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炒房城无未来

一线同志的一些看法:

1.望北楼条例其实没有必要搞,这个其实在香港起草基本法的时候就有了,后来是因对方强烈反对而删除的。搞这个等于动了大资本家的蛋糕,而我们过去二十年在港的基本盘其实是大资本家。

2.CIA很坏,利用这个火药桶点燃了香港,目的是服务印太战略,让资本从香港撤出去,而且司法在人家手里,我们没太好的办法。

3.香港青年的诉求是复杂的,其实主要是在发泄不满,现在闹已经和望北楼条例无关了。反正也是棺材房和没希望,很多人也就一条道走到黑了。他们不关心建设与否的问题,只想砸烂一个他们不满的秩序,至于会不会更好他们根本想不明白。

另一个问题更值得思考:只剩下金融和炒房的香港长期看肯定是民不聊生的,尤其是回归前并没有房子住或者住鸽笼的那些老港及其后代。然而要是连金融和炒房都没了,这座城市又能拿什么支撑呢?

我觉得香港是最好的负面教材。08以后的这十年玩资本空转会计经济,我们也快折腾不起了

Source: 隆隆隆晓斐 08.06 00:02 阅读 1998
Hongkong and Its Future

为什么朝鲜战争美国人没能打赢?

三年前,我在吉林长春读书,有一天晚上想从学校出来去附近大学城吃点好的,公路太堵,于是放弃打车决定步行,我穿了夹棉手套、厚耳罩,棉衣棉裤,外面套了冲锋衣,脚上穿着厚马丁靴,步行单程大概半个多小时,回来之后手脚全被冻麻,站都站不起来,烘手泡脚才有所缓解,那天晚上,长春气温零下十度。

两年前,我回家参加亲戚婚礼,凌晨两点去接新娘,我穿了毛衣和单薄的伴郎服,车里开着空调,我还是冻的浑身发抖,那晚山东大概零下四五度。

1950年,志愿军入朝作战,因为出兵紧急,大部分军人仅配发单衣和胶鞋。而根据网络上搜的气象资料,1950年是北朝鲜气温最低的年份之一,白天最高气温零下二十度,夜晚最低气温可达零下四十度。

这种情况下,志愿军战士依旧可以潜伏、冲锋、迂回穿插,完成战术任务,甚至拿腿和全部摩托化的美军比机动。

有这样的意志力和组织能力的队伍,没被打垮很奇怪吗?

作者:洙南邾北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899222/answer/73872002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有人跟我说中国史书不可信,有大量假货。我该如何反驳他?

作者:秋菊落英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334407/answer/75746099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历史学家、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韩昇教授在《盛唐的背影》里有一段话讲得特别好,在这引用一下:

好的制度会最大限度地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但是,任何一种规则都有代价,它会牺牲个别的特异人才。这是维护公平的代价,我们决不能因为个例而破坏整体。然而,古今中外的阴谋家无不是通过夸大个体的牺牲,编织出> 冠冕堂皇的理由来破坏制度,在混乱中整垮正气,最大限度地抓权。

韩老师虽然讲的是制度,但是可以延伸到任何一个领域。对于历史研究来讲,就是:每一部史书,都有修得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可能是因为战乱资料遗失,可能是史官自己的价值取向影响了对原始事件的描述。所以历史研究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就是“勘误”,比如有位答主谈到元代编修的《宋史》有不少错误需要对比勘正,这些都是合理且必要的。

但是,有一些人,他们抱着所谓怀疑精神去“挖掘真相”,目的不是为了勘误,而是利用“细节存在错误”这件事去否定整体。当你问他要史料凭据的时候,他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跟你说:“史书可以全信吗?史书错误多了!” blabla地举出一堆例子,进而发展成

史书记载有误需要勘正——>史书充斥着大量谬误——>史书全是假的——>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这样一套逻辑,为“历史虚无主义”找到存在的理由并摇旗呐喊。

这种头头是道的“专业人士”,可比只看头条百家号其实啥也不懂的吃瓜群众要可怕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