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姬喵:奥斯卡欣赏的阶级斗争为什么没内味?

文 | 姬轩亦

岁在庚子,天下无事,大家好,今天是喵喵的现场播报。

今天我们来谈一谈奥斯卡奖的问题。如果你翻一下历年的奥斯卡,你会发现今年的奥斯卡是有变化的。倒不是说,奥斯卡真正搞了一个讲阶级斗争的片上去的这种变化,而是,阶级斗争的片多得是(比如小丑),但是奥斯卡选了一个韩国片。

全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潮沉思录】。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0K64k7eF7ra2JjflmtT5aQ

1pic

阶级斗争的片子得奖并不是什么问题,阶级斗争的主题需要绕过本国的小丑,去找一个韩国片,这才是问题(寄生虫本身的艺术价值这里不讨论,简单一句话就是塞的东西太多了,表达欲太强,和小丑相比各有各的问题。)。

这个问题说明什么呢?说明一方面好莱坞终于不讲反战,性少数(甚至前几年性少数到鱼人身上去了),黑奴原罪等美国那虽然忍耐力极差,但是容易忽悠也容易被感动的圣母心人民最喜欢的话题,而是讲了一个战争压迫,性别压迫,白人压迫背后的元逻辑——阶级问题,另一方面这个问题在如上所述的美国人民心中又是极其不可说的,所以小丑当然不能是最佳,最佳故事必须让外国人来讲。

2pic

这个结论很吓人啊同学们。在去年的2019年的诗想的天空下,我描述了一九六八年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然而一年后美国人民就开始懂得温故知新了,这很不好。

在上一个谷底的一九六八年,思想世界的中心仍然是巴黎,巴黎的神官仍然掌管着全世界愤怒青年的大脑回路,我们现在已经熟悉到腻味的一系列政治常识和个人权利,都诞生在巴黎的某些书桌上。

虽然在那个动荡而血腥的岁月里,远东的哲人王已经开始震撼世界,并且彻底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规则,但是,最终摧毁苏联的并不是哲人王,而是新自由主义,摇滚乐和基督教和性。虽然巴黎高师的学生们惯于高举着导师的头像走上街头,但是,这并不是真正的革命。试图尝试真正革命的日本青年们,最终被导师和美国的妥协击垮了脆弱的心脏,混沌以这样一种奇怪的模式结束了,黑豹被安静地杀死,牧师被眩惑地杀死,然后,新自由主义筹划了蝼蚁的盛宴,新人在世界上静静地繁衍。

——《诗想的天空——2019年的真实世界》

接下来我们就用文化比较的角度看一下寄生虫和小丑这两个片子,同样是讲阶级斗争,不同文化背景之下的讲法是完全不一样的。

首先是历史上长期“做大明的狗就是最大的幸福啊”的某大国。某大国的社会自古至今,本质是一个官僚贵族社会。引入了万恶的资本主义后,自然也是要搞那一套,搞的汉江飞起。虽然说这么多年来韩国的职业官僚们孜孜不倦地和资本斗争,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查一查三星的大股东就知道,某国本质还是处在“做某某的狗就是最大的幸福吗”的人生阶段。

3pic

那么这种国家的阶级斗争就很荒唐了。说实话,在阶级斗争方面,我觉得寄生虫搞的还不如老男孩给力。老男孩这个片就是说,财阀的儿子和贫民的儿子都是受害者,相互伤害,最后财阀的儿子还把自己弄死了,体现了这个压迫结构谁都不舒服,谁都不幸福的元命题,这个表达就很直接,但是到了寄生虫,这个元命题的表达隐晦得多,但是最后说来说去还是想说资本大佬和伪造身份的贫民同样脆弱。

如果你看到了这一点,才能明白某国就是一个被爸爸国堆出来的舞台社会,大家都在表演,资本大佬表演上流社会,贫民表演被压迫者,其实他们都不掌握自己的命运,掌握命运的具象是暴力机关,很悲惨,某国的暴力机关掌握在某大国手里,比历史上还惨,历史上无论是大明还是大清,都起码不直接指挥某国军队。一般来说也不会在贵国驻军。

这才是韩国导演一谈阶级斗争就会得出压迫者和被压迫者都是荒唐的这一结论的根本原因。具体到寄生虫就是,压迫者离开被压迫者完全玩不转,被压迫者当然也离不开压迫者的钞票,同时二者对世界的认知都很诡异,完全不知道真正发生的是什么事情——这不是一句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这样人情冷漠就能解释的。

4pic

好,接下来我们谈一谈小丑这个片。这个片就非常的美国了,因为基本上就是拿着圣经拍的。男主被侮辱了,男主受难了,男主杀死了自己,男主在信徒的欢呼中复活,远方的信徒们把王座传递过来,男主用圣血给自己加冕,小丑的面具就是荆棘王冠——

你看,文化基因这个东西吧,就是这么根深蒂固。几千年前,罗马帝国的阶级斗争需要通过宗教表达,几千年后,某自诩为新罗马但实际上连罗马法都没有的某大国的阶级斗争还是要通过这一套来表达。很多人都能从宗教文本中发现大量的受虐因素,而这恰恰是这个宗教的原始力量。

5pic

所以你才能看到,羔羊是好的,肉食者反而要被天谴了。

所以他打你,你就让他再打一下,反正好剑者是要死于剑下的。

所以资本大佬不是真王,真王是一个饱受社会蹂躏的精神病人。

而这个精神病人恰恰有资本大佬的血脉,但是他是被迫害的。

你看,是不是标准的两河流域故事。

宗教故事的流行证明,罗马帝国的人民已经被统治阶级虐待到极致了,所以越被虐待越圣洁的逻辑才能够成立。

小丑这个故事的流行,也说明一点,新罗马的人民重新需要受难封圣这一传统叙事。

6pic

那么,这个元命题为什么总要表达的这么拧巴呢?明明有不拧巴的表达方式嘛——:

诗曰:

奋起千钧棒,阶碎凌霄透。

啸聚三十六,祸乱在青州。

岁星于甲子,中黄何茫然。

红楼千古事,天地一沙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