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何看 2020 年 8 月 28 日深圳住建局提出学习新加坡的「组屋」模式(大部分人住政府福利房)?

真的吗?我不信。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在2020年,我本人都已经对内务府的福利房死心了,居然还有对地方政府的福利房充满信心的人。

大家可以列举很多的数据和逻辑,比如深圳市土地出让金很低,比如深圳市财政收入很高,比如华为迫于高房价搬家,比如经济下行导致的转型压力等等,这种事情知乎非常擅长,就像知乎大V们曾经十年如一日地论证中国房价肯定会下跌一样,我只希望大家能把深圳市的官员们当成人,而不是圣人。

事实上我觉得“人”这个标准都有点高了。

作者:不想上吊王承恩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8178697/answer/144966349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何看待 2021 年我国单身成年人将升至 9200 万?单身人口的增加会带来哪些影响?

谢邀。

这就很没有精神了。

前几天,一老哥A给我看她女儿参加某国际竞赛的成绩,而我一眼就被参赛者们的学校所震住了

091101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0206934/answer/146474988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别的学校不敢说,鼎石是真实伤害了我身边另一位老哥B,以致他在折腾半年后,发出了“老子稀土搞得定,鼎石搞不定”的怒吼。

老哥A最喜欢说的一句名言,就是:

实在不行,让她读清华。

有些自己身上的差距,其实你是无所谓的。

有老哥爱买楼的,有老哥爱买直升机的,有老哥爱买女明星的,有老哥爱在一号曾用办公地对面盖总部的。

二十出头的时候,我还有点两股战战;如今三十了,心中波澜不惊,唯一纠结的是来的机票钱该找谁报。

你再有钱,我就是帮你打个杂。你的炫目夺神,与我何干?

眼馋了,回家steam启动海岛大亨、微软模拟飞行和play home呗。

但是看到下一代会面临的差距,谁都会慌。

问:你面前坐了一位年方三十年收三百万的金领,请问你一介菜鸡如何能给对方制造焦虑感?

答:问他孩子在哪读书。

过去,是圈层相对较高的人才慌,因为很多信息被小圈子垄断,大众根本无法想象下一代之间的壁垒有多深;

如今,互联网信息发达,只要你耳朵抓到了几个关键词,有心去百度上一搜,你都能搜出一堆令人咋舌的画面。

你明知道自己不可能给孩子提供这些,但你也肯定再无法接受“生个孩子添双筷子”的理念。没有考公务员没有进事业编的多数人,已经是“家族的耻辱”;要想“洗刷耻辱”,不就得培养个好娃么。

大 东 亚 共 耻

这种对养育下一代的焦虑感,实际上是刺激独身群体壮大的核心原因。谈婚论嫁从来都不是拦路虎,民政局都不收领证工本费了。

四脚吞金兽才是层层恐惧。

虽说工业化必然会带来少子化、独居化和老龄化,但是我们这个进程,有点一路狂奔。

婚姻和育儿是肯定会降低生活标准的,在我们这个环境里尤其是。

这个“单身成年人人数”的指标,还比较偏娱乐化。90后人口比80后少1172万,00后人口比90后少近4700万;2019年新生儿数量1465万,而1970年是约2800万,1990年是约2600万。

这些数字就比较实在了。

照这个趋势下去,以后年轻人未必要入关,但是80后90后肯定得入关,而且是五六十岁的时候入。

咋入呢?把本国房子卖了,去年龄结构依然年轻化的东南亚国家养老。假如那时候机器人还没成熟,那国内不打骂你的护工,你很可能请不起。

我觉得现在可以走一波,芽庄还是清迈,来来来开个盘。

不扯淡了。

谁都知道国家补助可以拉一波结婚潮和生育率,但谁都知道国家不大可能往这块投入太多。

我们现在刺激结婚和生育的手段,基本上是动员口号,和一些偏惩罚性的手段。再不济的,就是倒逼河南山东人民生一波。

要不生娃奖房得了,肯定能刺激结婚和生育率、刺激人口平衡,甚至能促进男女平等。就是土地财政要大糟…

要人还是要钱,洋葱剥干净了,最后就是这个问题。

如何评价睡前消息第165期?

我国土地国有

居住用地指标由政府决定

分税制下土地出让金是地方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

我说完了,你觉得这些问题是地主能解决的吗

或者说,你觉得房价问题是能解决的吗

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回报率自然大于劳动啊 惊喜惊喜

如何看待中国现在的房地产泡沫?

你以为我们这代人的历史使命是什么?

印媒称中印在边境部署的坦克,都已进入对方的射程内,释放了什么信号?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9156207/answer/145197673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莫迪老仙经济搞不定了,就找我们来转移焦点了。首先,小摩擦会不断。但是只要莫迪老仙没有被二二六,打是打不起来的。不是因为莫迪老仙善良,而是因为他是个标准的政客,知道控制火候;更知道就现状而言——照一般逻辑——我们才是渴望战争的一方。好战也得是我们,哪轮得到印度。印度是劳动力过剩,而我们是劳动力、产能、资本三大过剩。在战争这场人类最残酷的游戏上,印度的资源只有人,连基本的弹药都不能保证稳定生产;而我们全国正半死不活的百万工厂,正望订单望得眼里出血。战争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上千万件冬衣、上十万辆运输车辆、数千公里的道路基建、上百个城镇的土方作业、上百万批次的五金小件,和至少千万吨的方便食品。你要是告诉我们国内的小工厂、小服务业、小商贩们:支持打印,就有这种体量的政府订单…全民爱上新德里。战争不看GDP,战争看人口、钢产量、设备产量、能源、粮食,看工业社会的硬指标。从这个角度讲,美帝都不敢真和我们动手,妄论印度。莫迪又来贴脸,原因很简单:印度第二季度经济缩水23.9%。大哥,美帝第二季度也就缩水9.5%,日本也就7.6%,在我们某些营销号的短视频里已经属于药丸了。23.9%,乙烷。即使经过通货膨胀修正,也是22.6%的下跌,是自96年印度开始发布GDP数据以来,最大的经济衰退:只有农业板块的数据能看,稍稍上涨3.4%(废话,印度那地简直老天赏的种粮宝地);制造业板块下跌39.3%,采矿业下跌23.3%,建筑业下跌50.3%,交通及旅游业下跌47%;连专门服务海外的金融和科技外包,都下降了5.3%。这是什么?这是一场无声的战争,甚至比战争还可怕。因为战争可以靠军事动员来形成一个基础经济循环,而印度对疫情的封锁政策更像是一场自我溺毙。莫迪再怎么赎买选票,这种经济局面也必须要扔个大脑袋来交代。他不愿意扔自己的脑袋出去,于是就逼疯了来找我们要个脑袋咯。搞点边境摩擦,一方面转移一点国内视线,另一方面好歹可以借机搞点军工建设,GDP能拉一点是一点。对了,印度真实的经济状态,一定比GDP所反应的还糟糕。因为印度有至少8亿非正规就业,从事力工、散工、小贩等工种,从农村流动到各个城市之间,非常难以被国家统计所收纳,也极易受经济波动影响。粗估疫情期间,印度至少有一半的流动劳动力要被迫返乡,甚至滞留在城市郊区。稍微有点政治敏感性的都知道,这是乱国炸弹,必须快速消化。但是印度的农村体制非常僵硬(还是地主说了算嘛),国家力量无法穿透。已经从农村析出到城市的劳动力,是无法再回农村获得就业的。就跟民国期间我们的破产农民一样,只能去城市。印度第一季度时,少说也有三到四亿流动劳动力,被城市赶出来,又回不去农村;等到印度第二季度要钱不要命、放弃封锁放弃抗疫时,全球经济已经进入衰退,还存在的订单早回流到率先复工的中国了。工业是资本密集型,一个季度没现金流,拆设备卖原料分家。印度的工业产能至少有1/4已经永久歇菜,所以当印度的流动劳动力第三季度开始大规模复工,却发现厂子没了,家被偷了。这种规模的失业,这种程度的工业流失,我代入莫迪三秒,感觉血压拉满。捏着鼻子,高筑墙吧。我们也有大量过剩产能无处释放,既然印度要搞前置逼近,那正好陪莫迪耍耍。不打印,建设大美西藏也是可以的。至于莫迪老仙他自己,打我们他不敢,军事摩擦的收益又无法弥补经济损失的缺口。我很好奇,到今年年底,莫迪老仙能拿谁的人头,给自己炒热的印度民族主义一个交代?

9 月 4 日中方在中印防长在莫斯科的会晤中声明「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释放了什么信号?

谢邀。

印军方在努力和莫迪划清边界。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9482062/answer/145600986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康康人家国防部长说了啥:“信任和合作的氛围”、“非侵略”、“尊重国际规则和信条”、“敏感感知彼此的利益”、“对分歧的和平解决”。此公不是发一条推装装场面,此公真是说了一大通理解呀、和平呀、妥善处理呀的论调。虽然基调还是“都是你们中国的错”,不过每句话都是进一退一:你的错,但我们应该好好谈。所以这哥们被印度网民骂惨了…好听的,说他“被中国蒙蔽欺骗”;难听的,基本就直斥他卖国了。反正印度网民人均高呼“收复失地”,仿佛我们是大金,有种错位入关的恍惚感。敢情克什米尔也是关(义正辞严)印军方在公开表态上的和缓,原因很简单:咱们这边动员了。虽然真实情况没人知道,但所有外媒的一致判断是:现在的喜马拉雅区域,应该是中印自62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动员。印方自然是有动员。以印军的战备水平,不动员无法实现前置对峙。但我们的动员,肯定让印军感到了一定的意外。局面从一开始预定的揩油,成了“你瞅啥”“瞅你咋地”的边缘状态。皇道派还没上位呢,怎么就昭和了?印军必须要在正式场合释放出明确的信号:我们是来搞小规模摩擦,为莫迪政权换取一部分民粹与民族主义的支持,转移他在经济上的败局;咱不是真的来开打的。我当士兵是为了领饷、当军官是为了镀金、当将军是为了武器装备采购合同。打仗?这么严肃的嘛?不过,我们得理解一下印度网民们。他们的情绪是在政府操纵的舆论中孵化出来的,是一种故意放大的恶。看看印度斯坦报这类典型印方官媒就知道,印政府对62年的说法,一直是“中国对我们打了一场闪电战,我们没准备好所以吃了亏”。合着,曼施坦因正统在我。这种解释一直被沿用到了今天。直到现在的印方民间舆论,还是认为我们要对印方再来一场闪电战,转移国内的经济压力。诶,你提醒我了.jpg因此印军对国内说得最多的,就是“我们军方准备好了,万无一失,尽在掌握”。不理解这个舆论背景,你就看不懂为什么印军老是对国内说“well prepared”。那是因为在他们的舆论环境里,我们是侵略一方,他们是守土的一方,有着天然的正义性。也是。直到一战结束,很多德国士兵还以为是法国入侵了德国,才引发了这场大战。总之,高筑墙,不给印度压力北泄的机会,印度自然会内压爆炸。印度刚在全国范围内完成工业化中的电气化,有了第一波城市化热潮,形成了一定的全球供应链地位,转化出了两至三亿的流动劳动力;结果一门心思搞印度民族主义,想用民粹口号玩政治动员,就是不碰广大农村的半封建土地制度;专挑容易的事情做。现在一遭遇经济危机,出于路径依赖,更偏向于右翼动员体系,更不敢开罪农村的地主和城市里的大资本。面对按亿算的失业人口,唯一想到的还是对北对西搞军事摩擦,伪造一个“国难”来躲避眼前真实的经济灾难。真有二二六那种脾气,也算是一条好汉。可惜贵族军官和吃饷型士兵,连昭和都昭不起来。堵着印度,辛苦一下巴基斯坦,然后就可以看到南部诸邦和东北印毛共的新闻了。

如何看待“没有对错,只有立场”这一观点?

作者:姬轩亦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0019044/answer/146479237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句话是一种典型的后三十年话术,其集大成者是亮剑。

李云龙第一次去田雨家,田墨轩和他媳妇的主要观点就是,解放战争这种中国人杀中国人的战争,哪里有什么英雄呢?

你看看,这是不是就是典型的“只有立场,没有对错”。

楚云飞的态度呢?楚云飞开口闭口就是我是军人,我只管打赢。从来不讨论党国为啥打不过泥腿子。

接下来,田墨轩进了政协以后,有一次喝酒的时候就开始暴论:

说我们中国一穷二白,现在应该抛弃意识形态争议,和全世界所有国家做朋友,一心一意搞建设。

这句暴论之后呢,比较纯洁的李云龙就炸了,高呼你这么说,迟早要反革命。

丁伟就开始捧,说田老说的有意思啊,我要好好想一想。

丁伟本质的态度在酒席上也说过了,就是我丁伟是职业军人,不懂政治,只管军事上打赢。

如果你仔细看小说,就知道,在作者的世界里,田墨轩,丁伟才是正面人物,李云龙这个时候属于没有被改造好的愚昧者,直到十年hj,李云龙才幡然醒悟,以死抗争。

说了这么多,我想讲的核心是什么呢?

“没有对错,只有立场”的观点,本质是一种个人英雄主义和历史唯心主义,是反智的。这种论调之下,那就是春秋无义战,刘邦和项羽的战争是狗咬狗,三国的战争还是狗咬狗,未来我们和美国人的竞争最终也会变成狗咬狗,对错都是扯淡,打赢最重要。

那么这种论调是不是完全没有正面意义呢?当然有,可以让那些本来就相对愚蠢的人先跳出来去试错。正确总是出现在错误之后,并不是说,我们天然就有正确的基因,无非是,别人错误的后果过于令人印象深刻以后,你自然就正确起来了。

如何看待成渝钒钛科技有限公司让员工签署「奋斗者自愿申请书」?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9170537/answer/145603953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红利一尽,凶相毕现。我跟我很多朋友都聊过我当年的996,因为我有段时间确实不反感加班。聊着聊着,我发现区别了:当初在小米,常年晚上一两点走,周六也要出现一整天。单看在办公室里的时间,长得吓人;但想想在办公室里,我干了啥呢?打游戏、看动漫、研究耳机、抽烟蛋逼。暗黑3的巫医全流程,和设计研发一起在晚上用公司电脑打过的;AKB48和秋元康的纪录片,公司电脑上看的。除了不能用公司的带宽下某些学习资料,别的事情但做无妨。后来在乐视也是一样。周六要陪老贾开会,几十号高管挤在顶层大会议室里,十几份PPT要讲。我经常听着听着就睡着,一睡着就打鼾,至少被老贾叫醒五次。老贾后面也无奈了,半笑半骂地对我说:小胖你下去睡,需要你了打电话喊你。我一出会议室就清醒,开电脑打钢3。区别在:需要你随时响应。互联网有很多工序是咬合在一起的。你出一个网页原型,前端和设计之间可能有大量微调。如果严格按照流程走,那就会出现“互相等”的局面,迁延日久。所以喜欢搞小组制、项目制,一个组里有多个工种,级别相近,可以快速对接。这种体制下,加班并不是让五个人都在干活;而是两个人在干活时,另外三个要在,出现问题要能立刻确认。如果干活的两个人没有需求,在场的另外三个爱打游戏打游戏、爱追剧追剧。等到这两个人干完,这两位去抽烟蛋逼,另外三个上;一出现问题,蛋逼的那两个能随时回来确认就行。这就是现在很多协同软件所强调的“在线”,也是互联网企业加班的初衷:高响应,降低复杂流程之间的对接成本。这种大逻辑下,加班真不难受。零售柜所有饮料零食一毛钱一份、企业宵夜食堂、睡眠单间和洗浴间、加班打车补助。种种手段,都是为了让你呆在公司,能够随时响应。看个剧、打个游戏,谁管你?在公司养狗养仓鼠乃至带娃都可以,只要别太吵就行。我连带女朋友到公司谈恋爱的都见过。老大们也无所谓:年轻人嘛,都已经在“加班”了,还要求他们那么多干嘛。小张,给他们点些外卖。当然,这是红利期的画面。现在的加班,我过去两年里见识过不少:尼玛,居然有人巡你电脑屏幕。第一次见到时,把我镇住了。我一直认为上班是可以打游戏的,只要活做了就行;万一被老大看到,也就是耍一会儿赖皮脸的事。现在,有隔一段时间抓取电脑屏幕的、有分析访问网址的、有调用监控摄像头做分析的。用人如用畜,管人如管囚。红利期尽了,互联网垄断格局已成型;为了在垄断竞争中突围,普遍开始追求产出优化;为了产出优化,就开始各种标准化;标准化有雏形了,就可以启动数据化管理,本质就是越来越精准的KPI;一个人的产出能被测算,那么ta的负荷也能被测算。每个人都开始获得超负荷的工作量,劳动价值被拉到极限。田园牧歌结束,人的标准件化开始。更倒霉的是:互联网是个高生态位行业,尤其是在中国。互联网的管理经验与工作方式,天然受到大量传统行业的追捧。特别是某通信行业巨头把这套手段营销开后。大量行业已经进入了总体垄断期(也就是产能过剩)。让他们学早期互联网那种放羊,他们学不来,行业阶段完全不同;让他们学一些成熟的KPI管理,他们多数也不行。因为真正有效的KPI制订,对管理层的要求极高。大量企业KPI无法落地,不是团队不行,而是管理层闭着眼睛定KPI;但是让他们学互联网晚期的纯数据化管理,他们一夜之间都可以了:就算咱们学不会数据化,咱也能领悟到那个精神。就是往死里干。这个风气,再和国内参差不齐的劳动法执行现状相结合,我们就能常看见这种“奇观”。面对这种企业,只能建议“躲”。但这种企业在实体、甚至互联网领域里,都越来越多,只怕难躲。对个人,只能说努力提升自己,有更多选择空间;对整体,只能寄望于内部改革和外部争取空间。实在不济,去非洲和东南亚吧,今年我已经介绍两波了…

如何看待部分高校用灵活就业粉饰就业率,「找不到工作就填灵活就业」、「核查就说在做自媒体」?

谢邀。

兄弟单位要炸咧。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9514918/answer/145605035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六保六稳出来不久,不少部门就开始强调数据的可靠性。毕竟今年的KPI不是GDP,而是就业。那聊到数据的可靠性,各大部门自然把眼光聚焦到了最不可靠的…毕业生就业数据。这是教育部的传统艺能,而且是为数不多的、举国上下皆知的,数据造假。老哥,平时你这么玩没事。现在讲六保六稳,就业是新KPI;而就业数据里最有发展参考价值的,就是毕业生就业。我们一堆政策的制订依据,就是大学生的就业状况。今年你可别拉稀摆带,那要拖累我们一票人啊。教育部表态:没毛病,我严查!六月份我印发的《关于严格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已经全面下发了!当然,现在这个结果也是意料之中。太容易看破了:你找个小盆友,问问ta同学里有多少是失业的。再去ta学校官网康康那个公布的就业数据。问三个,门清。不往猛了说,至少平均虚标了20%。都什么时候了,还他娘的玩传统艺能。地方上的高科产业扶持和城乡社区开支,是参考毕业生数据来定的;中央的全国事业单位编制、部队部分岗位名额,也仰仗这类数据。数据是统治的基础,闹呢。当然,李姐万岁,不能一味吐槽。教育部没有能力确认这类数据的真伪。全国三千所大学,教育部哪个部门何德何能能穿透这三千所大学、掌握七百多万大学生的真实数据?高教司?一般来说,学生自己报就业与否,再通过银行、社保等数据做碰撞,大概是八九不离十。可惜我们一开始就选择了由学校来上报。当时是部门能力不足,用“高校自行统计”来暂且顶着,隔三差五说“将来”要“聘请第三方机构做独立、专业的核查”。一说十几年,“将来”到今天也没来。结果来了疫情和经济下行,拉胯了。总之,只要靠高校自行统计上报,这事就不可能解决。毕业生就业是衡量一所高校的核心指标,更涉及到高校争取国家和地方土地、财税、补贴等多项优惠政策。谁疯了,揭自己命根子的盖子?别纠结教育部,盼望工信部赶紧出头,摁着几家互联网公司把这事办了吧。

如何看待贵州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等超 4 亿元,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9477387/answer/1455812994
作者 从不毒舌可达鸭
来源 知乎

以下数字来自《大方县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2019年全县完成地区生产总值163.86亿元,比上年增长8.4%。其中,第一产业实现33.99亿元,增长5.8 %;第二产业实现42.70亿元,增长8.1%;第三产业实现87.17亿元,增长9.6%。人均生产总值为25873元。

完成财政总收入33.88亿元,同比增长14.9%。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39亿元,同比增长2.7%。财政总支出61.1亿元,同比增长6.63%。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支出62.9亿元,同比增长23.5%。财政八项重点支出合计44亿元,同比增长25.3%。

根据公安年报数据显示,年末户籍人口为95.68万人,常住人口为63.33万人。

全县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现31507元,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现10491元。

显然,大方县自己的财政收入甚至无法覆盖民生刚性支出(也就是财政八项重点支出),更不要说全县的财政预算支出了。

财政八项支出包括:一般公共服务、公共安全支出,教育支出、科学技术支出、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节能环保支出、城乡社区支出。

有些人可能会说——那还有国家的转移支付呢?

对不起,转移支付已经被算在财政总收入的33.88亿当中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39亿(主要是税收),剩下的则是卖地、罚款、转移支付,其中转移支付是大头。

我倒是想知道,在这个情况下,大方县去哪里寻找资金,来满足上级要求的刚性支出,以及其他财政支出呢?

而且请注意,到这里,我都甚至没有提到经济发展——GDP可是地方官员考核的核心指标之一

再说回来截留教师工资的问题:

2018年,大方县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平均每人每年应发78726元,实发65503元,大方县公务员平均每人每年应发79552元,实发66316元

2019年,大方县教师工资平均每人每年应发78765元,实发63974元,大方县公务员平均每人每年应发83761元,实发69294元,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低于当地公务员5000元左右,差距不减反增。

简单计算一下工资实发率(实发÷应发):

2018年,教师实发率83.2%,公务员实发率83.3%

2019年,教师实发率81.2%,公务员实发率82.7%,差距微乎其微,不是么?

我想说的是:

不是只拖欠了教师的工资,而是教师和公务员的工资都拖欠了在都拖欠了的情况下,教师和公务员的发放比例也是基本一致的,县政府并没有“偏爱”公务员,多克扣教师的工资

从官方通报的情况来看,至少目前还没有提及当地政府挪用款项目的是贪腐的行为,我们就按照官方口径,先认为没有。

这个问题有多恶劣,我反正不觉得是一件非常罪大恶极的事情。

最最后,我想提几个问题,仅供大家讨论吧(当然,我的立场就在问题里了):

我们都知道咱们是分税制,那么在地方政府承担了大量民生支出任务(即事权)的情况下,到底有没有足以完成任务的相应的财权呢?

各级政府都有GDP考核指标,是不是每个地方都适合相同套路的投资、招商、基建、产业园和旅游呢?

大方县的问题,到底是县政府都是坏蛋、就是欺负老师,还是出现了一些系统性问题、导致不得已如此呢?

作为本地人说一句,恒大扶贫投大方县30亿,大方县政府匹配资金起码60亿,脱贫攻坚做的村村通组组通,饮水工程,异地扶贫搬迁,人均住房面积补短板,危房改造等等民生工程确实是做出来了的,这些都是钱,然后大方县财政目前就一个大方火电厂有税收,其他没有什么成规模的企业。2019年退出贫困县,前期花的钱哪里来?不就克扣财政工资吗?2019年听说县政府把各局帐上的钱都给划走了,有的局下乡镇公务车都快加不起油了

一般财政欠款优先级是这样的是这样的:先拖欠项目工程款,再欠日常报销的各种费用,三欠各种绩效和奖励工资,四机关干部工资,五才是教师工资。因为这五类情况的维稳风险是层层递增的,欠到教师工资了,说明财政资金已经是实在是转不动,只能躺平等日了。

如何评价《八佰》编剧葛瑞“故事写的不是从人到英雄,是从畜生到人”的表述?

我只从戏剧的角度讲一讲,意识形态的大帽子就不扣了。

我大概能听明白他和管虎想干啥。

可以说,《我的团长我的团》之后的抗日叙事都想讲这个故事:一群没有国家意识的前现代的人在血与火中从被日本人驱赶屠杀的非人到真正成为了中华民族的战士的故事。

其实这个叙事是有原型的,这个原型是建国后的抗日小说。

抗日小说一般都会遵从这样一个叙事:

日本人来了,国民党统治崩溃;

我党的政委带着骨干来到敌后组织抵抗;

被组织起来的中国人民最终击败了鬼子;

理解了故事原型之后你就发现,这个叙事并不好讲,你需要漫长的铺垫,需要龙文章这样的说书人,需要最后战胜日本人的反转。

在所有的必需品里,最重要的是,类似的叙事并不是英雄群像片,而是伪装成英雄群像片的个人叙事片,整体的叙事里有一个必须要存在的因素:

那就是政委。

并不是日本人的入侵就激发了中国人,让中国人决定活的像人了。

真正实现这一转变的是一个先知一样的人,这个人一般来说都是抗日小说里的主角,在《我的团长我的团》里这个人就是龙文章,没有这个人,这个叙事就不成立。

问题是八百里恰恰就没有这个人。

作者:姬轩亦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9359443/answer/145919406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说的太对了!我爷爷也是因为遇到了政委,才真正成了一名抗日战士、解放军战士。他一辈子都在叨念要像政委一样读书、有文化才能救中国,当兵打仗的始终是莽夫,也是他的这种叨念引领了我父亲成为大学生,直到现在我也是以读书为尊。从畜生到人,不是情绪、情感的翻转造就的,而是思想,是思想解放、意识发展的结果,是人作为人在文化层面上的觉醒!

特朗普称学校若推行「1619项目」,将奴隶制作为美国历史的开端,将得不到经费,你怎么看?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9843175/answer/146069665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u1s1,确实。

没有三角贸易,能有你北美大陆?

三角贸易从欧洲整点小商品,烟酒破衣服,卖给非洲,半卖半骗那种;

非洲彼时还是奴隶制,很自然会用奴隶来做交换;

换来的奴隶塞船上送到美洲,还活着的赶去种地挖矿;

挖出来种出来的贵金属和原材料运往欧洲,然后再来下一波循环。

能够交易的资产,才是资产。

三角贸易使得美洲的土地产出能够定期大规模卖往欧洲。有了需求,这些沉淀的美洲矿山、田地、林地才有了生产价值,土地本身才有了价值。然后才逐步刺激了对黑奴的需求,以及对印第安人的屠杀。

土地的产出没人买,那我干嘛要杀人抢地,还买黑奴搞开发?分封制都玩了千把年了,废那劲干嘛。

三角贸易是美洲的现代历史助产妇,这个观点没问题。所以把1619年——第一艘运奴船抵达北美的时间——定为讲述北美现代历史的起始时间,在文化上也没啥毛病。

不阴阳怪气,我真觉得没啥毛病,你北美的历史确实是这么来的呀。

秦始皇确实杀人如麻,秦国统一天下的过程确实人头滚滚,不妨碍我们承认秦是第一个大一统王朝;

商周时,山东还是东夷,湖北还是南蛮,陕西往西一点都是西戎,整个北京长期还算北狄。我很难想象现在会有山东人读了两本商周历史,就站出来说“我是夷人,我要入关”;

你已经在关内了大哥。

说白了,美帝建国太短,得国太易,国内矛盾的成本长期可以转嫁海外。因此在真正的民族融合上,做得稀松平常。说是民族大熔炉,实则民族大沙拉。

好莱坞融得好,又不是现实融得好。

所以1619项目,成了一个不错的党争切入口。

川皇的口号很简单:

1619太“不美国”了,1776就是1776,founding fathers懂不懂?你们现在就是左翼宣传、共产主义渗透,国将不国,defund!

黑人党群和“白左”们的理由也简单:

我拆美利坚联盟国的雕像,你说我抹杀历史;我现在认认真真在大学教北美奴隶制历史,你居然要defund?White supremacy!川皇种族歧视实锤!

热闹,瓜子都不够磕了。

都知道这是党争,但我愿意支持1619项目:

一是:北美确实就是以此为发端,走进近代史的。教教发生过的历史,没毛病;

二是:美帝这么算来,可以说开国401年了,再过三年就是404年了,嗯…

支持一波支持一波。

如何看待罗翔微博发完「不要成为荣誉的奴隶」之后,网友各种解读并暗讽罗翔「阴阳人」的行为?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0057932/answer/146370565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几个月前,我预测罗老师会被“打成公知”,如今不幸语中,悲。我一直有个高度被集火的观点:反“公知”可以,但不能反公共知识分子这个生态位。在分散的民众和体制之间,你需要一个对民众意见和情绪进行“总结、翻译、梳理”的中间人。这些中间人肯定会有夹带私货的、沽名钓誉的、小布尔乔亚情绪矫情作得要死的。但是你不能把这个生态位给全扬咯。从治理的角度来说,一个主体治理海量分散的个体,是成本最高效率最低的模式:无他,治理对象太多太杂,对治理主体的素质要求太高。除非是脑后插管、赛博朋克,一切都可以高度数据实时拟真。在那一天到来前,你都需要中间层来做基础的归纳工作,降低治理复杂度。在民众的情绪和朴素意见上,公共知识分子就是扮演这个角色的。现在的问题是:“公知”一词已臭,人人喊打。大“公知”不剩几个,微博一些号已经到了挂普通用户言论的地步了。“公知”好歹也是有点知识权威和影响力要求的,挂普通用户,没啥必要吧?总之,“公知”不够用了,连一些当年知名的自干五,也被打入了“公知”序列。在这个过程中,没人敢当“公知”,哪怕是真心想做个公共知识分子的。还敢主动往“公知”这个身份贴的,基本都是对流量来者不拒的烂号。(倒是有一票当年的“公知”,如今成了反“公知”急先锋)正经的维权律师和调查记者,随着“公知”一词的倒下,而一并在公众视野中沉默。除了键政圈、历史圈、正经财经圈里的一点自娱自乐,公众已经不大习惯对个人表达观点的追逐。直到罗老师的出现。罗老师虽然是法律圈的,但他和当年他的前辈们不同,他的前辈们往往是从各种维权案件的报道中火起来的,而罗老师是从B站火起来的。也就是说,他的启动流量不是社会争议话题,而是娱乐。这个起步条件,长期在大众认知中定义了罗老师的形象。法外狂徒张三嘛。但实际上,也长期庇护了罗老师。因为娱乐的外衣,很多对部分话题敏感的人,并没有在一开始就关注罗老师;加上罗老师只开放了半年的微博可见(对,罗老师当年就是知名维权律师),互联网记忆不深。B站up主吧?搞鬼畜的。但是,罗老师毕竟是法律圈的,毕竟做过维权律师,毕竟见识过基层实操,所以一些阴阳师言论,总是有的。现实是不完美嘛,吐槽一下总是可以的咯。加上他有经典情节,时不时寻章摘句一把,多数还是西方法学界名句。(没办法,现代法学体系确实是西方为主摸索试错出来的)这种做派和倾向,慢慢就让一些人感到刺目:我们已经把西方批判得差不多了,没想到还有一个敢为西方张目的,还这么多流量,鸣鼓而攻之!可能是出于立场,可能是出于吸引流量,总之,罗老师的对立面慢慢聚集在一起。然后在这一点上,炸了。如今舆论极化,我宁做老苟。罗老师是不是那票人口里所说的“公知”,我不敢妄言。但是,没必要。受国之垢,是为社稷主。治理主体必然要承受天然的负面情绪,这是治理主体享受远超被治理者权限的天然成本。要能容言。再说,不管其心如何,一切论迹。罗老师这话有社会危害性吗?没有吧?按照普遍逻辑来看。所谓自信,应当是泰然处之,不畏争辩。因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而撩拨神经,至少从心理上看,还是自己先把自己放在了劣势。没必要,真没必要。

如何看待2020年8月CPI同比上涨2.4%,PPI同比下降2%?

谢邀。

CPI:1月同比上涨5.4%,2月同比上涨5.2%,3月涨4.3%,4月涨3.3%,5月涨2.4%,6月涨2.5%,7月涨2.4%,8月涨2.4%;

PPI:1月同比上涨0.1%,2月同比下降0.4%,3月降1.5%,4月降3.1%,5月降3.7%,6月降3%,7月降2.4%,8月降2%。

我看到最多的标题:

“CPI涨幅有所回落,PPI降幅有所收窄”。

女少口阿,女少口阿。

生产类数据半死不活,政府在第二季度开始猛造需求,勉力顶住。看着三一重工那堆基建装备销量,馋~

政府不造需求不行,因为外贸订单折损在20%到30%区间。虽然第二季度后期——因为我们疫情控制得当、复工迅速——又有一定回升,但全球外贸总需求毕竟是奔着下降30%去的。

从东南亚手里抢来的那点,哪够止损,只能是缓伤。

生产热的时候通胀一点,还能说是繁荣的表现;生产偏冷,通胀也没怎么胀起来…

哥,别缩啊。

大规模内陆投资来一个,秋梨膏。

建议五道口金融学院奔赴各地,指导发行地方债。

数字在账本上打转,就不是欠;我玩完不给钱,就不是嫖。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0228734/answer/146373705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何看待台湾初二历史教材大幅删减中国古代史,三国等内容被删除?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0114894/answer/146377306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欲灭其国,先灭其史。

但是,晚啦。

皇民化运动忘了?岩里政男、高木正雄这些名字怎么来的?

最疯狂的时候,东南小岛上都没有中文报纸、学校都没有中文课。说汉语要被罚,全家说日语能得到“国语家庭”的褒奖。

最高峰时,号称岛内一半人“可通日语”。

天照大神都拜起来了,到底拼得过妈祖?

是,一部分本身汉化程度低的高山族,还有部分岛上年轻人,是信了自己“日本人”的身份;也确实搞出了“高砂义勇队”这类诡异产物;

但更多的还是岩里政男这样的投机者。

日本战败时,多数岛内百姓依然是“城头变幻大王旗”:我们战败了,嘤嘤嘤;啊我们是战胜国啊?那没事了,鞭炮放起来。

如今删个教科书,能比得过当年日本在岛上搞的“国民精神总动员”?

(再说,删什么不好,删三国?自己去全战三国的steam页面上看看有多少日本人韩国人)

这种操作,固然有危害性。但在互联网时代,更多只能算是一种政治表态。

因为现代的国族认同(呸,差点打成了国足),是传统和现代媒体共同塑造的,而且现代媒体的权重更高。

这个节点上,改个教科书,实在是掩耳盗铃。对岛内2300余万人而言,海峡对岸的14亿余人,就是房间里的大象:大家视而不见,但其实都看见了。

多数岛民,其实根本不纠结自己是不是中国人:肯定是的嘛,难不成“阿里山上打游击,711里买军粮”?

他们纠结的,是自己能成为“哪类”中国人。最好是能享中国之利、不受中国之劳的“中国人”。

有事两岸一家亲,无事哇系呆湾郎。

一岛内老友跟我开玩笑:只要答应健保收益加倍,民众就无所谓;再承诺军公教年金加倍,菜菜子就要连夜飞华盛顿。

玩笑归玩笑,心态是真的。

有些是真危害,例如岛内的各种南部电台,很多相当极端,是多年的反共、日化、果党军事独裁、本土民粹的杂糅体。

和他们相比,三立、民视都算斯文的。

这些我们也暂时改不了。

而改教科书这种事,反而暴露了独派的急功短视:这操作除了给咱这边的民意加码,还能干什么?

在大家扳着手指、指望有生之年的现在,油滑老道的岛内政客应当选择潜隐,把局面冻住,不给对方借口。

隔三差五送宣称,你真的是来打猎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