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Authorization, or access control, is the function of specifying access rights to resources. In other words, who has access to what.

Examples of authorization checks are: Is the user allowed to look at this webpage, edit this data, view this button, or print to this printer? Those are all decisions determining what a user has access to.

阅读全文 »

整个青春期都在跟生长发育对着干,该运动的时候在刷题,该社交的时候在刷题,该睡觉的时候在刷题,饭都不好好吃。

这样混到奔三,就会发现自己要学历有学历要事业有事业,就是没有异性缘。

异性去跟穷人、黑人、杀马特小混混,都不跟你,你唯一的竞争力是“老实人”,适宜接盘。

进化导致异性觉得能打的男人适合交配,能更好的保证生活与基因延续。男性的孔武有力和侵犯性等刺激生理本能的要素都没有,靠工资单能让妹子排卵交配么

阅读全文 »

To be finished.

Pros

  • 体重得到了较好的控制。
  • 参加了一些培训和讨论,获得了一些经验。
  • 睡眠质量得到了基本的保证。
阅读全文 »

一线同志的一些看法:

1.望北楼条例其实没有必要搞,这个其实在香港起草基本法的时候就有了,后来是因对方强烈反对而删除的。搞这个等于动了大资本家的蛋糕,而我们过去二十年在港的基本盘其实是大资本家。

2.CIA很坏,利用这个火药桶点燃了香港,目的是服务印太战略,让资本从香港撤出去,而且司法在人家手里,我们没太好的办法。

3.香港青年的诉求是复杂的,其实主要是在发泄不满,现在闹已经和望北楼条例无关了。反正也是棺材房和没希望,很多人也就一条道走到黑了。他们不关心建设与否的问题,只想砸烂一个他们不满的秩序,至于会不会更好他们根本想不明白。

另一个问题更值得思考:只剩下金融和炒房的香港长期看肯定是民不聊生的,尤其是回归前并没有房子住或者住鸽笼的那些老港及其后代。然而要是连金融和炒房都没了,这座城市又能拿什么支撑呢?

我觉得香港是最好的负面教材。08以后的这十年玩资本空转会计经济,我们也快折腾不起了

Source: 隆隆隆晓斐 08.06 00:02 阅读 1998
Hongkong and Its Future

阅读全文 »

我对中国未来最悲观的时候应该是在1994~2002年这段时间。我的童年记忆中没有一些人所谓的“美好90年代”,那时候我看到的是贫困县的民政局长开着公爵王在省城宴请骑着自行车来赴宴的老战友,提及扶贫工作,哭穷哭的声泪俱下。公爵王后座上放着科局内參,一篇篇围绕着闻所未闻的“XX事件”说着套话、罗圈话,大约讲的哪里的乡间出了乱子。我看到了低眉眼顺拿着印有自己事迹的市机关报——整版报道“《前进中的XX乡》”进门的从七品,酒过三巡得意忘形,说自己圈起一道墙名曰“开发区”,增加了八位数的账面GDP。我看到了从七品如愿以偿,他的司机论功行赏当上了村支书。再次来拜会的时候老司机用脚开门,被家里长辈调侃“你来收提留了”,他立即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