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何看待昆明涉黑人员孙小果获死刑 20 年后又涉黑事件?

没啥意思,一想到这么早就发生过的事情到现在才在网络上被爆出来。那是不是上面不点头,下面的人就永远不知道这件事。鬼知道这样的事情还有多少。一想到这,难免就觉得有些悲凉和绝望。公信力是怎么没的,就是被这帮孙子这么搞没的.

https://www.zhihu.com/people/xie-zhi-qiu-40-92/answers

现在年轻人都欠债吗,为什么?

负债不可怕,可怕的是负债以后你没有增加对应的资产,而是全消费掉了。

有哪些成本是老板们开公司前未曾预见到的?

作者:徐奔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380091/answer/8469011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里经营实体企业,有很多机械设备,其中一个很大的隐性成本在于有形资产的飞速贬值缩水。比方说机械设备每年都会折旧,等到年限到了得重新采购,有时候因为技术更新的原因得提前淘汰换新。所以设备的折旧也得在财务那边有所体现,这也是重要的成本。

然而现在实体经济衰退,很多企业在倒卖二手设备,供大于求,价格极低。加上技术更迭的加快,企业自身的变化适应,设备的折旧已经不是线性这么简单,全新的设备买回来过两年可能价值缩水到原先的一成都不到。而现在新买一台设备的价格也因为种种原因价格更高了。预估折旧和新买设备的差价,就是很容易被忽视的成本。

一些老板觉得最近实体经济不好,那每年收支相抵弄个不亏就够了,实际上这不对,如果新增利润赶不上资产贬值,那就是亏。再严重一点,老板没有认识到资产的快速贬值缩水,把企业折腾倒闭了,心想着这么多资产还可以抵债呢。结果呢,这些资产可能都只能当废铜烂铁卖,到时候非但抵不了债,还有大量缺口填不了,这辈子就可能跌在低谷爬不起来了。

其他类型的公司也是同理,有形资产都要考虑这些折旧的问题,公司里有的电脑手机车辆等等,都是在不断贬值的。

如果不破产清算,资金流稳定的话还是可以不用太理会这种资产贬值的过程的。不过现在实体经济现在情况不明朗,企业变卖、兼并、调整、转型的情况还是挺普遍的,很多资产都会被重新估值。就算企业正常运作,想更换设备时,还是会觉得肉疼,企业转型调整艰难,还真有不少企业是因为受不了这个。

哦对了,如果公司里有大量资金的话,存银行跑不过通胀,拿出去理财又可能有风险。跟有形资产一样,这些钱如果没有产生足够的收入,虽然数值可能在变大,但照样是在亏损。

另外,企业要预留一部分利润空间,或者设立一定的资金池,来应对突然变化。

突然政策变动,往往会带来很多额外成本。比方说前些年咱上海政府要求外来务工者和本地工人同工同酬,公司里如果外省市工人居多,那人力成本瞬间放大许多。此外还有一些天灾人祸,工伤工亡、极端气候、失窃等等,这些都会侵蚀公司的利润。

社会环境不稳定的情况下,政府朝令夕改是家常便饭,企业想要长久的生存,都要留足够的空间给各种要钱的主,这些都是成本。

资金链的成本,现在让很多企业非常头疼。

都是汇票,现金很稀罕,自己公司里也没有预留利润空间和资金池,那急要现金的话只能拿汇票去贴现。银行贴现的费用有时高达面额的8%,几乎把企业净利润都给搭了进去。然后一张汇票几十上百万的资金无法提现,也就没法拿来做其他投资,这部分的利息损失其实也是成本。至于说民间借贷之类的,就更是大坑了。

总之,做企业的,没有得过且过,都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挣,即亏。

盲目压价换市场,乱打价格战的,最终很可能会被不断增长的各类成本给淹没,然后血本无归。老板的短视和不思进取,乃是企业最大的隐性成本。

如果经济危机全面爆发,货币贬值99.9999%。那么我欠银行的100万房贷是还100万,还是100亿?

作者:Afterwards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0555606/answer/66670504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在知乎持续创作的唯一目的,就是回答这些没有经济学背景的问主问出来的,朴素但非常深刻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简单回答是,假如货币贬值10000倍,问主这样欠银行钱的人还是欠100万,基本等于债务一笔勾销。买固定收益金融产品的人亏惨了,等于本金清零。

我还有个长私活回答——问主欠债被通货膨胀一笔勾销,不但不会是经济危机的后果,反而是解救经济危机的灵丹妙药。

问主有一个假设,就是经济危机全面爆发时,货币会贬值10000倍。我能理解问主为什么会担心这种可能性——中外历史上的金元券现象以及委内瑞拉,津巴布韦等国的百亿大钞,给大众一种错觉,就是经济危机时,会发生严重通货膨胀。

但在这些案例中,通货膨胀不是经济危机的表现,而是政治危机的表现,代表着非常极端的税收能力及信用破产。这可能发生在国共内战,也可能发生在基层控制为零的津巴布韦,也可能发生在外资出逃内资无力的委内瑞拉,但不可能发生在税收增长年年超过GDP增长的中国。

我们更应该担心的不是经济危机时发生通货膨胀,而是发生通货紧缩。后者在成熟经济体中更普遍,影响更恶劣。最可怕的是,目前尚未发现长远解决方法。

资本深化后的经济体普遍有产能过剩问题,也就是最大产能远高于需求。在普通时期,通过信用系统,个人和公司可以贷款消费掉这些过剩产能。但信用系统不是个无限额的信用卡,当信用卡使用过度,出现坏账时,银行就会收紧口袋,导致过剩产能无法被消化。资本家为了“清仓”那些过剩产能而降低价格。面对下降的商品价格,理性的消费方法是继续等降价,而不是马上消费。这个回馈导致了价格和需求进一步下降,完成了恶性循环。这就是市场经济中经济危机造成通货紧缩的普遍现象。

而债务在通货紧缩过程中扮演的是加速剂的角色。在债务相对较少的通货紧缩中,消费者可以收紧腰带过日子,企业可以适当减少产能,这个过程相对有序。但在企业和消费者都债务高企的通货紧缩中,由于消费者在社会普遍收入变少,物价变低时仍然要负担相同金额的房贷,相当于变相增加房贷负担,更容易造成弃房断供。同理,企业在商品价格变低,需求变少的环境下负担同样的债务支出,增加了破产的概率。债务“无论经济好坏,回报都一样”的特点让它受投资者青睐,但从整个经济系统角度来看,它会在经济最差的时候破坏现有秩序,雪上加霜。这就是为什么当经济危机来临时,那些企业或者政府债务更高的经济体抵抗力最差。

作为宏观经济调控者的政府,为了避免上述债务引起消费者和企业破产现象,最直接的解决方法就是帮即将破产的企业,消费者还债。但这是严重的道德风险问题,因为假如企业知道政府会在自己还不上钱的时候救自己,它们就没动力认真还钱了。所以,政府不应该只救那些破产的消费者和企业,而是广撒网缓解所有欠债人的还钱压力。这就是为什么通货膨胀能救市的原因。假如像问主说的那样,货币贬值/通货膨胀,但每月的房贷仍是一样,那贷款者的压力就小了很多,破产率也会降低。另外,在通货膨胀过程中,由于消费者知道未来商品会涨价,会理性选择当下消费,刺激短时间里的需求。这些都是发达国家解决经济危机的主要政策手段。

但通货膨胀拯救经济危机有多个弊端。其一,在很多发达国家,比如日本和欧洲,由于人口老龄化,总需求长期趋势是下降,政府使用目前的政策工具再努力也无法造成通货膨胀。历史和经济学只告诉我们短期通货紧缩怎么解决,但无法解决长期通货紧缩的难症。其二,当市场经过多次通货膨胀救市后,就熟悉了这个套路。当企业知道自己不负责任欠债也会有政府出头解救后,会在经济增长时更变本加厉地增加债务。这让政府每次救市,面对的都是比上次救市债务更多,坏账更多的企业。也就是说,道德风险问题仍然存在,只不过是周期长一点而已。如何平衡短期救市的必要和长期市场规范,是一门各国实践派经济学家仍在努力完善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