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承认所谓「海峡中线」被突破,致反应时间和训练空间遭压缩,如何解读?

2003 年以来结婚人数首次低于 800 万对,超 30 岁结婚人群占比近半,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50787576/answer/265410574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一切尽在掌握”。

日本做过一个结婚调查(Marriage intentions, desires, and pathways to later and less marriage in Japan),挺有意思的。

07年,找了1247名男性和1091名女性、年龄在20至40岁之间,问他们的结婚意愿:

四分之三的男性和女性都表示想结婚;

其中约一半明确表示想结婚,另一半表示“如果有可能的话想结婚”;

23%的男性和18%的女性对结婚持犹豫或者不感兴趣的态度;

明确表示“不想结婚”的,男女均只有3%左右。

到了15年,对这批人再调查一遍。

33%的男性和46%的女性,已婚。

在剩下依然未婚的人里:男3%女2%,是当年明确表示“不想结婚”的,基本没结。

这部分被称为“拒绝型”;

男22%女17%,是当年表示“想结婚”或“有可能就结婚”的。

这部分被称为“失败型”;

男41%女34%,是当年表示“不在乎”、“暂时不考虑”、“有可能再看”的。

这部分被称为“随缘型”。

一般媒体的标题是“年轻人拒绝结婚了!”

这个标题不对。从各种报告来看,结婚率走低更像一种“挤压效应”:真正由始至终抗拒婚姻的,到现在也是少数,一般只在5%以下;被很多媒体炒作的“恨嫁女”、“群面男”,其实也只占未婚人群的三成左右;真正超六成的未婚大头,是“随缘型”,旁观者心态,被动沟通。这些人有点像股市里的持币围观者。他们观察婚姻市场的热度和走势,但基本不下场参与交易(恋爱相亲)。他们期待着婚姻市场的好转,例如婚房、彩礼、学区房等成本降低。如果市场好转,他们是有成婚的意愿的。但如果成本一直高企,他们就继续观望。但不幸的是:他们持有的是天底下最宝贵的货币,时间。这个货币,你不花,它也是每分每秒都在扣的。一旦扣过临界点,例如黄金生育期、壮年期、收入上升期,他们实际上就逐步丧失了参与交易的资格。从持币观望转为被动离场。这就是挤压型的低结婚率,并不是低结婚意愿,而是高成本拖延结婚(交易)节点,最后导致基于个人预期全面劣化的被动单身。年纪大了,收入和身体都大不如前,单是照顾自己就很吃力,于是最终放弃结婚。所以呼唤福利社会、呼唤养懒汉,不是白左,不是薅羊毛。你要稳住生育率,就必须支撑青年人的基础福利,确保他们能较轻松地跨过婚房和养育子女两座大山。降低他们出于对高成本的恐惧,转化“随缘型”,不必艰苦奋斗也能有个小家,减少持币观望。繁衍是生物的本能,人类不会无缘无故放弃自己的再生产。一味追求效率优化,最终被优化掉的就是人本身。人其实比机器低效多了,人要思考,要娱乐,要八小时之外。不拿福利社会去对冲现代化,人就会消灭自己,转向生产机器,因为这是最优选。

反正,如果真就这么下去,后果也不远。

韩国29岁以下的已婚妇女里,47.1%无子女;无子女已婚妇女里,52.8%无生育打算。

咱800万对,咱泱泱大国肯定比韩国人强,我就当最终有700万对夫妻会生育。

照现在的生育率,估摸这700万对能生个800万新生儿。

这大概就是未来几年的基线。

韩国去年结婚19.3万对,粗暴按人口算,我国到韩国水平,就是550万对左右。

十来年吧,小胖友们都能看到。

那时候就不用吵这个话题了,你我可以一边挨年轻人的骂,一边探讨咱们怎样一个劳动力供养一个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