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何看待《2020 年高校毕业生就业报告》中显示,93 的毕业生表示愿意加班?

谢邀。

年轻人不傻,就是就业形势给逼的。

前几天教育部和国家统计局发话,要“严格核实毕业生就业统计数据”:

过去那些忽悠毕业生签假协议、报假数据或者拿着毕业证学位证逼毕业生随便签公司的,这下都不行了。

早干嘛去了大哥。

各大高校毕业生年年都是90%以上的就业率,连大量非知名三本院校也是80%以上,敢报70%档位的简直是异类,勇气可嘉。

以前年景好,高校集体编数字,今天天气哈哈哈就这么过去了。如今六保六稳,一切以就业为第一优先,死守系统性风险。高校们要是还编数字,那就是让十几个兄弟部门瞎眼。

查出数字造假,院校领导追责,全国通报。上狠手,就是因为今年就业形势实在不好看。

知乎以前很多人吐槽过:每年都是中国毕业生就业最难的一年,然后罗列一堆新闻标题,大家集体吐槽一下媒体如何消费学生们的焦虑。

兄逮,今年全球贸易量下降三分之一,全球投资额下降四分之一,你还把今年和过去的年头放在一起,未免太乐观了。

连BOSS直聘都站出来说:新发布岗位相比去年同期跌了49%。

你再看看这官方直白的口径:

062801

这下真不是在消费焦虑,这下是狼真来了,坐你家里连花椒大料甚至牙线都准备好了。

我知道加班是恶习,是内卷,是分配缺陷,是知乎集火批判的重点。

但是你就是一个人,你不是来教化众生的,也不是来以身证道的。在当下,就像上海教委副主任所说的:要认清形势。

无法跑得比熊快,至少要比对手快。加班就加班,先有份粮吃着再说。熬过这一时的痛苦,再去想突破内卷的希望。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3160578/answer/130428165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之前也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直到昨天端午节全家视频聊天,我小叔有一家汽车配件厂,他说他今年已经收到不少研究生的简历了,而往年大多数都是大专。

那一刻,我才真正感受到,今年就业形势的严峻性。所以应当理解一下这93%愿意加班的年轻人,网络时代很多信息都是透明的,他们都清楚加班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只是表态自己甘愿被企业压榨,以此来换取一个内卷的机会。

今年大多数年轻人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

内卷的错,不是他们这些年轻人造成的,不该去苛责他们。我看着现在年轻人这样子,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关键是这就是一个向下的死循环,未来形势也只会越来越恶化,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一切。

作者:见习魔法使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3160578/answer/130434614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们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个社会的不公平的?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978478/answer/130414852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我出生在南昌,小时候在省建大院那住过一段时间。每天晚上最大的娱乐,就是老爸带我出去散步。

散步的流程一般是出大院往西走,西边走下去就是八一广场。在前往八一广场的路上,会路过当时南昌最大的商场,洪城大厦。

那时候最大的快乐,就是走到洪城大厦,老爸带我进去买包浪味仙。浪味仙好吃,商场也好看,洁白的瓷砖地面,小推车,还有那时候在中国象征着现代生活的排队收银台。

抱着浪味仙,走到八一广场转一圈,然后再从街的另一边走回来。街的另一边也要路过一大片建筑,那是省政府大院。

有一次散步,已经是初冬,天气阴寒。南昌的冬天比火炉般的夏天还要难熬,没有暖气,屋里屋外一个温度。细细雪花飘在高空,飘到一半就化成雨水落下,寒意就这么细细地渗进骨髓。

往回走到省政府大院。大院门口两边的地上,各有一排往上打光的地灯,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蜷成一团,把身子盖在地灯向上打的光上,取暖。

大一的时候,意气风发,和同学夜里谈天论地,谈得火气发燥,想去走走。

不知道哪个脑洞大的,突然提议从学校走到天安门看升国旗。那时候已经是夜里12点,中国传媒大学又在东五环外,距离天安门15公里左右。走走停停,倒是真的能磨蹭到升国旗的时候。

于是三个小年轻就这么走起来了,一路上高谈阔论,聒噪不已。

从高碑店走到四惠,我们穿过了一条漆黑的底下道,走到了东四环边上四惠桥的下方。下方有两排长椅,靠着立交桥上透下来的灯光,我们突然发现,长椅上都躺着人。

已经到了初秋,北京夜里十分清冷,这些人身上只是盖着报纸。如果不是偶尔有人翻身,还有角落里微闪的烟头火光,我们甚至看不出这里有人。

我们仨先是愣住,然后沉默地从长椅中间穿过。

走出了四惠桥的下方,就是华贸中心,还有大望路、万达广场、国贸。深夜里这些商区几乎没人,但临街的大落地玻璃还打着光,玻璃里的商品照得富丽堂皇。

交谈变得简短,大家似乎没什么兴致,我们就在一种半沉默状态下走到了天安门广场,然后一起静静地等着升旗。

再到后来,我见过许多不公平,自己也遭受过不公平。但脑海里画面最深刻的,始终是冬天蜷在地灯上的人,和秋天长椅上的报纸。

如何看待河南修改计划生育条例: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

没啥看待的,这很明显就是生育率血崩了之后劳动力不够了,不得不下文件提倡了。(我想说人,但“不能成长为正常劳动力”是文件原话)。

如果靠几个文件就能拉升生育率,那全世界,没错,是全世界的人口专家团队都肯定往河南疯跑,这绝对能大幅度拉动经济,旅游业,餐饮业,酒店行业也能大拉一波。

然后我就在网站上翻到了这些……

我也给出个主意,当年怎么配套的,现在也果断配套上啊。

发《多生子女父母光荣证》,对多生家庭发放社会抚养费,费用标准就按当年征收的钱对比这些年各地实际通货膨胀系数发放就行,至于有人说社会抚养费发放实际操作困难什么的,你就太看不起现在的体系了,再说当年征收的时候怎么不说操作困难?

当然,即便这样也不会止住生育率下降趋势的,建议查查新加坡政府从1984年开始为了鼓励生育都出台了什么措施,而效果我只能呵呵。

新加坡基本不存在住房问题,大多数人都住在由政府建的HDB组屋中,其对单身人士极度不友好,这种房子单身人士35岁以上才能申请,购房补助也会比夫妻少很多,可以说是在逼人结婚。养孩子方面新加坡也会给补助金,公立教育也挺好的。

2019年新加坡华族生育率0.98,对,你没看错,0.98。

所以我说如果河南靠几个文件就能提升生育率,那李显龙肯定落泪高呼不可战胜,然后带着他的所有班子跑到河南去长期取经,那可是救国之策。

真要是这样,山海关直接投靠建州,一举解决入关侠们的入关问题。

作者:见习魔法使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9131681/answer/127026337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见习魔法使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9131681/answer/127026337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何看待家长花 900 万买学区房,却遭遇对口学校「登记顺位」一事?

这900万,抽出其中的1/3,可以让孩子从国际学校读完中学,到出国读到博士毕业,全程精英教育。作为真正的后浪,完爆国内99%的同龄做题家。

说学区房是投资“保值”的就别自欺欺人了。你就是内卷成性而已。

你就是想让孩子“吃苦、锻炼”,并参加高考而已。并坚定地认为上国际学校、出国都“没出息”,“学不到真本事”,那些素质教育的都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同时固执地认为竞争越激烈越能培养人,“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啊”,觉得985的含金量远高于什么常青藤联盟。

但是反过来看,花900万买学区房的家长也真的是爱国人士,相当于把自己的财产主动捐献给国家。因为只要政策一变成“顺位登记”,两三百万就立马蒸发了。其贡献比大多数爱国键盘侠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他们都是大东亚经济的大韭,哦不,大救星。

作者:鼎天立地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2990012/answer/129909541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现在去香港购物的人越来越少吗?为什么?

作者:见习魔法使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717716/answer/8557009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新一下吧:我本人完全没想到这个答案能得到这么多赞,我当时写的时候刚受完气,戾气太重,现在想想,觉得说的有些太过了。

香港是个很有魅力的城市,我觉得我被一小波人给挑动了情绪,产生了对香港的一些偏见,这是不对的。

如果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挑动陆港民众的矛盾,他们的确做到了,但我深知大部分人不是这样的。

我自己无意中写下的答案,反而遂了那小部分港独分子的心愿,真是讽刺。

以下为原答案:

我说说我个人经历。

去日本玩的时候,很舒服,东京购物时导购员大都十分友善,而且会建议我对比购买。而且日本的夜店简直太nice了,陪酒的姐姐还跟我学了几句中文,总之,玩的很开心。

然后是迪拜,因为离我学校近,所以去的次数也多,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迪拜就是购物天堂,其服务的到位程度绝对爆棚,而且买的东西大多都是最新的,各类商品应有尽有,而且折扣也很高,远比国内便宜,导购员也十分有礼貌,这个城市真的是太适合购物了,像家里人打算购物的话,肯定推荐飞到迪拜。

香港,我就俩字:呵呵。

在下当初见识短浅,没听朋友劝告,想去香港Chan家做身衣服,结果迷了路,问路的时候就不禁感叹,香港人是不是听见普通话就像听见咒语一样?害得我最后回了酒店,衣服也没做成。

购物就更不用说了,导购员的脸是铁焊的么?而且很奇怪,香港招人怎么光招不会笑的跟脾气大的人,我试两双鞋,就不断催我买不买,是不是香港有这个规矩,试了东西一定得买?

购物体验实在是太差,再加上晚上和朋友去吃夜市,吃到一半,朋友示意我不要说话,原来是香港的年轻人也过来吃夜市了,然后我朋友对我说,前几天就有大陆人被这伙人打了,我就不禁搞笑了,吃个饭连话都不敢说,你让我怎么喜欢这个地方?

不会再去香港,家里人扫货也绝对不去香港。我有一些香港朋友,我和他们关系很好,但我不喜欢这个城市,因为给我的印象实在太差。

多说两句:出去购物本身就是一个消遣,那么多的人,那么窄的路,本来就让人心乱,完了之后还被店家使脸色,我花钱就是买气受的?

有空学学人家迪拜,真的,看看人家那边人是咋对付中国顾客的,贴图,自己看,拍于迪拜黄金街。

ISIS 和沙特阿拉伯相似度真的这么高吗?

作者:见习魔法使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220508/answer/8796950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用怀疑真实性,沙特就是这么一个国家。

我本人是极端厌恶沙特的,不仅仅是因为其反人类的法律,更严重的是基层执法人员的腐败和不作为,这应该是阿拉伯世界的通病。

真正的砍手剁脚,对于沙特权贵是没有用的,他们可以找找关系就出来了,本地老百姓去找当地阿訇或者族长说说情,贿赂一下,也就没事了。

真正倒霉的是外国人,这里特指印度或者巴基斯坦的劳工,那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中国人或者欧美人在沙特犯事,找大使馆或者企业出头,沟通一下就没事了,沙特的警察也不会真把你怎么样。但是印度或者巴基斯坦的劳工呢,那就严格执行呗,剁手剁脚,乱石砸死,水刑之类的,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沙特的某些宗教警察经常会专门跑到这些劳工的聚集地查看,甚至会找借口带走个别人,就为了一些罚款,而这些罚款可能是那帮工人辛苦几年的积蓄。当这些事情从我认识的一个印度人嘴里提起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问他沙特这么做你们的政府不出面?他只能苦笑。我后来也想通了,每年印度派往中东的劳工是百万计的,如果政府出面了,阿盟拒绝这些工人怎么办,百万乃至上千万的人丢了工作,这后果,谁敢想。

还有就是认识的个别沙特人实在是让我恶心,比如某俩个沙特人,他们今年暑假,决定去泰国和马来西亚旅游,是干什么去呢?是为了嫖妓。明明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同学,第一次长途旅行的目的居然是专门去东南亚嫖妓,我实在接受不能。更让我接受不了的事,他俩没觉得这有任何问题,还向我打听中国的情况,我的三观也算是被这俩沙特人洗了一遍。

沙特与isis,一体两面,都是严格的被压抑人性的地方,isis有钱了就是沙特,沙特穷了就是isis。

对了,再补充一句,你们猜沙特的宪法是什么呢?

答案是《古兰经》

这已经不是有点问题能解释的了。

如何评价陈平和他的眉山论剑?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8558217/answer/130212285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别吵了,陈平老师的内容是服务于舆论的,不是服务于学科建设的。

攻击整个学科肯定不对。不管加多少情绪多少阴谋论多少失败案例,再补上十个陈平老师,也没用。

很简单:你说是玄学,你拿个非玄学的给我。

这年头连制药厂的化工生产流程还有玄学成分,只能通过成品反向追溯。经济学耶,研究全社会的经济活动和经济关系,你得掌握多深多细的数据?

没这些数据,大家都是玄学。哪个没那么玄就先用哪个,就这么简单。

陈平老师的很多“暴论”,那真的就是暴论。你要是老老实实从数据和拟真去吵,一期节目你能吵十篇檄文出来,每篇万字起步。

但是我还是喜欢看陈平老师的视频,基本期期都看。

很简单:我个人认为,这是在释放信号。

每次运动,一批雕像都要遭罪:不管是圣像破坏运动、破四旧还是现在美帝热热闹闹的推倒黑奴历史相关雕塑,一个道理。

那块石头没罪,但是石头背后象征的利益团体有罪。矫枉必须过正,说不得,只好砸俩雕像把态度给亮出来。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舆论斗争与意识形态对抗同样不是。在高度对峙阶段,肯定要有暴论,特殊历史环境嘛。

现在一通乱拳打在现代经济学上,合理么?单看一个学科,不合理;但看这个学科背后,合理。

这是一门影响千千万万人吃穿用住的学科。

这个学科的圈内人肯定感到委屈:我们也没赚几个钱,最狠的也就是给p2p金融占个台,割韭菜里收点小钱,然后欺负一下天真的小三。

多数圈内人就是无情的论文机器,在学术圈也是工具人,是被剥削底层。陈平老师一巴掌扇过来,扇得雨露均沾,当然要嘟囔几句。

但是你们拿得少,你们背后的人拿得多呀。

这些理论与模型,在纸面上有漏洞,可以说是正常学术讨论范围。但是一旦被拿去做落地政策,那就是实实在在每个人的工资就业,税收福利,是千千万万人的一日三餐。

读一篇医学论文,和医生拿着手术刀站在我面前,那是两个画风。

远的不说。现在央行和财政在互相飚名词,下面的小厂长们虽然看不懂,但是都在心惊肉跳:

贷款还有没有?厂子还能不能开?

拿着名词上马政策,后果常常是一地鸡毛。到底是这些名词在起作用,还是老百姓原生的商业常识在起作用,说不清。

以往经济形式还可以,玄学成分高点没人深究;那些借着玄学搞钱搞权的,普通人更是不敢问。

但是现在经济这个样子,再把一篇论文变成坚决执行的政策,那就需要千钧之力:

你越来越错不起。

在这个节点上,有陈平老师这么一号人物输出点暴论,那些长年承受政策代价的人,其实内心是有点小窃喜的:

山中贼我不能打,心中贼我扇俩耳光不行么?

所以我看陈平老师的视频,从不去纠结他在批判哪个概念,而是去查查最近哪条政策在打着这个概念的旗号。

二者一合:嗬,原来骂的是这位。

骂得好骂得好,素质三连。

如何看待毛选上b站首页推荐?

谢邀。

中午看了好一会,一边听一边回忆过去那些阵亡的up主和视频们,恍惚间有一种前仆后继的沧桑感。

我不会把这个功劳记在逼站头上,我更愿意认为,这是那些前仆后继们形成的压力。

毕竟再删下去,逼站的立场就太难看了。

想之前有些逼站小粉“红”开嘲讽:你们这群“资”乎大V,都是公知,接着编。

一位老哥怼回去:我在“资”乎还能发点国际工运时事动态,我在逼站发相关内容 全 部 木 大。咱这是“资”乎我不否认,你们那是啥?红里透着黑?

拿平台当荣誉本身就挺扯,还比烂。

不过照历史经验来看,评论区和弹幕,总得阵亡一个,运气不好二者皆挂,时间问题而已。

这点我倒不怪逼站,规矩如此:内容在不在是逼站可以决定的;内容有没有互动不是逼站能说了算的。

在评论区和弹幕还在的日子里,去看一看,感慨一下这里还有这么多人。

真的,去看看,看了就知道他外号为什么是“湖南吐槽王”。

还有人私信:“你们左壬毛粉就是叶公好龙,时代变了懂不懂”。

啊是是是,那你就当我叶公好龙、附庸风雅恰流量好咯。我头也剃了辫子也剪了,供个岳飞像不行么?乾隆爷也没拦着这事嘛。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3206108/answer/130206701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怎样看待“房价早晚要崩”这类人?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0309064/answer/130115480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

主人和其他宾客听到,合力把说这话的人暴打一顿,一边打一边念叨:

“从长远看,我们都会死。”

孙狗站出来圆场:“他们去恰烧烤,你说的他们首先是谁,去哪里恰,什么时候去的,我一问三不知。”

孙狗打人,实锤了。

从结构上看,至少92年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这种级别的崩,是肯定要发生的,而且在部分地区已经实质上发生了;

从代价转移上看,只要你能苟住,能转移,能冻结,这种崩也未必一定是全面灾难。操作得当,搞不好局部阵痛一下。

所以就要回答孙狗的问题:

谁崩?哪里崩?什么时候崩?这人生三大问题可以慢慢讨论,但是不问不行。

如今CPI在涨,PPI在降,全球主要工业国的PMI基本都在荣枯线下。通缩在敲门,大量资本脑淤血在金融板块,死活进不到消费领域。

这种条件,还有空嘲讽那些看空房价的?

还是说,在这种明显的脱实向虚大环境下,还要鼓吹“房价救国论”,指望一平米五十万带领我们走进新繁荣?

谁的繁荣?和产线工人有关系么?和农村土地增值有关系么?

地价上涨,带动以土地为基准的金融资产增值,纸面繁荣的数字进入下一块土地和股市里循环。同时地价上涨直接拉高实体资产租金,加重实体企业经营成本,进一步加剧实业失血。

不能天天嘲讽香港,掉头学香港吧?

以前你年轻力壮,人家说你要死你不以为然。现在你面黄肌瘦一柱擎天,人家说你要死,你掏出纸巾还要再来。

62次是极限啊兄逮。

现在的年轻人是真的丧失了思考能力?还是只是选择了沉默不发声?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2542831/answer/130114259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就是沉默。

下午和我司那位新加坡CFO扯淡,他提起四年前美帝大选时他在投行的一场奇观:

那时他在德意志银行的新加坡分部,办公室里三十多号人,直到大选开票那天,都只有他和一个葡萄牙老哥相信川皇会胜选。

他是从经济结构来看的,葡萄牙老哥有IT背景,是从就业数据上来看的。其他人,这个牛津那个耶鲁,来自十几个国家的顶级人才,没有一个看好川皇。

连想象川皇当选的调侃都没有,就是本能地觉得不可能。

然后一开票,连续三个摇摆州翻红。办公室里先是沉默,然后是喃喃自语,然后是叫骂。

他和葡萄牙老哥相视一笑,快落。

年轻人怎么可能丧失思考能力?尤其是在当下的产能过剩大环境里,只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认真思考。

九十年代到两千年头十年,彼时的年轻人思考热度反而没现在高。除去经济收入与教育水平的改善,更重要的是那时候你没什么闲情雅致去思考,你要赚钱。

各行各业还处于扩张期,赶紧进公司里占个位置,或者趁着劳动收益还算高,进厂打工赚钱回家盖楼结婚,这些才是正经事。

天涯国观或者西西河那种氛围是少数。在多数BBS和贴吧里,聊政治不如聊科技,聊科技不如聊文学,聊什么都不如聊钱。

加速、入关这些梗在当年根本无法出圈,姨学盛行都得是校内网末期了。

年轻人现在更多的,是沉默。

一开始不是的,一有热点时事还是愿意去刷屏,去呐喊。不管是为了一个可能遭受侵害的平凡个体,还是为了自己国家正名,都愿意。

哪怕明知道自己的转发与评论会淹没在汪洋大海里,能成为汪洋大海的一份子,也是一种快乐。

但是,很明显,这种热情也在消退。

越来越平成。

讨论宏大叙事显得越来越无趣,甚至有点“败犬”:

成功老哥应该直接聊钱,聊爹;不成功的弟兄们就去讨论一下这款游戏白不白、大不大。聊那些虚无缥缈的,有啥用?能抽卡不?

基于现实反馈的一种收缩。

越来越多年轻人对这些讨论不感兴趣,感兴趣的年轻人则越来越极化,一种奇妙的双向背反。

多数人,还是在慢慢沉默。

但我觉得,倒是好事。

讨论得大声,特别是在意识形态概念上大声,未必就是什么独立思考;一声不吭,但是自身利益寸步不让,可能想得更明白。

不要为了赚年轻人的钱就去吹捧他们,但也不要当他们是傻子。独立思考不是背名人名言,独立思考是有自己的判断。

单看现在韭菜越来越难割,我就觉得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肯定是上了一个台阶。

如何看待农家女 23 年前疑被两次顶替上大学,班主任称「我女儿没有你聪慧,无奈让她顶替你」?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3183144/answer/130071238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你要赔偿还好,你要揪出利益链,不行。

报道原文提到:

更令人吃惊的是,学校里大部分学生都来自山东各地……而且,所有人都没有填过这个学校的志愿。他们感到莫名其妙,似乎是被什么神秘力量踢到这个角落的。

当事人被顶替后去的这所“野鸡”学校,其他同学都没有填过该校的志愿,那他们是怎么来的?这学校风水就这么猛,专收发挥失常的学生?

这些年,即使苟晶不去追究,有些事实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老师的女儿用了她的成绩、名字,顶替她上了大学,而这件事,仅凭邱老师一个人是办不到的。“学校领导肯定知道这件事,档案管理又涉及到学校、教育局,户籍可能还涉及公安机关。”

高考学生档案确实要在教育局调档发档,也要在公安局户籍科做记录。这条流程是谁跑的?又有哪些参与者?

前几天在关于山东242人被顶替的回答里我提过:

在这条业务链里,学校只是一个最容易被暴露的前端,后面的流水线更复杂;

比冒名顶替流水线还要复杂的,是顶替的人拿了一纸文凭后,又去了哪?

大约2002年,还发生过另外一件事。一份“苟晶调任某中学教师”的档案材料寄到了接庄镇。苟晶的一个姨父在镇政府工作,马上通知苟晶父亲来看。他说,“你到镇里来看一下,你女儿可以去教书了。”父亲很吃惊,他说,“又没上过师范学校,也没有走过关系,哪来这么好的事情能让她去教书?”

你看,好工作是这么找的。

北大社会学博士冯军旗有一篇著名的博士论文:《中县干部》。

论文的第7章,标题叫《政治家族》。作者从当地1073名干部中,梳理了21个产生过5个以上副科级干部的地方大家族,以及140个产生2到5个副科级干部的地方小家族。

作者的观点是,随着一孩政策和生育率走低,这些地方政治家族终将衰落。但是在一定时间内形成的跨部门、跨组织网络,依然值得警惕。

但愿吧。

如何评价睡前消息134期?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3970663/answer/130808634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其实督工自己都把问题点说出来了:

山东GDP大挤水分,一万亿消失,如今有没有这么多工商业能够承接进城劳动力?

政策这玩意不看背景不看落地不看时机,大家都是好政策。各路经济学派空气嘴炮,只要不去执行,大家可以愉快地从GTA5讨论到GTA10。

问题是怕跑偏。

就像温铁军教授讲的,现在合村并居的基本逻辑来自哪里?重庆的地票政策。

重庆上地票,能够平抑房价、保证耕地红线。怎么这套路一到山东,就能整出这么多幺蛾子?

此一时,彼一时也。

重庆基建起来,沿海工业转得进去,本地工业制成品卖得出来,产业发展,土地才会增值。

城里的地价涨,你和村里的农民说换一换。人家关门一算:进了城、安了家、还有赚,这事干嘛不干?

所以当时外部对黄市长的这套操作说得很直白:就是让农民分享城市资本增值收益,是一种再分配手段。

你现在山东的合村并居,是再分配啊,还是反向再分配啊?

你是拿城市土地的资本增值分给农民?还是用行政命令把农民的消费聚集到城市,刺激城市土地增值?

看着都是土地增值,但前者是农民进城当小房东,后者是农民进城当小工,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阶层。

更何况你现在能有多少新增就业岗位分给进城农民?上海都不敢开这个口。

农民进城小工都当不成,那他们怎么办?为了生计再把房子一卖,再背上银行没还完的贷款?

你是加速主义者吧?

我一直说,温铁军教授一直主张农村资产金融化,要实现明晰的定价,促进农村资产流转。

他的某些言论看上去和一些鼓吹农地兼并的人很像,但是有个根本内核区别:在流转过程中,农民不能出现大规模阶层跌落。

转来转去,我还是有产者,我还有份资产有个念想,那就天下太平。转着转着,我从有块地到只有一双手,那叫找死。

为了保持流转过程中的有产者身份,农村的资产定价和交易流通就必然是由国家来把控。你让农民自己分散地参与这种资产交易,最后结果一定是农民被层层剥干净。

温铁军教授最近的愤怒也在此:你地方政府在这个流转过程中,本来应该是扮演一个农民资产守护者的角色。

你现在在干嘛?

这次出现这么多矛盾,本质就是地方政府还是拿农村当风险的转嫁池。

合村并居调配出的城市土地指标,就是经济衰退时期的救命稻草。就算山东地价房价没起色,握着这些土地,还能到国开行拿钱,地方债务就还能缓缓;

大量进城农民一定能拉动城市消费,消费起来了地价房价也能跟着起来一点,至少顶住衰退的势头;

同时还能够引入一批半待业劳动力,把城市产业工人的工资在宏观层面压一压。这样产业就更有竞争力了,吸引一些可能会转去东南亚的日韩工业投资也更好讲。

我不是说合村并居没有好处啊,不少回答也分析了利好,我就不赘述了。

但是国家治理不是欧陆风云,你看不到点数也不知道地方真实数据。经济上行期推行此类政策,尚且要把配套做足;经济下行期搞这个,还是指令运动式地搞,你就是在给所有人找不自在。

山东18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485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是10098亿元,财政自给率64.22%,连续三年下滑。

全省地区债务11435亿元,照挤水分之前的7.6万亿算,负债率只是略微涨到了14.96%;但是按挤水分后的6.6万亿算,已经到17.1%,不难看,但已经不算小负担。

这还是疫情前。

疫情后,山东的重工业和制造业都承受巨大压力。疫情前山东已经在开始处理“僵尸企业”,就是那些没什么业务只能靠借债发基本工资的地方企业。如今疫情一来,这些“僵尸企业”成为沉重负担。

什么叫“僵尸企业”,典型就是山东邹平的地方企业。“民间借贷看邹平”,几十号地方企业组成联盟,要求银行必须定期发放贷款,哪家银行要是不发,这几十家企业集体停止对这家银行还贷。

就我所知,疫情期间,山东某著名纺织工业大户直接20亿20亿地违约,银行依然咬牙放贷,因为要稳住数以万计的工人饭碗。

当然,这些债,是不计入前面那个负债数字里的。

所以这些压力下,山东突然加速合村并居,我表示一下观望态度,是很合情理也是很合逻辑的。

好巧啊(棒读

如何看待纽约时报对“川建国”一词的报道?

谢邀。我说谁写的,纪思道。文章本身了无新意,基本就是把博尔顿那本书里的老段子又说了一遍。前几天博尔顿刚出书时,这些段子在推上已经看腻了,如今纪思道又重写一遍,有点骗稿费的嫌疑。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两次获得普利策奖。一次是报道苏丹达尔富尔大屠杀,另一次嘛,你们自己看。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BA%AA%E6%80%9D%E9%81%93/4519060?ivk_sa=1022817p

百科原来这么“自由”的吗?还是百科的内容审核员英文就这么差?

这位纪大人,中文流利,热心中国人民的各项福利事业,从教育到环保,从女性运动到科技发展。他和他的华裔妻子,真是走遍中国各大城市,还颇受礼遇。

这位纪大人,在文中重复了一遍博尔顿的段子后,强调川皇才是通中,川皇对拜登起的“Beijing Biden”外号是无理攻讦。这些老Fake News腔调实在提不起兴致。不过他在文中倒是难得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作为一名在北京生活多年的中国观察者,我的个人观点如下:我们应该在我们有需求的时候和中国站在一起:同时包括贸易谈判,以及在气候变化、疫情等其他事项上寻求达成合作。川皇完全相反:他搞砸贸易,什么也没得到。在监健康和气候上合作失败,损害了美国的盟友并且无视了中国最糟的暴行。一切对中国的奉承只是为了获得连任的帮助。”(注:部分译文有调整)看看看看,这就是民主党,这就是Fake News,这就是他们的真实心声:又当又立,得你好处骂你娘。面对这种对川皇的无理抹黑,我的态度一贯很坚决:You’re fake news. You’re terrible.Out.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3344732/answer/130804731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有哪些工作的存在,让你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深的认识?

谢邀。

例如…帮赌场拉客的?

https://www.ixigua.com/pseries/6832296832299696644_6822284715542708744/?logTag=uhQODrOq4lboxvR0uY4GU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3286151/answer/130770517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西瓜视频箭厂这片子,牛逼。

在菲律宾,网络赌博业务是合法的。假如你把服务器设在别的国家,只在菲律宾搞线上拉客,也就是“客服”,那就更合法。

但因为菲律宾又立法限制本国人下注,所以这个亚洲大赌场,本质是个面向外国人的大赌场,特别是中国人。

福建不少地方,整村整村人都在菲律宾干网络赌博,还有把业务搬去泰国、柬埔寨、马来西亚的。

既然客户是中国人,那拉客的,最好也得是中国人。

所以回忆一下:

你在上某些带颜色的论坛和网站时,是不是总能看到椰树牌椰汁式的博彩广告?

这些广告下面,是不是还有招聘广告?

上面写的“月薪6000起包食宿往返机票会打字就行”,是不是看着既诱人,又不是那么不合理?

这些都是拉客的活,而且拉的第一波客,就是你自己的朋友亲人。毕竟传销式拉客永远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

容不得你不想做,不做只有底薪,还要欠公司的罚款。业绩不达标,你每个月那点钱只够基本开支。

想不干?不好意思,护照已经被扣下了。还有什么叽叽歪歪的,脱光了拿电棍打一顿。

怎么做业绩呢?当然是在网上装发骚美女,微信加上后,拿几张裸照糊弄一下,再发个链接过去,总有精虫上脑又自以为运势旺的,会乖乖上钩;

加群介绍发财经验也行。逛个论坛贴吧,发现总有老哥神神秘秘说自己有门路。一好奇进了群,发现里面既有日进百万的大手子,又有一些裤裆赔光的土块。土块们围着大手子,学了一两招,第二天截图都是十万小赚。

你心一痒,也点了进去。

咬钩了。

拉客的手段千千万,但核心主旨永远就一个字:骗。

编各种故事让人赌:有的是美女想和你玩两把,玩了今晚就能约;有的是貌似不经意间高手泄露的发财门路,你只要跟一把,就是躺赚。

其实群里面十几个角色,就你一匹羊。

当然只有“骗”字还不够,还要有个“狠”字:客户赔光了本金怎么办?可以鼓励他抵押房子嘛,下一把一定能回来。

有这样配套的操作,专门让你赢一次。肯定回不了本,但是能把你的赌欲勾起来,让你一直抱着一个执念:就是再顺风顺水一把,就一把,我就能上岸了。

当然,最后房子肯定也是要赔光的。

没事,这边还准备了贷款平台。

一边是扣着护照、军事化管理、电棍警告;一边是每天像呼吸空气一样自然地骗,骗到对话框另一头那个人倾家荡产,穷途末路。

很多人做之前以为自己多心狠手辣,真开工了,做不下去。只有在这个环境里,他们才能理解一份正当职业的可贵。

但是得罪了老板想走?没那么容易。

护照已经被扣,每天的作息被严格监控管理。一旦有开溜迹象,就会有专人把你抓回来,暴打一顿,给你记上十几几十万的公司“罚款”,然后用电棍教育你继续好好干。

我在菲律宾待了半年,这些操作在菲律宾完全没问题:公司是合法的,警察是买通的,你语言是不通的,死了是没人管的。

不要以为只有东京湾下有水泥块,马尼拉湾下也有很多人,其中不少是回不来的中国人。这些中国人有的是赌完最后一把的赌徒,有的是自以为干完最后一单的客服,机缘巧合,他们相聚马尼拉湾底。

片子这位小哥,能从大名鼎鼎的珍珠大厦全身而退,值得庆贺,回国找份踏实工作好好干吧。

他要是在万和拳馆干,怕是要装在小盒子里回国。

当年北伐战争时期,南方掀起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各地农民协会一成立,第一等事都是禁毒禁赌。

永远不要小看赌博的危害。

如何评价中国科学院大学硕士生季子越在社交媒体发表恨国精日言论?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3769563/answer/130802212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额,这不是简体中文推特的常态么?

今年第一季度我们疫情爆发,海外疫情未起,外部舆论环境陷入最为险恶的境地。那时只要打开推特,都是这种声音。

你说我看得是英文,红脖子多一点也就算了;日文,“中国爆炸”这种内容我也看腻了;繁体中文更不消说,那是港民岛民账号的天下。

可我看得是简体中文耶。

好不容易看到几句稍微公道点的,仔细一翻,得,马来华裔。

于是心想:或许这些人都已经移民了?或者是在外留学工作?不在国内,嘴上就不加把了嘛。

结果看看这些账号的日常,那些照片和提到的日常地址,感觉好像都是生活在国内。

你们天天生活在“贱畜”的包围中还能吃喝自如,实属不易。望王师早日上岸,救你们于精神水火之中。

这票人——我懒得管他们是因为标榜特立独行还是真有什么信仰追求——是真·带路党,也是当年自干五面对的真正敌人。

我一向反对模糊“公知”概念,一方面是因为社会讨论需要公共知识分子参与;另一方面,是因为这种大而化之的概念,会放过真正的敌人。

阴阳怪气不要紧,如果能为我这个阶层争取更大的利益与社会公正,我和你们一块阴起来。但是带路党不是来为任何阶层争取利益的,带路党只是单纯的掀桌子,是在根本上反社会、反人类、反文明。

在天涯猫扑时期,还不大能见到这种类型;到了校内网姨学兴起后,逆向民族主义算是第一次进入视野;然后是凯迪等社区的出现苗头,期盼东南西各路王师上岸;最后在纳兔吧形成一次大合流,人肉搜索、匿名举报、P图造谣、私信辱骂,已经有了初步动员能力。

纳兔吧当年的行径震惊了互联网各个小圈子。早期纳兔吧键政水平颇高,政治光谱上从左到右都有参与者。吧内有着基本的讨论准则,时常有不错的内容诞生。

但随着低俗化进程的启动,理性的挤压只是时间问题。纳兔吧很快成为中文互联网键政的第一大粪坑,从汉族清洗到抹平四川,从肉体消灭LGBT到剥夺女性一切人权,此类言论成为吧内日常。

可笑的是,都这鸟样了,吧内还有大量人标榜自己为“温和民族主义者”、“平权左派”、“自由意志右派”。

我一直想搞懂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曾经接触过一位纳兔吧人士,他得知我在广东长大后,热情地和我讨论“大堪东尼亚共和国”(广州英文为Canton,Cantonia,你懂的),我还以为钢铁雄心出新mod了。

在理解了他的想法后,我很震惊;他在得知我祖籍菏泽籍贯洛阳出生南昌后,也很震惊,转而纠结我到底该归属哪个板块。

老哥,中国一碎则万民涂炭,没有好死的偏安。你在想什么?这有一点点可行性么?

老哥不理我,回日本之家吧和其他各省“志士”继续热烈地讨论去了。

我大概是被开除了“大堪东尼亚”国籍了。

我能想到的,就是政治极化。

常态的政治讨论是一个非常无聊的过程:妥协、退让、拉锯。意识形态一旦与现实挂钩,就会陷入一个大泥潭,没有指点江山,只有鸡毛蒜皮。

这对于表达欲旺盛、欠缺现实经验但知识储备还不差的人来说,是一种灾难,要憋死。他们在纸面上的构想可能很精彩,但是不用说出口,自己就知道完全不可行。

正常情况下,这里面的大多数就口嗨一把,例如我,闲着阴阳怪气满足一下表达欲;少数有求学证道之心的,会踏实落地,学习一定的政治理论,并且努力结合实际来分析。

但还有一部分更少数的,可以放弃基本道德标准,潜心编造耸人听闻的阴谋论,吸引比他们更无知的流量,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正常讨论环境里我无法出头,那我就去不正常的讨论环境里,或者干脆把正常环境搞烂。

这就麻烦了。因为最耸人听闻抓人眼球的言论,都在左右的最两端。

而走到最两端,人的价值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意识形态的价值。

拿最两端的素材来作为自己的言论基础,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

反人类的言论必须要抵制。不管我们彼此多么喜欢嚷嚷着挂对方路灯,但是真的去拥抱那种不把人当人的思想,就必须割席。

人必须是根本目的。

如今反国家言论会遭受立法惩戒,面对这种反人类言论,一篇道歉就过去了,显然不妥。至少要适用反国家标准进行判断,方能服众。

放任这种人,我们还好意思天天嘲讽日本“清算法西斯思想不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