布演变,才能逐步缩小贫富差距,为逐步实现共同富裕奠定基础。  提高低收入人群的收入,不能采取简单的填鸭式办法,必须要从内因入手,从长远着眼,帮助他们找到一条彻底奔康致富的路,还要让他们找到走好这条路的办法,掌握致富奔康的技巧,让更多的低收入人群向中等收入过度。逐步扩大中等收入人群的比重,这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举措。中产阶级是一个社会的中坚力量,是关系社会和谐稳定最重要的因素,一个社会的发达程度从某种程度上取决于中产阶级人数的多少。当前,我们很多家庭还徘徊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之间,大量的中等收入人群还没有稳固下来,还随时有可能陷入低收入的危险,我们要想办法让他们彻底跨进中等收入人群行列来。扩大中等收入人群比例,提升国民教育水平显得尤为重要和紧迫,唯有掌握足够的知识和信息,才能实现财富的不断积累,中等收入人群才会不断增加。调整高收入人群比例也迫在眉睫,这几年我们正在调整大型国有企业高层收入水平,就是在这方面开展的有益探索和改革。  我们坚信,有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指引,只要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跟党走,我们的腰包就会慢慢鼓起来,我们离共同富裕的目标就会越来越近。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将会带来哪些影响?
姬轩亦
姬轩亦
先为力胜
吴天微
、 杨微粒
、 凤林郎
、 「已注销」
、 布至道
等 798 人赞同了该回答
承认就承认呗。反正以色列的阿拉伯人和极端正统派都不上网,忙着吃福利和埋头生娃,三十年之后你且看他。

土耳其沙特和埃及都表示这个爸爸要续不上了,我们还是思考一下接下来的问题吧。

伊朗冷哼一声。

俄罗斯和天朝表示淡定。

欧洲背锅侠惊呼药丸。错了,是乙烷。

前几天LSE一哥们忧心忡忡给我讲美国是欧洲最重要的国家啊,现在上来个四六不靠,这很药丸.要知道要是没有马歇尔计划,苏联早就统一欧洲了。可以说现在的欧洲自由主义分子都是喝大西洋对岸的奶长大的,现在奶牛自己要绝经,这怎一个恐怖了得。所以我当时就应该说没关系嘛,乳汁丰盛的奶牛还是很多的,一棵树上吊死是不行的嘛。

阿拉伯之春为什么会变成阿拉伯之冬?
姬轩亦
姬轩亦
先为力胜
杀了那个托洛茨基
、 吴天微
、 John·Xiaoming
、 杨微粒
、 牛富贵
等 1,400 人赞同了该回答
这都是什么奇谈怪论.

某某之春是专有名词好伐。指的是苏修铁蹄下瑟瑟发抖的东欧仆从国们获得了自由。只有这种春天才是真春天,一旦超过了东欧某些工业国,就是滥用,比如某都之春之类的,由于不是苏修铁蹄也不是仆从国,于是悲剧了。

某某之春在东欧可以用是因为确实提高了东欧不少国家的GDP,确实挽救了一部分天主教国家,你要知道捷克是奥匈帝国的主要工业区之一,对吧,被迫跟东正教世界混,那不是正常现象。至于匈牙利,那是天主教之盾。普法,一战和小德意志的最大问题其实就是普鲁士的激进思路大大损害了德语区和天主教区的利益,最后结果是奥匈解体,整合东方天主教区的所有努力破产。

所以好不容易春天了嘛。春天是对俄罗斯严冬的颠覆,对冷战秩序的瓦解嘛。

至于阿拉伯之春这种已经错乱到姥姥家去的用法,我们已经不需要去批判他了。因为2011年要瓦解的看似是冷战秩序在中东的遗留(的确,也确实是为了搞学习苏联式政党的中东军政府),但是实际上最后的结果是瓦解一战秩序在中东的遗产。

一战秩序是英法对奥斯曼的彻底肢解,本质是彻底摧毁一个可以整合东罗马——伊斯兰世界的超级大国,是东方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

一战秩序的瓦解,最后指向的无疑是东方问题的复活,和英法(美俄)相对于中东本土力量对比的改变。(什么是东方问题?东罗马的土地上出现了异教徒超级大国,异教徒不断向西欧腹地推进和定居,异教徒垄断了大陆贸易,这就是东方问题。)

六年后,英法的观察家们肯定已经看清楚了这走向,所以才开始哀叹冬天,不好意思啊,这冬天是欧洲的冬天,可不是中东的冬天。中东进行了除残去秽的一系列内战后,作为英法美俄(现在主要是美国)钉子的以色列,作为美国钉子的沙特,作为北约钉子的土耳其,作为苏联钉子的前军政府国家——目前还活着的只有叙利亚,作为美国后冷战秩序最大成果的伊拉克都已经内忧外患或者事实性残破,而作为西方秩序的主要假想敌伊朗顺利形成对沙特的包围网,建国趋势势不可挡的库尔德人即将掀起可能彻底摧毁小亚细亚的风暴,可以说打到现在,中东人民反而看到了中东世界未来的影子。

绝望是六年前的故事,现在,历史的地平线有了新的庞然大物。

所以怎么说美国的大陆中心——孤立分子(以希拉里为代表)们的智商呢?

很简单,毕业旅行,动物保护,全球施恩,各种拍照片,晒美食,体会落后民族的痛苦,宣扬普世价值,只会让自己变得愚蠢。

阿拉伯之春这个伪概念早就破产了,他们开始哀嚎阿拉伯之冬,不好意思,中东人民可不冷,冷的是其他人吧。

接下来是库尔德人在建国运动中需要思考的问题,叙利亚,土耳其,伊朗,伊拉克,五常,得罪谁,团结谁,依靠谁,消灭谁的问题。

以及伊朗在不断拓展影响力时注意把控节奏的问题,波斯人很容易把自己艹翻,要千万注意。

好啦,就叮嘱这两点。

为什么伊朗能和美国硬刚?
王子君
王子君
手中钱腰间肉足下路,均不让我心安
李有希
等 301 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

因为美帝是岛国。

世界岛论在知乎已经被说烂了,但作为民科政治键盘侠,我实在爱死了这个逻辑,太好用。

美帝本质还是大英帝国的继承者。拉丁美洲的悲惨和爱尔兰人相通;我朝的身份则是一战前德俄日的混合,最为复杂;而欧洲则是一个放大版的法国,除了一直隐忍的德国,大伙还是跑去放高利贷了,和一百五十年前一样。

作为大英帝国的继承者与集大成者,美国对欧亚大陆的陆权大国围剿已经做到了历史顶峰。以苏联解体为标志,世界上所有陆权大国都向海权体系屈服。在90年代,英日澳做为美帝在亚欧大陆两端的核心据点,分别间接控制欧盟与东亚,包括东南亚、南亚,进而围堵俄中印。

亚欧大陆三大潜在陆权强国或被渗透或被封堵,即使这三大力量凭借本身资源能够保持对抗,消耗的也是亚欧大陆上三大力量的邻居。流血与仇恨都在不美帝自己身上。

三大力量被遏制,那非洲中东亚洲的资源,自然就是美帝的。拉丁美洲?拉丁美洲只允许是美帝的。

在这个体系下,美帝出现了一个富贵病:

动员能力不足。

岛国动员能力普遍不足,哪怕是资源匮乏加封建加中央集权加优势局的昭和。很容易理解:只要本土没事,去海外送死干嘛。

特别是昭和,一个完成军国主义与民族主义理论建设、完成初级工业化的东亚封建国家,700万军队里杂着几十万女兵,两百来万的娃娃兵和老爷子。与其说是动员能力强,不如说被打绝望了。

实际上你去翻二战日本老兵的回忆录,打到41 42年,天闹黑卡板载的兴奋已经消弭得差不多了。到43 44年,关东军回味过来苏联的手段,一心想的就是在满洲吃吃白米饭;而华北碉楼里的日军,已经开始在当地做买卖打长工了。

你们是来打仗的还是来上班的?

很多人一直纠结于一个迷思:为什么日本一投降,就那么顺着美帝。然后一大堆文化解读就出来了,民族性标签就打上了。

其实核心还是岛国。岛国边界明晰,外部收益不高到一定程度,不会去送死。一旦发现损失大于收益,第一个想法就是撤回老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去。日军到后期,想法其实和大清差不多:我来当兵不是为了保家卫国,就是领个饷,看见洋人放两枪,差不多得了。

都是人,不复杂。

而陆权国家不一样,多数是没有像海洋这样明晰的边界,那人就是边界。人是随利益变化的,那压力就永远真实存在,存在在你的脖颈至上。

长江挡得住曹操,东吴就是守土凶猛进攻废萌;长江挡不住日本人苏联人,福建人广东人也要去延安,去大西北。大陆民族的安全意识是海洋民族所不能理解的。

比起日本,没有封建没有中央集权,还挺有钱有资源的美国,动员能力其实一直很稀烂。一战老欧洲打烂了,英法说:兄弟你来吧,你看你能来多少人?年轻美帝看看自己的人口,拍拍胸:前辈们看看我南北战争打的那叫一个凶残,百万雄狮妥妥的。

好嘛,第一个月报名的好像就几万人。

这直接导致了二战美帝在征兵、兵饷、后勤上的丧心病狂。当然,人家花的起,羡慕。

问题是二战太特殊了,这是一场重新划分世界的战争,值得动员一切资源,而美帝也确实靠动员一切资源占领了最大利益。但二战一结束,即使有苏联这个意识形态大敌当前,why die for danzig的舆论又重新回来了。

朝鲜战争还算挟二战体制余威,到越南战争,美帝国内开启黄金时代:国民吃饱喝足,抽抽叶子打打炮,love&peace挂嘴边,是个大学文凭就进IBM,一个码头工人的工资买房买车养五六个人,打啥打啊。

现在美帝天天说尊重越战老兵,怎么不提当年全美文化圈多鄙视当兵的?那时候是逃兵光荣,当兵可耻,peace~

等到苏联一解体,哟嚯,历史终结啦。哪怕911拉了一把,也就兴奋了两年,因为美帝永远无法回答一个当年导致沙俄大兵变的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在一千公里外保卫自己的祖国?

特朗普上台,我们这边老说搞不清这老兄的想法,标签找不到合适的来贴。其实美帝人民有一个历史悠久的标签,很精准:孤立主义。

这个思潮其实是美帝普通人民非常核心的思想,经常被我们用一句“民粹”盖过去:咱家条件这么好,关起门来过得了,外面烂事不掺和。

岛国的“民粹”,大多如此。

麻烦的是这想法不符合美帝的利益体制:我们是全球霸权,要享受全球收益,关门不搅屎是万万不能的。都给我出去,出去拿枪搞钱。

可是搞钱你可以靠企业家金融家外交家,拿枪你现在只能靠普通人啊,普通人没意愿,咋办?

买。

当美帝大头兵的工资和福利,啧啧,都赶上国内不少小公司高管了。一年三四十万人民币,特供低价商品,全家社会地位高,退休了最差每年五六万美刀养老金,口水都下来了好嘛。

钱给到这份上,打仗的理由找些喉舌包装一下就完了,问那么多干嘛?问就是发钱,发绿卡。

不过老哥,这样的部队,中国人民好像见过,总体战斗意志强不到哪去呀。

没事,上高科技,打小朋友。只要少死人,钱的事情好办,不然你以为我军费开支里的大头是啥?

所以美帝做了那么多英雄事迹的宣传,有那么多制服闪亮仪式肃穆的盖国旗,全世界都觉得美帝武德充沛,独美帝自己明白:

我不能扛大伤害。

这么说我估计我又要挨骂了…毕竟我乎主流是美帝勇武凶悍冠绝天下,传唱的故事都是人肉扑手雷当兵失败就自杀。

没说那些是假的,只是,时代变了,古尔丹。

好了,把这个逻辑从根上说过来(这是我的毛病,写东西就喜欢写全,又长又臭,见谅),你再看看伊朗。

关于伊朗的介绍,这个问题下已经有足够多的优秀回答,就不赘述了。结合这个背景,思考一下美帝打伊朗,要死多少人。

你不用关心伊朗,他死绝了都行。毕竟打过两伊战争的山地民族,挂个天堂钥匙趟雷区都干过,习惯大场面了。

你也不用关心伊朗打烂了局面怎么收拾,话说美帝啥时候关心过擦屁股的问题。亚欧大陆越烂越好,这才符合美帝的祖传大英帝国搅屎棍作风。

就想一件事:要死多少人。

我常开玩笑,估算一个国家站在美帝面前的安全系数,并不用那么复杂的指标。就一个:一个月里,你能让他死多少人?

这个数字上一万,嗯,基本安全;上五万,哟,可以和善py交易了;上十万,恭喜,联合国桌子随便拍。

世界岛的全球治理模式,决定了美帝的账面实力和真实意愿之间存在巨大鸿沟。法国告诉我们,有多少力量,能投射多少力量,两码事;美帝告诉我们,有多少力量,能投射多少力量,能承受多少损失,三码事。

你看的见的刀子,美帝其实不常用,摆着;他真正的刀子,往往在台面下。

不过,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欢迎大家收看今天的“我比白宫还懂美国”系列。

(补:我原本以为“上高科技,打小朋友”这八个字,读的人就知道在说伊拉克,结果评论区里还有人提萨达姆。服了,画公仔画出肠,煞风景。

伊拉克战争,具体数字自己查,战争中死亡的美军应该是不到300人,而且我记得其中一半是死于事故…战争本身花费230亿美元,那个年代的230亿美元。

熟悉海湾战争的朋友应该知道,和海湾战争美帝教育世人不同,伊拉克战争时,萨达姆就是个小朋友,而美国是世所周知的高科技。代差,吊打,撒钱。

重点来了,后续美军在伊拉克又阵亡了4000人,持续投入军费7000多亿美元,还有个500亿美元的重建费。

钱不是重点,重点是03年开打,11年撤军,9年内阵亡的4000人。这4000人在美国国内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两党一堆议员天天拿这个说事,民主党惯例骂街,连共和党都觉得这场战争在无意义消耗美军;平均差不多每天阵亡一人,所以fake news们天天搞大新闻,每天定体问;民间风起云涌一圈反战组织,反战母亲大概是最出名的,大姐直接到德州贴脸布什,成为当年一景。

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在美帝国内激起的反战情绪,结合美帝一向幼稚的民族问题处理水平,直接导致伊拉克重建崩盘,ISIS崛起,另一个屎坑。

并间接导致美帝在面对叙利亚时,在吹了一遍牛逼并获得欧洲、土耳其和沙特支持后居然不敢直接下场。而对面的俄罗斯直接亲自动手,硬生生扶住了阿萨德。

这又导致土耳其开始骑墙、俄罗斯和伊朗在中东做大、以色列沙特开始病急乱投医、欧洲不再支持美帝在中东的军事行动。

一切,仅仅是因为扫荡一个已经被海湾战争打残了的伊拉克。

师出要有名,尤其是在现代国家的动员体系里。不知为何而战的士兵,总体战斗意志和作战水平必然下降,你只能通过兵饷和装备来赎买损失;

这个士兵背后的家庭和社区,承受伤害的坚韧性也必然脆弱,厌战度非常容易爆表;

而美帝并不是一个中央集权国家,他很容易被民意左右,甚至主动迎合民意。别的事情可以捏造舆论,但尸体再怎么美化,终究是尸体。

于是美帝的战争,只要不是本土保卫,投机性都极强。顺风局自然把能装的逼都装了,稍一逆风,立马改口径卖带路党然后跑路,毕竟四年一次,选票第一。

但战争是国家意志的最强烈表达,一个国家在资源足够的时候反复投机伤害队友,队友就不会认你这个大哥,还会去找新的、意志坚定的大哥。

这也是离岸操纵手最大的弱点。

英国当年能玩这套,是因为他真的敢把几万几万龙虾兵送去排队枪毙。

美帝越战后,尚能死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