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何评价《BBC纪录片中没敢讲的故事:西方宽松的教育在偷偷地完成社会分层》?

这话说的,当初我读书的时候可没有宽松教育,我这种国企工人的孩子也是随便碾压绝大多数农村孩子的。进了重点高中后同学成群的干部子弟,官最大的是副市长儿子,高考成绩更是随便碾压其他中学。96年全班55人过三本线的有52(那时候的三本学校放现在差不多都快一本了,而且是在湖北),教育就是阶级再生产,什么教育都是的。

作者:韦伯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113273/answer/91695638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什么会有中国人说出抵制华为这种话?

作者:邓铂鋆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4343723/answer/91690741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不抵制华为,我家近五年的手机、路由器等产品都是华为的。但是我要指出:硅谷作为美国先进生产力的标杆,提供了劳动待遇的正面示范。华为主张自己是中国先进生产力的标杆,没能满足劳动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华为的先进生产力没能给劳动者带来足够的获得感。我国的一些先进生产力没能完美的证明我国的各类优越性。

由于华为的影响力,在业内形成了劳动待遇的负面示范。很多薪资远不及华为的阿猫阿狗,用华为的例子把违反劳动法的“加班常态化”合理化,主张“我们不够成功是因为兄弟们付出的代价不够重”,并以此鞭策猿工多为老板做些什么。实行8小时工作制就要破产的企业,拿什么自夸先进生产力、经营水平高?怎么能自吹“不缺市场”、“不缺技术”、“不缺资金”?这种企业都是落后产能,趁早完蛋。

“久久留,爱西游”甚嚣尘上的时候,华为依靠世界顶级公共关系大师唐纳德·特靠谱的帮助,用一个烂飞机的故事掌握了“久久留”的解释权。特大师是一个坦诚的人,说“我就是不想让你赚钱,所以税你”。特大师要退休了,他的继承人未必那么坦诚,可能会把经济问题郑智化,当搅屎棍干涉我内务,说一些“你们企业太黑,所以税你”。出于防范化解风险的考虑,建议代表先进生产力的知名企业吃相好一些,为国分忧。一个人不加班就处理不了的工作,可以雇佣两个人做,让两个人都有机会在掌握先进生产力的大企业学习、提高。

毕竟学习阔以强国:

维护社会大局稳定,要切实落实保安全、护稳定各项措施,下大气力解决好人民群众切身利益问题,全面做好就业、教育、社会保障、医>>药卫生、食品安全、安全生产、社会治安、住房市场调控等各方面工作,不断增加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要坚持保障合法权>>益和打击违法犯罪两手都要硬、都要快。

先据我所知华为自称国际化企业,还说不需要民族主义的支持。其次我是中国人,但更是人,是一个劳动者,一个依靠出卖自己劳动力谋生的无产阶级。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4343723/answer/916760958

莆田系医院被四大家族把控,百度狼狈为奸推波助澜

如果没猜错,应该有一波记者正赶赴福建莆田。

如果没猜错,按照莆田系大佬们的调性,应该还只有陈德良出来发声。

有势方有派系。所谓莆田系,是指莆田人在医院、加油站、木材及制鞋等领域形成了垄断之势。其中,莆田系医院名声最响,也最为人所诟病。

莆田没什么资源,一直很穷,幸好莆田人非常能吃苦,才有饭吃。一个人,如果能吃苦,还能折腾,那可不得了。

陈德良就是这样的人,1950年出生于莆田东庄。天下游医出莆田,东庄是莆田的“少林寺”,陈德良就是“达摩”。

他在五兄弟中排行老二,没读什么书,爷爷是老中医,他跟着看了一些医书。

“文革”后,广大农村地区的“赤脚医生”体系瓦解,医保无法覆盖,留下巨大空白,“土医生”应时而生。

1980年代,卫生状况糟糕,疥疮是当时的流行病,陈德良配制出治疗疥疮的药,成本不到1毛,卖3块。当城镇职工一年工资还不到300块时,他一年能挣差不多20000块,乡亲们都来拜师,他收了八个徒弟。

后来,八个徒弟又分别收徒,徒子徒孙就繁衍开来,走出莆田,走向全国。

到了1990年代,发廊和洗浴场所多起来,性病井喷。莆田人发现,治疗性病更赚钱。中国人要脸,得了性病都不好意思去大医院。

莆田人先开诊所,在电线杆上贴“牛皮癣广告”,生意好到爆,于是把一些医院的科室给承包下来。

后来,医疗制度改革,允许经营不善的医院被托管,莆田人就把这些医院都给接手了,开始去报纸和电视上打小广告。

再到后来,莆田人更有钱了,直接办医院,主要集中在皮肤科、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容美容等。

就这样,莆田出了好多亿万富翁,他们挣了大钱后,就回老家盖别墅。

陈德良退隐后,在东庄修了一座1.2万平的庙宇,他在里面修养、办公和会客。

2
经过30年的跑马圈地,莆田系医院基本上被四大家族把控。

詹氏家族,旗下有“玛丽”、“玛利亚、“丽人女子”、“博爱”、“真爱”等,还包括浙江新安国际医院和民众集团。

陈氏家族,旗下有“华夏”、“华康”、“华东”、“华美”、“华莱”等,还有西红柿医疗集团。主攻整形医美。

林氏家族,旗下有“博爱”、“仁爱”、“曙光”、“现代女子”、“东大肛肠”,以及部分大医院的分部。

黄氏家族,旗下有“五洲”、“天伦不孕不育”、“玛丽”等。

其中,林氏家族通过集团化运作,建立的中国博爱企业集团是全球最大的医疗企业集团之一。

此次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背后就有林氏家族的影子。

3
高峰期,中国民营医院中的八成归莆田系所有。

2000年代后,电视台禁止播放性病等恶俗广告,莆田系医院开始创新推广方式。

正好百度诞生了。

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碎后,百度必须寻找新的商业模式,百度老板娘马东敏出了一个主意,做竞价排名。

投资人不答应。文质彬彬的李彦宏怒了,在深圳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把手机都给摔了,说如果不做竞价排名,他不干了。

于是,百度就上了竞价排名,从此上瘾,没法戒。

百度竞价排名的大客户正是莆田系医院。

2013年,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称:“百度2013年广告总量260亿元,莆田民营医院就做了120亿元。”

同样,莆田系医院借助百度的东风,飞速发展。

2014 年6 月,莆田健康产业总会成立,拥有8600 多家民营医院,100 多万医护人员,年营业额达2600 亿人民币,号称全球最大的健康产业联盟组织。

百度和莆田系医院就这样互相成全,一起发财。

4
可百度最先“翻脸”了。

2016年4月12日,21岁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魏则西,因患滑膜肉瘤去世。生前,他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排名靠前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被其虚假宣传所骗,入院治疗,花费20多万,病情却迅速恶化,还耽误了合理治疗时机。

这事被媒体曝光后,百度的竞价排名和莆田系医院虚假宣传遭受空前声讨。

为息事宁人,百度声称要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

都是千年的妖精,何必装聊斋呢。莆田系医院怒了,联合起来,停止所有有偿网络推广。

看谁能撑。

为表示转型决心,李彦宏还找来新的“二号人物”——陆奇,授权他改革,让百度回归技术,不依赖竞价排名。

坊间一度热议。只是陆奇很快就黯然离职,百度又回到竞价排名的老路。

莆田系医院笑到了最后。

5
不过,魏则西事件也给莆田系医院敲了一个警钟,要想事业长青,得换个套路。

莆田系二代和三代们开始执掌家族生意,相较于前辈,他们接受过高等教育,对技术和资本更为熟稔。

披上高科技的外衣,炒作概念,再借助资本推手,上市圈钱,这才是捷径。

刘永好家族、红杉资本及鼎晖投资等就是莆田系医院背后的金主。

林氏家族走在最前头。

深圳将是舞台。

6
短短四十年,深圳天翻地覆,但政策红利不再后,如何继续狂飙?金融与科技并举,科技先行。

南方科技大学得以成立,号称要打造中国的“麻省理工学院”。

南方科技大学不拘一格招人才。创始校长朱清时院士亲赴全球面试。

在美国斯坦福大学,他遇到了贺建奎。

贺建奎,湖南人,家贫好学,后考入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同学称其聪明但鸡贼。赴美读博后,他觉得搞物理研究没前途,换成生物学,研究基因。

南方科技大学创立的那年,他去斯坦福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导师在外开公司,身家十几亿美金,这给他树立了榜样——办公司,把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挣大钱。

南方科技大学对贺建奎不赖,直接给了他一个副教授的抬头,还有独立的实验室。深圳市政府把他纳入“孔雀计划”引进人才,给了一笔钱。

贺建奎不忘初心,一口气开了八家公司,不发达誓不休。

2017年是他最风光的一年。公司的基因测试仪问世了,号称亚洲第一,钞票滚滚;此外他还入选了“千人计划”,院士头衔似也指日可待。

还不到40岁,人生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7
贺建奎就是不满足。

他要搞出一个大新闻,获得更大的名利。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复盘整件事,他都是有计划地进行,先从南方科技大学申请停职,然后与莆田系医院合计,鼓捣出“合规”文书,面向全国征求实验对象,等进行地差不多,再去补报相关手续。在国际基因编辑大会召开之前,联系外媒爆料,中国媒体不明是非,认为是科技突破,为国争光,给予重点报道。

不得不说,贺建奎很聪明,计划几乎天衣无缝,他自我包装的新闻就这样“出口转内销”,引爆了舆论场。

只是,自媒体时代瞬息万变。上午,他还是“天使”。下午,他就成为“魔鬼”。

南方科技大学和莆田系医院都迅疾跟他“切割”,国内外学界同仁纷纷鄙视,官方也表示谴责。

贺建奎终于出名了,以他始料不及的方式。

8
出名不一定是好事,李彦宏最有发言权。

魏则西事件后,为修复百度的声誉,2016年10月18日,他选择去中国科技大学做题为《下一幕由你开启》的演讲。

显然是精心安排的。马东敏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李彦宏算作这所大学的“女婿”。

哪里想到,场子被砸了。

学生在签名墙写下“魏则西”,百度工作人员只好用身体挡住;当李彦宏插播一段视频时,有女生高喊“李彦宏你个大骗子”,被现场保安迅速拉开;在提问环节,经过人为筛选,“卖贴吧”、“魏则西”和“搜索竞价排名”等尖锐话题才没在展示墙展出。

中国科技大学的学生们还是那么可爱,充满正义感。曾经的贺建奎也是他们中间的一份子,可惜后来变了。

更可惜的还有朱清时。他从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之位退休后,不辞辛劳,想为中国教育辟出一块“试验田”,牵头创办南方科技大学,真是螺蛳壳里做道场,好不容易攒出一点名声,此番全被贺建奎给毁了。

2014年9月1日,南方科技大学新生开学典礼,朱清时作为校长最后一次演讲。他说:

人生就像芦苇一样,很脆弱,但人是有思想的芦苇。这就是说,做人要有自己的思想。至少一个人的一生中要体会一下做人的这种伟大。

可历历往事,总是残忍地表明,人性的基因是如此自私,伟大遥不可及。

此前,记者采访陈德良时,他希望徒子徒孙们做事要小心,事情搞大就麻烦了。

这回可真是一件令人发指的大事。

精彩的好文!陈德良李彦宏贺建奎之败类,科学有底线,道德无底线。

华为在知乎的风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8586232/answer/91823629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周末闲着陪你们扯,反正这答案也快了。

我对菊厂的某些理解,不是因为我早期在小米,也不是因为我见过李一男身边的人,是因为,11年前。

11年前,我在尼日利亚拉各斯,我爸在那。在闲着清关报关之余,有个小业务:给菊厂食堂送肉。

菊厂的那些老朋友们,你们当年在拉各斯吃的鸭子,都是我盯着黑人小工一个个烫水拔毛的。这是我08年夏天周末最无聊的工作之一。

借着这个机会,认识了不少菊厂朋友,当然也有他们的竞争对手(其实就是某兴啦)。在他们的闲聊中,听到不少有意思的故事。

海外业务一般都是招投标,工程类项目。第三世界该玩的行贿手段大家都有,已经司空见惯。真正好玩的是互相搞的手段:

双方彼此到目的国的时间都会严格保密,因为如果你被对方知道了,很可能一下飞机就进移民局。

对方举报你嘛。

理由有很多种,什么偷渡啦走私啦贩卖人口啦,什么吓人上什么。

我是守法的中国公民!这么明显的诬陷一查就知道是假的!什么第三世界国家我没去过,塞个两千奈拉的小事!

兄弟你错了。平时是塞个两千奈拉就解决,这次不行。你钱夹在护照里递过去,人家笑嘻嘻地收了,笑嘻嘻地继续关。

对方也会打点嘛。

关到什么时候呢?关到招标会结束,你方因为没有按时投递标书而被取消参与资格。好了,你可以滚了,麻溜滴。

妈蛋,这么狠。航班信息保密,悄悄滴进村,打枪滴不要。

不好意思,酒店咱也有人。

前台刚check in,几个老黑警察就上来砸门:不好意思又是bad end,再蹲一次吧。

妈蛋,读档重来。

不住酒店了,拉各斯维岛辣么多别野,通知当地兄弟给我租一个,下了飞机直接过去!

到了别野,终于有个check point了。掏电脑,过标书。

嘣嘣嘣,打开门,熟悉的老黑警察npc笑眯眯地看着你:bad end,走吧。

你发现你的黑人保安也笑嘻嘻地躲在他们后面。

写到这里,我觉得可以出个小游戏:

菊厂某兴海外围标史:有跟踪、窃听、收买身边人员等基础手段;

积累足够信息点后,可以使用诬告、举报等拖延手段,时间到了投递标书截止日后,胜利;

还有一些标红的手段,例如偷窃标书、指示小混混在投标路上制造车祸等…

你们别看着我啊,我在介绍一款游戏而已啦。

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

当年的海外市场,尤其第三世界的工程项目,很脏。

而菊厂脱颖而出,成绩斐然,经验丰富。

注意:那时候可没什么国家站台的概念,都是自己杀出去。

在这种环境积累的经验值,难道会这么简单就消散么?

讲了那么多DNA的故事,到这怎么就不讲了?

所有大企业,都是利维坦。这只利维坦尤为特殊,它长于最险恶的环境:没有法制,只有血海般的价格竞争,和高深的“项目管理”。

我从不怀疑它行善的事实,我也从不放低对它作恶的警惕。它实在是太熟练了。

所以,我希望大家要尊重这只利维坦:

你不觉得,把它这家历史复杂资源庞大能力强悍的公司,简单化成一个正面的爱国概念,

就跟把一只利维坦萌化一样,幼稚么?

如何看待耳机以价论声的观点?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9771526/answer/91805041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就是卖保健品嘛,“医院3块钱的维C不好,是化学合成的,我们这188块的维C是纯天然提取”。

你傻呗。

我是个文科生,经历了自己主导软件和硬件开发后,我进化为一个不懂就问的乖巧文科生。

在小米我有幸认识了一位乌普萨拉大学毕业的声学大佬。嗯,这句话就已经把他暴露了,因为国内这个背景的大佬就一只手。

彼时的我还太年轻,头发还算浓密,对HiFi的热爱还停留在贴吧论坛置顶帖水平。刚见面,我就迫不及待地问他一个经典问题:

耳机要不要煲?

他当时的表情明显抽搐了一下,尴尬又不失礼貌。沉默一会后,他缓慢地回复我:

“这大概只是一种习惯,我从来就没在数据上看出这种行为产生的有效差异。”

为什么这句话记得那么深呢?因为我曾负责过小米的耳机产品营销,在那时热衷HiFi的同事们互相影响下,我在小米的很多耳机页面里加入了煲机的“贴心教程”。

这位大佬在学术界和工业界的地位颇高,他没必要骗我,他身边那个瑞典大叔应该也没必要骗我。那各路论坛上连篇累牍的煲机报告和教程是什么鬼?难道所有人都是脑放?所有人都在互相骗?

为什么那时几乎没人说煲机无效呢?

这是我对HiFi圈很多概念不信任的开始。

后来在乐视,做了款leme蓝牙耳机。当时的想法就是做个性价比高的,能够配着手机迅速走量。手机嘛,要方便就配蓝牙,加麦克风;声音要好,单元就要大,那就是头戴式;走量便宜,就定价99吧。

那时候我对供应链还一无所知,心想我这个价格能做出什么卵,于是便不抱希望地找供应链的同事随口一问。问完之后,还马上怂:哈哈哈我知道我这个要求很过分,做不出来不要紧,你给我个邮件我跟上面交差就好。

供应链兄弟一脸淡定:做的出。

我很惊讶:不会质量很烂嘛?

供应链兄弟:某日厂大牌贴牌的工厂做。

我彻底不淡定了。

这种不淡定的情绪,随着去工厂、看方案、看产线、看备料的一步步推进,逐渐变成了一种惊叹。

原来这个成本真的做得出来;

原来外面某些国际大牌跟我们用的是一样的元器件和质量标准;

原来只要价格logo,换个壳或者表面工艺,就能卖我的三倍价,起;

原来中国的工业已经沉淀了这么多成熟、可靠且便宜的技术;

原来网上很多HiFi大师,都在瞎几把扯淡。

leme蓝牙耳机卖过80万支时,我已经跑去创业了;等到卖过100万支时,我找乌普萨拉大叔吹牛逼,大叔微微一笑,问:“100万支,你们能赚多少?”

我:大概600万多?

大叔:除去工资房租这些运营成本呢?

我:那估计不到200万了。

大叔:那乐视肯定是不会分你钱咯?

我:老贾一钩子债,想都别想。

大叔:那你这还不如某某卖个999讲日系概念的耳机,人家一年就卖一万条,成本200万,买稿200万,净赚600万,就三个人;

大叔:那些做耳放更赚,五六年前的库存垃圾芯片一组,200块的安卓mp4都快卖到1500了。私底下喝酒,说自己感觉像卖白粉一样,都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买。

大叔:他们一个个都在京东天猫上有个像模像样的店,各路评测媒体给钱就往死里吹,形象很高大上。你呢?满足感?

我:……

大叔:信息不对称应该被利用,而不是被消除。你不能太固执互联网那些最早期的理念。

这段三年前的对话,一个月前又重复了一遍。这次换我做大叔,我的老同事创奇做当年的我。

他也很得意地跟我吹了一遍他那耳机卖了多少多少,量听上去吓死人。

我:那能赚多少?

他报了个数。

我:你把这些供应链里的钱存银行定期,都比你做耳机赚得多。

他沉默。

我:你很多料用的比你贵三倍的产品是一样的,为什么不敢把bom单拉出来一一对比,像小米当年那样贴脸打?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讲这些玄学故事?

他:这样,得罪的人就太多了。

所以现在对我来说,谁要是跟我讲耳机这玩意“贵有贵的道理”,我当谁傻逼。

没错呀,因为你傻逼,所以他们才能卖这么贵。

技术?行呀,甩个论文来看看呗,技术报告给一份?我看不懂,不过我能找到能看得懂的,信号电路声学结构都有,大家讲道理嘛。

工艺?没问题,到底是哪道工艺贵你说一声嘛。耳机那点加工工艺还能跳出手机这个圈?抓个驻厂工序管理一问就知道,到底是你工艺牛逼,还是你做的量少,还是,你根本就没花几个钱。

用料?那更简单啦,bom单拉出来,不就那些料嘛。说实话搞不好我还能帮你优化一下,毕竟有不少供应链的朋友,他们采购的量大,更便宜。型号发给我,我帮你要点份额。

好端端一个工业品,标准流水线生产,明确的统一参数和QA标准,硬是被搞成化妆品,搞成玄学。

还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鸟样。

方案,开模,备料,试产,量产,这些都是真实世界里的真实环节,有着非常明晰的成本;

单元,线材,通信模组,电池模组,接头,这些都是有着各种成熟公司在专门做。你耳机上那个logo,多数只是个logo,连组装都要交给代工,完全不懂,能独立出工业设计方案已经是大厂;

这在手机里就是当年的mtk换壳山寨机,而且里面那套东西多数根本没法跟mtk相提并论。

贵是有贵的道理,道理就在信息不对称。

于我自己,买耳机很简单:有些我知道成本的我也照买,因为我就是买这个牌子,例如森海塞尔;

有些我拿来用的,或者工业设计我喜欢的,我就去问懂的人。问来之后一算:嗯,成本40%,留了15%给渠道和电商平台,20%给营销,剩下25%扣这扣那,也就这样吧。

但有些问出来,尼玛成本不到20%。大哥你要么是销售渠道有问题,要么是钱都给了自媒体,就是彻头彻尾奔着卖概念割韭菜去的。

有点过了啊。

这个鸟样你跑过来信誓旦旦地说:贵有贵的道理。

宁全家权健?

Pros

  • 工作上的任务都按时完成了。
  • 坚持了基本的几次健身。
  • 体重控制还算OK。

Cons

  • 时间管理不到位。周末的时间没有有效的利用起来。
  • 外语学习不到位。
  • 健身次数不到位。

主要问题在于周末的时间利用上面。刀塔霸业的任务已经做完了,撸啊撸没得什么玩手。(Noob太多了,投入产出不成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