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何看待杭州市政府将抽调100名机关干部,进驻阿里巴巴、吉利控股、娃哈哈等第一批100家重点企业?

我想知乎里面比我更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不多。

我现在负责的企业,总投资大概一亿多不到两亿,,现在到了几千万吧,预计产值10亿元左右,正在建设。目前困难重重,成天和政府打交道,甚至我把临时办公室就设在政府对门,方便工作啊,现在办公室已经坐不下了,工厂员工下个月也上班了,计划过几个月再搬到厂里去。

老板老大一个月最多过来三四天,老板不管事,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在负责,除非什么事情我实在搞不定了,让老板帮我打个电话什么的,或者让他跑一趟。以前做别的公司打工,是一个比这个大一些的企业的副总,大概一年三十多亿吧。说说我的看法增加一个说明。我们的项目是省重点项目,市里面和区里面很重视,公司所在地领导是副厅级,我可以直接去找他解决问题。

但关键的问题是,领导非常忙,我不可能屁大点事都去找他,日常工作鸡毛蒜皮的需要和下属部门沟通,这是很花时间的。

比如说,今天我需要修剪掉门口的大树树枝,因为树挡住我公司的招牌了,公司门口建筑决定招牌只能放在那里。这个树是市政部门绿化的,归园林部门,我需要找园林部门申请。园林部门按照流程规范,需要我写说明,写申请,公司盖章,明确修剪树枝施工谁来做,发生安全事故怎么办?老百姓举报我们破坏公物怎办?这些都需要搞清楚才行的,不然政府没法让我去修剪树枝。

如果有一个政府协调的领导帮助我,去园林市政部门一把手聊一下,主管部门可能直接派园林职工过去免费帮我修剪一下就行了,反正园林机械人工有空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帮帮忙。下面办事人员没法处理这个事情,派人出去帮我们剪树枝,他们做不了这个决策。

我一直巴不得政府给我管的企业派一个这样的干部呢工资不要我发,还帮我搞定工商、环保、劳动、发改、市政、绿化、商务、法院、公安的各种关系,简直不要太好。我要招聘一个这样的人,一年几十万的薪水,节庆各种红包,花钱多了去了。而且过节的时候,送一个月饼有时候还送都不知道该送给谁呢,花钱不一定有效果。

别把这个理解为腐败,过节送一份月饼,一百多块钱的事情,今年我们送的月饼128一盒的,礼尚往来,政府,银行,合作伙伴,下游客户,供应商都送的。这个金额在任何国家都是合情合理的。再加上各个部门,政府机关,隔山差五安排一个饭局,虽然都是工作关系的饭局,但是怕喝酒啊,去还是不去,去了不得喝酒啊,不去肯定得罪人吧。

我要把精力放在经营上,不要放在喝酒搞关系上。喝酒搞关系是老板干的事情。各个领导介绍个亲戚家小孩过来上班,要还是不要?我们不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啊一年十亿产值,也就两三百人,安排一个人都不好安排的各种事情虽然不是多大,但真的很烦人的很耗费精力,杂事都要记着,脑袋瓜疼。领导喝完酒睡觉了,我睡前可以还有会事情要忙呢。很占用时间、吃个饭最起码两三个小时,喝点酒三四个小时恢复不过来。中午喝酒下午报废,晚上喝酒第二天上午没精神。

喝酒的浪费的时间要靠加班去补的。很耗费身体、喝酒吃饭,几个月下来胃就坏了,现在成天吃胃药。政府给我派一个人,这下子全部好了喝酒减少八成,接待减少一半、费用省了不少、而且和政府扯皮的事情终于有人能一手搞定了。人才市场花多少钱也不一定找得到这么合适的人啊。

至于说政府的人监控我们企业的经营,杞人忧天。政府过来的人,三张报表都看不懂,产品一个都不懂,客户也不懂,有什么担心的?他能监管我财务,还是把控我客户,还是控制生产啊?人家政府也是希望企业好,企业搞得好,多缴税,政府才有钱啊,现在的政府,高新区就是专门服务企业的,就是纯粹的服务部门。

人家最多过来看看我们是不是两套账偷税漏税,是不是环保不合格偷排,是不是企业违法在违法经营。这些不很正常的啊,做企业必须合法不是应该的吗?就算是企业违法经营,问题不大的,政府也会帮我们改正,而不是处罚。前段时间一个企业老板,直接在税务局长办公室说,发票不够用,因为以前没交税没开票(就是偷税漏税的意思),所以现在开票了发票不够啊。税务局长脸都绿了。就算这样,政府也不追究的,全国不交税的多的去了,浙江福建很多城市一个行业不交税的都比比皆是。

所以这次搞合资公司国企的股东方,我们要他们派驻管理人员的时候,第一个要求就是搞一个和政府对接的副总。国企股东派了一个超级得力的人,我们大家都很开心啊。要是政府给我派一个,工资不用我发,免费帮我干活,我晚上睡觉都开心的笑呢。浙江这件事情是这样的为什么派?让企业好好干,政府关系的事情简单化,企业为政府关系花精力越少,企业办的越好,政府税收越多,良性循环。为什么100家?政府是最功利的,我是重点企业,我直接去书记办公室找他,不用预约。你是小企业,你去找个办事员都不好找。

政府和企业一样,都是要业绩的,大企业就是政府我大客户。派人过去帮忙,去小企业能产生多少效益啊,肯定去最大的几家啊。会不会牵扯到所有制的问题?键盘手都在担心资本家被政府控制,真正的资本家都在积极的找政府控制他们。目前民企经营大多数是比较困难的,政府的投资公司,国企参与进来,一部分股份卖掉,可以换到投资,现金流更好,而且有政府和国企的背书,企业信用也能够提升,在银行融资更快捷,是很好的。现在的民企巴不得政府参与,政府入股呢,这样才能增加抗风险能力啊,经营有危机的时候政府才能救命啊。只有自己的是相对多数而且控制企业经营权,给多少股份给国家有什么问题啊,反正股份也不是送的,是卖掉的啊。

知乎现在的人越来越无知了,成天阴谋论的胡说八道该停掉了,很多人一点社会经验没有,平生最大的官就是学生会干部,校门外面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十几岁的小屁孩对企业运作指点江山,其实自己连企业是啥都不知道,荒唐不荒唐。奉劝这些无知的大喷子,什么都不懂的小学生,没事买一本《公司法》看看,看不懂去百度,不要评论区提好多幼稚的问题。!!

~~~~~~~~~~~~~~~~~补充一下评论中一堆键盘企业家,以为政府派一个人搞不定各个部门,我也就醉了。

杭州市向企业派驻的是处级干部,看清楚。政府工作,最多的就是部门协调,政府各个部门各司其职,遇到问题就要跨部门协调,所以政府才这么多的会。企业遇到的问题,最多的是个当地主管部门打交道,比如,传化在萧山,就是个萧山的职能部门打交道。萧山区职能部门的上级部门,就是杭州市的各个处和局。政界的规矩就是县官不如现管,官大一级压死人。这次杭州派的是市局正处,面对下属区职能部门就是现管,跨部门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可以和其他职能部门上级领导直接协调。

举个栗子,我说在的这个地方,一个企业的工作让科级干部处理,流程协调要干半年,副厅级领导知道后,他来协调,两周搞定。为什么可以这样?科级干部去跑部门,需要一个一个部门去约谈协调,过去拜访,,副厅级干部可以吧几十个部门的副处长全部叫到办公室现场开会,然后在法律和政府政策的规定下协调问题,并不是说副厅级领导就能直接拍板。政府和股份制公司一样,重大问题的决策,需要上常委会表决的,和股份制公司股东投票一样的。

官大一级就是可以召集下属快速行动,不用一个一个跑,这个和透明度没有一毛钱关系。处级干部进企业帮扶,对企业的帮助不是你们这些键盘侠能理解的。

作者:allen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7302891/answer/83513079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何看待海底捞最近关于「大学生优惠」的系列调整?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7034563/answer/83637387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到很多孩子还在盯着优惠政策纠结,什么变更合不合逻辑呀时间设置跟校园生活对不对得上呀。

还是没有明白自己在商业策略里韭菜/炮灰的身份。

这样怎么行捏,我们这些老韭菜被割得茬都快没了,天天在各种声嘶力竭自己的悲催人生,你们怎么还沉浸在消费主义的幻觉里不能自拔?就算凌晨四点,海底捞的场地和员工也是要算钱的。你租个房,一个月不住,也要交钱;你请个人,一个月坐办公室发呆,也要给钱。

但是能给海底捞带来钱的客人,凌晨四点里不多。更麻烦的是,餐饮的产品交付有着严格的时间成本。你一个小时里能服务多少客人,翻台率,是物理限制的。高峰期三小时里就能服务五百张桌子,门口排队的是三十位还是三百位,区别不大。

流量溢出,超出单位时间内的交付能力了。所以在餐饮行业里,低客流时段给些折扣,把客流尽可能拉平一点,峰值客流引一些到低客流时段,多完成些交付,是很常规的操作。只是商家往往说话委婉,店大的海底捞更是如此,你总不好说:我们这个点客少,来一个是一个,少收你一点,来吧。

为什么不好这么说呢?浅了看是影响品牌形象,有种“货不行东西不好吃能赚一点是一点”的感觉,深了说是价格公平,会降低峰值客流的购买意愿。所以要编个宾主两相宜的名头。于是乎,大学生。

大学生,是个很好的词,在韭菜堆里油光鲜亮,翠绿欲滴,生嫩可口,脆爽清甜。

有钱,爹妈的钱;有闲,不少在大学里啥也不学;没见识,世事险恶一概不知,或者自以为很知。

韭皇。某地都官方出面给大学生放消费贷了,属实韭皇,有牌面,官方认证。

只是这次,海底捞的政策调整,和常规大学生的生活方式出入太大。不少韭皇一脸懵逼:不是大学生优惠么?谁家大学生天天晚上宿舍溜号?暴露了暴露了。所以,年轻的韭皇们还是多学习一个。

你看羊毛党人就很真实:我特么管你这个那个,有券就薅有奖就领。大学生有优惠?em,我看能不能批量注册几百个优惠号然后倒手卖给别人?完全击碎消费主义的虚伪面具。

超市里有一类商品,标着“临期”,公然打折,是有小小良心的消费主义。我身边认识的,有三个狂热的临期产品消费者:一位收入不高的家庭主妇,一位江南大学毕业生,一位四大金领社畜。每次看他们仨分享最近哪里有打折打的狠的临期,我就不由感慨:他们从现实、技术、理论三个层面,理解了消费主义的核心。

低客流时段对于餐饮行业,不就是某种临期么?海底捞这次操作挺好的,教育群众,教育韭皇。切勿务虚名而处实祸。以后看到“大学生专享”“大学生特权”“大学生优惠”这些字眼,好好想想,背后到底要你的什么代价。你确实闲,那就去薅,不薅白不薅。有的就是卖你一个身份感,洗个脑清库存尾货的,那就三思而行。

毕竟除了国家,谁特么有义务对大学生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