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何看待王辰院士:别以为已经胜利了,大家只是对新冠缺乏想象力?

赞成。

这次防疫,展现的是优秀的动员能力,是一种“动员后”的状态,不能把这个状态,当作没有启动动员的常态。

人的记忆又不是金鱼。

武汉当初的应对,无论如何不能说好看。不懂医学不乱说,讲个侧面细节:上面对疫情有疑虑,专家小组下地方,前两轮居然看不到东西。

我国自始皇帝以来,上下穿透的能力就是衡量中央集权质量的核心指标。平时在钱粮上乱一点,可以归因于体量过于庞大,信号传递总有失真。

但疫病是和兵乱、民变、饥荒并列的灾情,是少数地方可以不用担责,大胆向上报的。上面不问就算了,上面主动派人下查,还把这事瞒着。换作从前,全家脑袋当球踢。

专业人士会讨论专业问题,例如武汉的医院在第一波疫情冲击时准备是否妥当。但对我们一票键盘侠来说,奉旨下查的专家小组在地方近乎一无所获,就是这个角度能看出的一个糟糕信号。

这是“动员前”的一个缩影。

在动员后,我们的防疫效率飙升。无数人为此做出牺牲,取得了即使美帝极右翼都无法直接否认的成果,这是我们体制的优越性。

但这种动员是有代价的,在前线是医护、军警、行政、社区等人员的消耗甚至牺牲;在后方是巨额防疫开支和空转的生产停滞;对每个普通人最直观的冲击,就是经济严重下行。

动员不能乱用,代价巨大,必须是在应急时刻。

王辰院士在讲话里还带出了一个更现实的问题:一旦疫情会持久化,那我们还能用持续的动员状态来应对吗?

从当下,就是要做好切换,用低代价低动员成本保持防疫效果;从长期,就是要加大医学投入、打破行政壁垒,在钱和心思上花功夫。

把常态的能力拉高,减少需要动员的局面。

王辰院士的讲话,人日做了观点总结:

通过这次大疫,我们民族必须增长的智慧,就是对医学科技的高度重视。目前我国的抗疫战,主要打的是社会组织的仗,而非科技仗。我们应该少一些说漂亮话的人,多一些目光冷静、头脑清醒、行动稳健迅捷的科学家。

1.对医学科技一直不够重视。特别是在市场化改革后,对基层医疗及防疫系统,还有医护人员的收入,投入都在低位;

2.发挥核心作用的是国家动员,医疗系统是有不足的。单靠医疗系统肯定不够,但确实有没尽到责任的地方;

3.有人急着邀功。

我国目前疫情防控效果明显,但对新冠病毒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对其传播规律也缺乏想象力,所以还不是歇口气的时候,还要对疫情是否反复保持足够警惕。

1.对一个传染病,隔绝传染和理解这个病,是两件事。伍连德可以在不了解是什么病的前提下隔绝1910年的肺鼠疫,但要真正能应对这个病,还是要研究,要投入;

2.在不理解的情况下,放松是危险的。

一些西方国家施行实质性的“群体免疫”策略,以牺牲年老体弱者的生命为代价,换来人群整体免疫水平的上升,疫情之后能够放心打开国门。而我国将人民生命健康放在首位,不放弃一个患者,后期可能面临被动局面,对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国际交流和开放带来不利影响。

1.群体免疫是无情的。但外面防疫能力的极限摆在那里,就算他们想扑灭疫情,最后也很可能全面蔓延,形成事实上的群体免疫;

2.到那个时候,我们出于正常发展,不可能隔绝于世,也不可能一直高强度动员防疫。怎么用一种低成本的机制来应对?  

我们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上的一个最重大的问题,就是必须把临床和预防高度结合起来,这才是人间正道。世界上的经验、社会发展的经验都证实,概莫能外。重视什么就把什么独立出来的管理体系,容易变成一种画地为牢的局面,其结果就是独木难支。

1.临床和预防一直没有结合好;

2.出现一个业务就立一个衙门,这种冗员追编制的行为要不得。条块要打通,授权要放开。否则一出事,相关部门一大堆,抵事的还是那几个。

中央防疫领导小组已经明确提出,各地尤其是重点疫区,要通过核酸及血清抗体检测进行健康人群的流行病学调查。其中,通过核酸检测可以发现无症状感染者;通过抗体检测可以反映人群的免疫水平;两者结合可以对病毒规律和疫情走向有一个科学的评估,对于疫情防控有着深远意义。

1.武汉当时特殊,要应收应治,于是可以直接按症状来判断是否得新冠肺炎,检测可以暂时放下。但这种暂时必须是暂时;

2.要重新抓起检测,更精准掌握真实发生的感染数据。否则病毒一有变化,一切又要重头开始。

个人角度的解读。

王辰院士通篇说得非常直白,有些话相当不客气,但道理又很浅显,推荐一读。

这也不是单单防疫系统的毛病,我朝在相当多部门上都有这种“九龙治水、八龙干张嘴”的毛病。这篇讲话是一份难得的思考素材。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5607866/answer/113396835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何评价法国医生建议在非洲对特殊人群进行试验以研制新冠疫苗?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5159573/answer/113650220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同志们,老欧洲,特别是法国的殖民主义,那可有的说了。我以前刚好搜过这类资料,不怕烦,我跟你慢慢讲。

炮决不是金长棍的专利。在19世纪中期,特别是1857年的印度民族大起义里,英国人为了处决印度穆斯林,有了这个天才发明。尸体破碎的死者没法得到体面的葬礼,能有效威慑生者;

比利时也不是个只特产糖果巧克力的人畜无害小国。在殖民非洲的过程中,他们还喜欢砍手。砍了多少没法算了,不过大概死了1500万非洲人;

至于法国,哈,怎么会落后于人呢?

不说法国在强盛时干的事。1946年,二战结束,法国重返越南,上来就在越南海防市搞了场炮轰,杀了6000多越南人。越南那点军事能力也要死磕法国人,血海深仇太多。

阿尔及利亚,1830年被法国占领,当时识字率大概在20%上下。经过法国多年“建设”,1962年独立时,识字率“发展”到10%左右。说到阿尔及利亚,不得不提戴高乐。戴高乐是欧洲少有的政治家,他坚持了法国的自主,甚至可以说是欧洲的独立精神的源头之一。很好,都很好,就是对非洲人不好。

戴高乐一边在魁北克用法语高呼“自由魁北克”,一边在阿尔及利亚增兵镇压独立,从10万、20万到1960年巅峰的80万,而这只是个将将1000万人口的国家。

1945年5月8日,二战临近结束,欧洲战场则是尘埃落定。阿尔及利亚要独立,塞提夫一场动乱,死了约100名白人,法国的回应,是五天大屠杀。死难者人数,欧洲方面估计15000人到25000人,阿尔及利亚方面估计45000人。

纳粹在东线的政策是1条德国人的命,要用30条斯拉夫人的命来补偿。我数学不好,麻烦算算法国这手段是百分之几的纳粹成色?

所以不要奇怪阿尔及利亚愿意用150万条人命来换独立,也不要同情法国异化。法国非洲移民主流是阿尔及利亚人,这是毅种循环。

(更正,之前写成黑人主流是阿尔及利亚人…阿拉伯人要砍死我。写懵了,法国黑人主流是马里塞内加尔这撒哈拉以南地区。之所以脑子一瞬间混了,是想起之前去年阿尔及利亚国家小姐,她来自南部…

040801

感谢提醒。)

法国作为老欧洲在非洲的代表,战绩辉煌。

二战结束后,大批原法国殖民地独立,然后几乎都陷入了一种怪圈:

多哥政变3次、乍得3次、布隆迪4次、中非共和国4次、尼日尔4次、毛利塔尼亚4次、布基纳法索5次、喀麦隆5次。

我一点都没看出这些国家是法兰西共同体和法郎区的成员国呢。

王哥王哥,你不是说过非洲大批这种人为划分的国家,独立后内战政变很正常嘛。

是,这本来是正常。不正常在于:在总共16个频繁政变的前法国殖民地国家里,到今天还有14个,在遵守殖民时期的条约,把国家外汇总储备的85%存在法国中央银行,并继续支付殖民债。

等等王哥,殖民条约和殖民债?

来,这就要讲到法国在非洲的威风啦。

1958年几内亚独立,3000多名几内亚的法国殖民者离开。离开的时候带上了他们的财产,OK;带上财产之余,不能带上的学校、医院、政府大楼被拆毁,拖拉机、汽车、药品、书籍被焚毁,牛羊马被杀死,食品储藏被烧毁或下毒。

这就不OK了吧?

等到多哥想独立时,国家实在太小太穷,经不住法国人这种折腾,多哥只得和法国达成协议:多哥每年支付法国一笔钱,约占多哥1963年国家总预算的40%,后来被称为殖民债。换法国一个条件:

离开时,不要毁了一切。

但多哥实在太穷,于是决定要停止使用法国发行的非洲法郎,转而发行自己的货币。尽管多哥已经很卑微,也答应了殖民债,但是首任总统奥林匹欧依然于宣布停用非洲法郎三天后被刺杀。

法国根本不在乎留下指纹:杀人者就是一名前法国外籍军团中士。

奥林匹欧只是个开头。马里也在1962年宣布了停用非洲法郎,但因为首任总统凯塔倾向社会主义,法国耐心地观察了苏联的反应。在确定苏联来不及干涉后,凯塔于1968年被政变推翻。

(原文写刺杀,后来经评论提醒发现这个总统没死,只是被软禁,1977年死于狱中。)

这次动手的是一名前法国外籍军团上尉。

非洲民族解放浪潮后,61%的政变发生于法属非洲,处处可见外籍军团的影子。

法属非洲国家的独立,常常被戏称为“纸面上的独立”,因为独立后还要和法国签署一系列“合作条款”,例如:

新国家需要按年偿还法国在殖民期间的基建费用,也叫“殖民福利”;

新国家的外汇储备至少65%,交由法国财政部管理。实际上常常是85%以上。还有一堆金融条款我看不懂,看懂的就最后一句:资金与投资收益的具体状况,未经法国财政部同意,不予披露;

粗估法国至少控制了非洲多国约5000亿美元的资金;

也不是不许用。你可以问法国要你每年上交的15%,但要是超过15%,麻烦向法国借钱。对,借钱;

新国家国境内任何资源,法国有优先权。除非法国同意,否则不得开放给第三方投资者;

新国家任何国家合同与国有建设项目,法国企业享有优先权。除非法国同意,否则不得开放竞标;

新国家的高层军官,优先送去法国及法国运营的基地受训,这个一般包装在“国防合作”里;

对了,“国防合作”里还写明:法国享有在该国部署军队的权利;

至于“经济合作”,新国家有义务使用FCFA,也就是西非法郎。西非法郎长期和法郎以及后来的欧元实行固定汇率,热爱经济学的盆友,告诉我这是为什么鸭;

还有,既然是“经济合作”了,新国家每年的财政报告与储蓄数据必须上报法国财政部和法国央行。知道你有多少钱,我才好帮你嘛;

合作这么深,法语必须是新国家的官方用语和教育用语,这很自然嘛;

话说不是已经有“国防合作”嘛,所以新国家放弃与其他第三方国家的军事结盟权利哈;

对了,还要有义务在全球危机和战争中,和法国结盟哦。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殖民条约与殖民债。

相比之下,我国近代签的所有不平等条约都是弟弟。而且不要以为这是过去的事,尽管法国国力近二十年长期停滞,但大部分条款都忠实地执行到了今天。

这也是为什么450名法国士兵,就能控制2000万人口的科特迪瓦。

我12年前在尼日利亚,发现尼日利亚人都很自豪自己国家是英联邦成员国,这种捧着前宗主国臭脚的行为在我一个中国人眼里看来,实在尴尬。

尼日利亚人对我的解释是:和英国人站在一起,总好过和法国人站在一起。

法国对非洲的剥削可见一斑。键政圈盛行乳法,搞不懂丫是怎么当上五常的。有些朋友能意识到法国在非洲有影响力,但是一查数据,常年在非洲的机动兵力也就八九千人,盐入大海,能抵什么事呢?

但你一旦理解法国对非洲多国货币、军队、矿产、许可权、精英等核心资源的控制,你就会明白:

八九千名杀手常年巡街,足够了。

这也是为什么德国人天天咬牙搞工业,法国人天天罢工,但法国人依然能抬着脸代表欧洲坐五常的一把交椅。因为当法国选择欧元后,欧洲,特别是德国,也能享受到剥削非洲的红利。

2008年,前法国总统希拉克说:没有非洲,法国的力量就会掉进第三世界国家水平。

巧了,他前任密特朗也说过:没有非洲,法国在21世纪没有历史。

你俩门清。

讲到这里,再看一遍法国俩医生的那段对话。

一个医生说非洲啥都没有,我们拿非洲人做实验吧。另一个脸色不改、毫无波澜地说:对,我们就是这么计划的。

现在我觉得你应该能理解了。

有人觉得很夸张,这样,我单边喷法国也没意思,这里有篇法国投资的非洲媒体,关于对殖民债的辟谣:

The “French Colonial Tax”: A misleading heuristic for understanding Françafrique | The Africa Report.com​
www.theafricareport.com

简单讲:

1.我们法国人种变了,不是当年;

2.我们没有垄断,你看有中国人;

3.这个话题只是勒庞为炒作选票;

4.你们太烂所以不得不需要我们;

5.离开我们你们都得死。

另一篇大概是非洲本地的,因为UI很丑,还要靠捐助。关键作者名字叫Naphtali Khumalo,很有豪萨人的风格,姑且信了:

https://africacheck.org/fbcheck/colonial-tax-or-important-currency-stability-debate-rages-over-cfa-franc/​africacheck.org

简单讲:

1.我们非洲人很关注这个话题;

2.我们缺乏采集信息的能力,但是大量细节是可以公开确认真实的;

3.我们想知道事实。

最后送上一篇法国好基友,大英BBC的报道。切入点是一名要求废除西非法郎的黑人运动家:

https://www.bbc.com/news/amp/world-africa-41094094​www.bbc.com

简单说:

1.这运动家有点恐怖分子嫌疑啊;

2.殖民税这玩意好像是存在的啊;

3.没有任何相关领导人回应呢。

我就喜欢英国人这种“我说的都是别人说的我什么也没多说但要说的都说了”的风格。

供参考。

如何看待方方《武汉日记(英文版)》在亚马逊开始预售?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6043520/answer/113822124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问我怎么看?我觉得她又多了一道护身符。

之前她小产权的事,让很多人觉得找到了个正当的理由,但其实不是。

很简单:又不是她一个人获利。

就我所知的这类操作,地方会邀请一些文化上有些影响力的人来做园区、展馆、工作室等需要使用土地的项目。

这些人的作用是帮助地方立项,进而能以项目名义获批土地。所以有些外界从来没听过、但有官方认可身份的文化界人士,往往更受地方青睐,因为便于审批上的衡量指标。

立项通过、拿下土地后,只会有一小部分给到这些装点门面的文化人。土地大头会进入地方手中,并在一系列复杂操作后,从原本低廉的土地性质化身为商业及住宅用地。

价值暴涨。

除非声量够大,否则小产权这事作用不大。

然后是这次出书。

和很多人脑海里想象的不一样,只要方方懂得控制分寸,这对她反而是系统内的加分。

口径部门也需要一些装点门面的角色。这些角色在具体操作上保持批评,在根本问题上保持一致,是对外展现良好氛围的重要素材。

保持批评的人很多,但要确保在根本问题上一致,很不容易。要让系统放心,最好的方法是获取一个系统内的身份,得到系统认可。这样一来,可以发声的平台就大大增加。

这也是很多人奇怪的:为什么“待在系统内反系统”的这么多,特别是文艺界?说实话只要他们不说嗨了,不在根本问题上犯浑,系统不在乎。

系统不在乎这个层面的批评,甚至不在乎编造出来的批评,因为还有自发的公众力量来抗衡。抗衡的过程中,还能增强公众对批评的反感,减弱公众对未来其他相似批评的支持,哪怕动机完全不同。

所以系统不纠结保持批评的人里,多少真心多少妄意。这是一种低毒免疫,老千层饼,都想到了。

这次出书,只要控制分寸,没事。不仅没事,在系统内还算略有功劳,因为批评之余,还是有赞美的,可以说“真实地对外介绍中国抗疫的壮举”。

拦她?怎么拦?海外出书。你拦,这消息传出去,只会让形象更糟糕;

你向系统报告说她不是一路人?没用,获得了系统的身份又不犯根本错误,对于层层汇报按指标衡量的系统来说,她还是自己人。书要是火了,甚至能成为记功一笔,因为系统只看数字;

继续主攻小产权?希望不大。全国各地按此操作的太多,以特色小镇立项,哪个不沾点边?你看到是方方一人,御史台看到的是全国星罗密布。

唯一稍微有点可能的,是找出她犯根本错误的言论。但是这种搜文检字的行为,上下心有余悸,除非能说明造成广泛影响,否则几段话也不够。

很遗憾,在当下这种结构里,我们大概率只能看着她继续蹦跶很久。

看着方方,有点当年自干五面对老公知的感觉。

上面多是老公知,下面多是自干五,当年一奇景。

没办法,敌在那啥啥。

如何看待CNN于4月8日报道: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于退出竞选?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6264285/answer/113912764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为美帝的分裂添砖加瓦。

在讲三德子之前,我们来看看美帝的一个近十年的新苗头:加速主义,Accelerationism。

总的来说,加速主义是一个混乱不堪的群体,勉强能分为左右两大翼:

左边有唯科技流,信奉科技共产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只要能推动科学进步,就应当支持而非阻挠。在这过程中的科学发展,能为最终共产主义实现而提供更坚实的基础;

有根本矛盾流,认为既然资本主义根本矛盾必然爆发,就应当加速发展,缩短爆发时间,并实现一个资本主义高度发达下彻底不可调和的爆发。爆发越彻底,新生革命的号召才越强大;

有残余流,认为事实上的封建小农残余依然过重,公众还没有整体进入工业社会状态。应当通过加速资本主义先消灭封建小农的文化残余,实现单纯的两大阶级,革命就能在更纯粹的状态下引爆;

右边有技术奇点流,坚定支持资本主义,但是承认周期论、剥削等概念,认为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加速科学发展,到达某个技术奇点后解决;

有经验值流,认为周期论是存在,但是经历周期越多应对能力越成熟,当下问题是周期经历得少,没能积累有效治理经验,需要加速周期循环。

之所以说只能勉强区分左右,是加速主义给圈子内的左右都带来了诡异的改变:左边因为选择加速,反而主动支持资本主义的推进;右边本质支持资本主义,却又普遍承认周期论、阶级、剥削等概念,承认资本主义的不足。

所以说这是个混乱不堪的群体。

加速主义一直是个冷门,除了圈子里著名的《一个加速主义者的政治宣言》,你几乎找不到几篇正经研究和理论诠释。就算《加速宣言》,也有大量自称的加速主义者对此表示反对,认为《加速宣言》不过是技术奇点流妄图代言整个主义。

但这个冷门小圈子里的自娱自乐慢慢流传到网上后,一个全新流派诞生:

无条件加速。

我们不在乎也不关心任何理论与路线的讨论,我们没有主张,没有见解,我们只有一个要求:

加速!加速!

无条件加速如今基本已劫持了加速主义的大旗,也可以说,加速主义最终选择了无条件加速。

过去这个小圈子里的冷门讨论更加沉寂,人数壮大的同时,口号变得越来越单一:

加速!加速!

加速主义的变化,是美帝政治讨论的一个缩影:

美帝谋求政治突破的力量,无论左右,都在急剧增长。但是现实政治表达的框架高度成熟,并陷入某种僵化,无法处理这些需求。

增长的政治意愿虽然总量庞大,但分散在数以百计的议题中,无法形成如同民主党共和党般行动高效、资源充足的正规组织,只能转为两党的政治资本,而且依然无法实现渴求的政治改变。

所以不管你是茶党还是社会正义战士,你最后都要在民主党或共和党中选一个,并在加入后迅速被体制同化,最终在左右两端都反对的老路上循环。

到了这一节点,美帝左右两端积累的政治意愿普遍陷入了强烈的挫折感。部分颓废的人发现了加速主义这个宝贝,于是一拥而入。

无条件加速,就是对现状的无条件不满。

涌入加速主义的毕竟少数,吸纳左右两端不满意愿的两个符号级人物,是川皇与三德子。

川皇就不用说,当年竞选时曾得到不少3K党头目的公开支持,他也仅仅是做了点不痛不痒的切割。

而三德子则是一个公开打着“社会主义者”旗号的异类,在严重右倾的资本主义大本营里存活至今。虽然他也就是社民党的那套社会主义,放在欧洲司空见惯,但放在美帝就是石破天惊。

川皇当年当选,是知乎的一件盛事,知乎在当年普遍不看好川皇的大氛围下押宝成功,得意一时。

但在当年的讨论中,三德子也是一个不小的焦点:几十年如一日自称社会主义者、吸引大量小额捐款、最后在明显的党内操作下被拿下。

拿下是正常:民主党再左,也不可能支持一个自称社会主义的竞选者,这是在拆自己的基本盘。

美帝整体偏右,民主党的白左行为和政治正确操作,不过是抢夺道德标签、争取中间选民的手段。一旦民主党公开支持三德子,大量表左实右的民主党支持者将一夜间被共和党笑纳。

最致命的是:表左实右,是民主党金主企业的标准特征。这些企业最擅长就是打着公平旗号支持民主党,进而推动不公平的经济政策,从中谋利。

你让一个高度成熟的政党去背叛自己的金主爸爸,你疯了。

民主党接纳三德子,是三德子这面旗帜能将大量实际左翼选票团结到自己名下。

这些人听到共产主义依然会本能恐惧,对三德子的社会主义也只会想到北欧。但他们对畸形工会的不满、对医疗/教育无节制市场化的不满、对庞大军费的不满,都是强烈倾向左翼的主张。

民主党接纳三德子,三德子安抚左翼化的美帝民众,这本来是笔划算买卖。

但是当年竞选中对三德子的安排,就已经激起了大量三德子支持者的愤怒:川皇是烂,但希婆子在他们眼中和川皇没有区别。甚至更烂,因为希婆子烂得技巧娴熟,川皇至少是个素人。

上一次安排,已经让大量左翼心灰意冷。

这次民主党继续安排三德子,并拿出大量资源去力挺拜登,更是让三德子支持者抓狂:前面有个巨富布隆伯格,说话软弱形象无能被嘘下台,白白几个亿花出去;现在你挑一个话都说不清的拜登去对抗川皇,你民主党等于在支持川皇连任。

论战斗力,真正能和川皇无压力对喷的就三德子。党内以他支持度不足为由拿下,可是党内从来就没有给三德子足够的资源支持。不是三德子不努力,是你民主党从来就没允许过三德子上位。

结构性问题。

但这个问题只存在在三德子身上吗?

川皇也一样。

大量右翼寄望于川皇改善就业,夺回产业。川皇很实诚,从来不背弃选民,一上台就动手。我们现在都记得中美贸易战,可别忘了川皇上来手撕TPP。只要是流失美帝就业的国家,我都揍。

但这件事显然也不如右翼所愿。

产业空心化是美帝在成为金融帝国主义后的必然。自里根上台后,虚拟经济就是美帝国家层面确定的战略,产业除了高科技与军工能源复合体,别的都可以外流。

能迁走的衣服玩具厂,迁去中国;不能迁的农场短工和城市洗车工,交给非法移民。让更低成本的人去做玩具洗车,资本收益才能更高。

这也是一种结构性矛盾,而且更深刻。

现在川皇支持者正在努力把一切问题甩到民主党和liberal身上,川皇再连任,那就再甩4年。继任者要么比川皇还右倾,要么就焦头烂额去修补右翼长期积累的不满。

总的来说,这个结构性问题是民主党共和党两边建制派都要面对的炸弹。短期看,民主党这边的炸弹已经有些掩饰不住了,三德子这次被安排,是一次对美帝左翼的清醒教育。

民主党眼睁睁看着左翼要从自己的票仓里流失,没有三德子宁愿不投票。共和党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点点继续变右。普通美帝民众或许不懂什么是加速主义,但他们的情绪会日益趋同:

不在乎主张也无所谓意识形态,只要能突破现状,什么手段都可以。

三德子与川皇从政治舞台退场之日,应当做个标注:美帝体制已经无法呼应左右两端的政治需求,正式进入失效阶段。

三德子或许是这个阶段的开始。

国企和私企最大区别是什么?

最大的区别是前者在特色社会里会得到各种各样的资源倾斜照顾,比如:

1.融资成本和难度不同,原因大家都懂。

2.垄断或牌照管制行业大部分都是国企,比如银行,券商等,原因大家都懂。即使大家都有了牌照,国企的背景也能带来额外的便利。比如招商和中信这些国有券商,就是比广发等民营券商受监管照顾,毕竟国企是[]亲儿子。

基于以上原因,国企的整体待遇高于私企,部分行业除外(互联网等)。建议知友就业优先考虑国企,互联网等少数行业例外。

作者:低端叫兽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3731445/answer/114035678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华为的 2020 会很困难吗?

大概率会提速增长:

1、运营商业务,未来五年是有史以来的最好日子,集采数量非常庞大,而且华为基本上没啥对手,独占一半其余几家分一半订单是基本格局。

2、消费者业务,海外会受到很大影响,损失可能达到千亿,但是大陆市场很可能猛增40%以上,总体趋势还是稳定增长。

3、云业务及智能服务业务,这块今年很可能超千亿。

作者:松云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4158225/answer/113529012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害怕印度感染新冠?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4288033/answer/114172929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概是因为恐惧战争吧。

有个词最近在印度火了:

新冠圣战,corona jihad。

3月22日,新德里Nizamuddin地区的一片区域被封锁。这片区域是著名的伊斯兰教传教组织Tablighi Jamaat(暂译转信会)的总部所在地。

这是一个全球拥有约1.2亿追随者的大组织,倡导伊斯兰教信徒恢复先知穆罕穆德时期的行为方式。这种主张有着浓厚原教旨主义印记,印度教上下对该组织一直颇为忌惮。

之所以封锁这一区域,是因为印度官方认为这里诞生了印度新冠疫情的第一个超级传染群,直接隔离者近25000人,三分之一已确认案例与此有关。

等等,印度的第一个超级传播者不是一名锡克教教徒么?

是,一名70岁锡克教大爷游玩了德国意大利,回印度参加了一场盛大的锡克教庆典,每天约有一万人聚集,连续六天。

大爷没抗住,去世了。印度当局发现他得病后,隔离了四万人。值得庆幸的是,大爷的传染力似乎不强,最终检测出来的相关病例也就四五十例。

脱离业报,愿真名指引你。

相比之下,已确认至少导致1400例感染的转信会事件,明显更符合超级传播者的要求。

不仅是数量上的差距,锡克教与伊斯兰教在印度教印度人眼中,有着完全不同的色彩。

锡克教被视为印度教的远亲。教徒勤奋有钱,大本营旁遮普地区产出了印度近半的粮食,常被看作印度的门脸;而尚武从军的传统,使得锡克教军队在大英士兵面前都能直起腰,更是印度的牌面。

与之相反,伊斯兰教是印度教公认的死敌。可以说,如果没有伊斯兰教,南亚次大陆搞不好就真的只有一个国家。新德里或许是包容的,但在农村地区,穆斯林和印度教教徒的冲突屡见不鲜。

而这个文化大背景,又在莫迪老仙的加持下,更进一步。

莫迪老仙,法力无边。

年纪轻轻就是国民志愿服务者联盟的成员,一个著名的印度右翼组织。在他做古吉拉特邦第一部长后,邦内发生印度教与穆斯林的冲突,他放任不管,导致近千名穆斯林在眼皮子底下被屠杀。

莫迪右倾是如此严重,以至于在他竞选印度总理成功前,美帝禁止他入境。

印度是一个人造的国家,维系这个国家的团结是历代印度精英最大的难题。而莫迪对印度的规划,就是以印度民族主义为号召。这个民族主义的核心,就是印度教。

以印度教为核心,锡克教耆那教佛教甚至基督教,都是可以团结的对象,这就实际上能巩固印度85%的基本盘。

唯独伊斯兰教。伊斯兰不仅象征着一种宗教,更象征着一种生活方式,涵盖从文字到饮食、婚姻各个方面。这实在难以团结。不过不要紧,85%对15%,共同的敌人是团结联盟最低廉的手段。

最能表现莫迪老仙这一理念的,就是去年轰动一时的《公民身份修正案》。

印巴分治期间,谁是印度人谁是巴基斯坦人,本质划分标准就是宗教。这场大分离无比血腥,约有150万人死于离开家乡的路上。

大分离产生大量混乱后果,著名的如印度与东巴基斯坦——也就是孟加拉——在边界上复杂的飞地。没那么著名的,就是大分离中产生的难民及难民后代,身份归属问题。

在这份法案公开明确:在14年前的印度境内非法移民,仅有印度教、耆那教、锡克教、佛教、袄教和天主教可以申请合法公民身份。

印度东北、印巴边界、印孟边界三地立刻就炸了。

这种以宗教为出发点的歧视在近代实属罕见,连美帝外交部门都警告印度,认为其宗教自由出现明显倒退。如果没有新冠疫情,这个本来是当下有关印度的第二大新闻。

为什么不是第一大?

没有新冠疫情,印度当下第一大新闻应该是:

经济衰退。

印度去年的经济发展被认为是过去42年里最糟糕的,至少是08年金融危机后最糟糕的。

名义GDP增长7.5%,注意名义GDP包含了通货膨胀。如果扣除通胀,有人估算3%,有人估算4%,印度官方说5.1%。即使5.1%,这也是印度连续三年GDP增长下滑了。

还记得中国GDP增长的“七上八下”吗?印度也一样。而且年龄结构决定了印度每年新增劳动力更多,至少1200万人。虽然不知道印度GDP增长对应的就业数,但5.1%是明显不够的。

火上浇油的是,印度的税收比预计的逐渐拉开缺口,19年的税收比预计低了12%,公众开支与税收间的缺口已经拉到了全国GDP1%的水平。压力之下只能借钱,借到了220亿美元的年度高位。

但借钱不仅不足以缓解,还会引起市场对印度政府偿债能力的担忧,标普公开表示要将印度信用降级。为了稳住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印度央行只好一边卖印度短期国债一边买长期,自己腾挪资金把十年期的收益率拉起来。

这种资金缺口来得不是时候。2019年全球的三驾马车基本都垮了两驾:投资与外贸。印度也一样,于是莫迪将宝压在了1.5万亿美元的五年计划里(对,印度在尼赫鲁时期就搞五年计划了),以期提振内需,刺激增长。

现在大家都不知道这1.5万亿从哪来。

但最最最糟糕的是:

以上评估都来自于新冠疫情前。

说实话,如果没有中国的高度反应,新冠肺炎在印度根本不算病,对于不时还能爆发鼠疫霍乱这类甲级传染病的印度,新冠肺炎属实弟弟。

但是全球都在检测,你不检不好对国民有所交代。但是你检测出来了,治疗和隔离又是一大笔费用。印度全国也就4000张隔离病床和一万多台呼吸机,你给他一年时间准备也无济于事。

印度应该的防疫思路,就是群体免疫。

但是这个思路在当下是极度的政治不正确。对于坚持民主价值观的印度,民意的疏导极为重要。这不仅事关对外的体面,也涉及到防止民众愤怒情绪转移到政府身上,毕竟洋葱已经涨价了。

莫迪需要时间。疫情继续在全球发展下去,一定会有西方国家站出来主动要求群体免疫的。瑞典一个还不够,最好是美帝。什么时候美帝急于复工,放弃封城,什么时候印度就可以公开跟进。

不过以美帝的国力,就算放弃封城,重症还是能收治的。对于印度,说放弃那就是真放弃,一切看湿婆神的安排。

谁能给这个时间呢?

好了,讲到这里,我们再来看一眼转信会事件。

有一个试图用民族主义动员全国的领袖,一场持续全年的经济衰退,一次突发疫情,一个穆斯林超级传播群体。

空气中弥漫着汽油味,转信会上来点了打火机。

印度政府对转信会总部的封锁比较粗暴,约有2500名信徒直接被困在总部不得出入。可能是呆得焦躁了,转信会负责人Maulana Saad在网上呼吁信徒们前往各地的清真寺,因为新冠肺炎是“真主的惩罚”,而聚集传染则是印度政府的“谎言”。

有一说一,这种言行在印度不算夸张,与此同时印度教、耆那教、锡克教都有宗教领袖号召聚集祷告。但是伊斯兰教的转信会这么说,那就炸了。

印度教徒称这种行为是“corona jihad”,新冠圣战。

虽然转信会负责人第二天就认怂,表示“我之前啥也没说我们坚持服从政府领导”,但已经来不及了。印度主流媒体统一口径,认为印度穆斯林这一行为对国家“毫不在乎”;数名印人党(严重右倾的印度执政党)声称这是“新冠恐怖主义”;一名印度部长在电视上公开称这是“塔利班式行为”。

我要借汝项上人头一用,汝自伸颈。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不知道,但不乐观。

疫情带来了巨大的经济下行压力,这本来就加速各国国内的矛盾爆发;而疫情又带来了严重的去全球化,这意味着短期内外部干预会大大降低。

这个节骨眼上,能把美帝从房间里揪出来的,大概只有我们收复东南小岛,或者俄罗斯占领乌克兰全境。印度非洲这时候发生点什么,美帝估计也就透过窗户瞥一眼。

所以莫迪老仙到底会干嘛呢?

如何看待加州州长发言声称:加州自挑腰包每月购买两亿口罩供给加州和其他需要的西部诸州,像一个国家一样?

考虑到全球(包括中国)一个月都拿不出州长所谓的“每月一亿五N95口罩”,加州可能复制了“108亿口罩产量新闻发布会”。要是两亿口罩不分品种,亚洲中国章丘济南市十天就能交货了。

纽约抄作业抄到了万家宴,市民可以前往全市四百个餐点领餐。阿美尼堪国情在此,不施粥的话就会饿死一批真•手一停口就停的市民,跟万家宴这种盛世摆拍真的不一样。加州抄到“发布会”。看来美国还没有到“悲怮新年”,抗疫之路任重道远。

作者:邓铂鋆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6299654/answer/114199704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何理解”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这句话?

没啥,就是全球疫情常态化,可能要持续一年以上。于是要长期限流国际人员往来,防控外来病例输入;同时扩大内需,发展内向型经济,减小外需不足对经济的冲击。至于别的,要看一些外国人会不会把自己的无能推卸给中国,煽动排华反华。

未来的一两年,可能出现技术性“鹰拖狗”。我希望外部势力在经济往来趋弱的情况下能保持政治交往的热络,不要煽动排华反华推卸自己治理无能的责任,不然有些身在中国的人会倒霉。还是那句老话,有的先生在“和气生财”的对外交往环境中,仗着友邦的面子,吃饭砸锅,得便宜卖乖。一旦“鹰脱狗”,这些先生们去家边购劳动就没什么障碍了。求求洋大人了,不要显得对走狗死活毫不关心啊!

作者:邓铂鋆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6495564/answer/114204653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希望美国完蛋吗?

我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地月系经济圈。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人类需要团结,全世界的劳动者都纳入庞大的社会分工,生产诸如质量投送器、聚变反应堆、公里级尺度的空间站和月球基地之类高度复杂的产品。为此,人类的任何一个组成都不能衰弱。从这个角度看,我不希望任何一个文明走向萎靡。

同时,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人类必须团结,国际秩序必须能够因势利导强化世界的团结,构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为此,我反对一切霸权主义,反对一国通过经济剥削、军事压迫、政治控制、文化渗透,以不平等的强势从其他国家那里换取利益。不管是哪个国家,我希望地球上不要有帝国。如果非要有一个帝国,这就是人类帝国,帝国的上百亿人民都是帝国的皇帝,集体皇帝。

如果我的理想没能实现,那我更不希望美国完蛋。一个反动的、和正义一方势均力敌的强大美国至少可以促进空间竞赛,客观上在一定程度上带动生产力发展。

作者:邓铂鋆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5659523/answer/114543000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4 月 9 日长征三号乙火箭携带印尼卫星发射失利,可能对中国航天带来哪些影响?

很遗憾,最近给航天口涨工资大概率是不可能的,简单说一下原因,同样适用于医生教师警察等体制内行业:一是相对其他行业,航天口工资待遇已经不算低了,帝都这边年薪二十万给户口还可以排队分房;二是如果只给航天口涨工资,其他行业不好平衡,但是普遍涨工资的话,现在国库又穷得叮当响;三是任何行业一哭穷就要跟互联网比收入,别这么膨胀,人家是能挣钱的。你是纯花钱的;四是现在妄图通过自己收入买房的,都是还没醒酒的,互联网行业都不敢这么想,但凡有盘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这样;五是每个行业都很重要,但是作为个人,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要,在上面眼里我们跟保洁门卫没啥区别;六是马上给航天口涨工资会有个很恶劣的暗示——只要你把事情搞砸了,上面就会涨工资安抚你。我只是实话实说,当然也做好了收到很多反驳甚至辱骂的准备,要输出情绪很简单,骂一顿体制收一波赞,但是要接受事实很难,再次劝告各行各业,转行请趁早,国家民族之类的事情不是我们该考虑的,或者说我们应该先把自己家人的生活考虑好。最后说点大家爱听的,虽然短期不会涨工资,但是估计过不了几年就应该全国普涨啦,毕竟全世界都在放水,还放了这么多的水,不给我们涨个三五百块实在说不过去。

作者:不想上吊王承恩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6500368/answer/114464348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资本家既然都996了,为什么不把事做绝,直接997?

俗称血汗工厂的各种制造厂,997一点都不新鲜。

IT行业所谓的996,大概率效率已经很低到了极限,再增加工时,除了增加成本并没有任何优势。

而且,别忘了还有极大规模的中国国有企事业单位职工执行标准8小时工作制,资本家要是作死,只会给公有制添砖加瓦

我以前在邵阳市某发制品工厂(民营),国内的时候就是妥妥6天班,月薪3000没有纳税没有社保。国外直接改6.5天。在尼日利亚周日还要去半天,就为了卖人民币千把块钱。在南非直接干到7天。

公知是怎么一步步沦落成笑话的?

作者:后厂村村民甲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949914/answer/113708220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归根结底,希婆2012年卸任国务卿是转折,2012年也是公知沸反盈天的巅峰。2012之后,有几件事促成了推墙党的退潮,进而暴露了裸泳的公知。1,希婆卸任导致推墙经费削减。之前希婆的多次演讲提到,其维护“互联网自由”的经费达数千万美元,且有后续追加。2012之后美国方面再也没有提及此项预算。而在此之前,经常泡微博的都知道,有些人胆大妄为,被抓后还有人组织“送饭”。如果有人还记得“超级低俗屠夫”这个人,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2,包括“维基解密”,“斯诺登事件”暴露的美帝丑闻,让一部分骑墙党转变了认识。这里面有个主要的推动力量,就是“自干五”。2012年持续数月的“倒韩”运动,虽然以质疑韩寒代笔为出发点。但由于在这个问题上,“公知”,“五毛”壁垒分明。客观上,起到了动员自干五的作用。这些自干五随后利用辟谣、传播美帝丑闻、揭露公知劣行等等手段,严重打击了公知群体。如果你们还记得“旺仔小馒头”、“造谣一时爽,全家火葬场”的典故,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3,“台独”“港独”“南海夺岛”等事件,客观上凝聚了朴素爱国者,在这个过程中“公知群体”逢中必反的一些操作,把这些“朴素爱国者”推到了对立面。4,2012年并不是只有美帝内阁换届。此后中国加快了全国范围的“三通”进程,尤其是通网,让大量农村的普通人进入网络,这大大降低了网络舆论中因为年轻人占比过高而导致的过度激进。早些年常讲的“网络戾气”,现在不太常讲了。公知营造声势所依赖的激进的批判言论被稀释了。5,出国人口激增,西方世界在中国舆论中启动“祛魅”进程。这一进程还在持续,甚至已经出现了一些盲目轻视西方的逆反现象。公知所依赖的另一个支柱——“西方神话”被解构,就像宗教一样,天堂如果不存在,光靠看不见的地狱吓不住人。更何况公知所说的地狱正在目力所及的逐渐变好。ps,我并不讨厌公知,甚至我曾经的思想和公知高度相似,我只是一个朴素的爱国者,而且我相信我看得到的东西。公知群体在12年前后,在网络上一手遮天,急切的表达与国家的决裂,蔑视不追随他们的人民,无视一国内部事务被用于大国竞争的现实,这些事情至今让人心有余悸。即便如此,我仍然相信,不同意见者的存在,对社会的健康发展是有益的,而那些不堪的不同意见,在我看来就是你接纳不同意见的存在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代价远小于收益,那就是好事,反之亦然。4.11 update:有个叫 @山田 的网友说“朴素的爱国者是好韭菜”,我完全不能同意。是否会沦为韭菜的命运,主要取决于智商和判断力,跟你持有什么意识形态毫无关系。当然,如果智商不够,接受有害认识的可能性的确会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