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20 年中国二季度 GDP 由负转正同比增长 3.2 ,意味着什么?会产生什么影响?

谢邀。

虽然前几天因为阿三耍无赖赶走tt这事骂了好久,但骂完了还是要理性分析的。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甚至我可以说,即使我们的疫情控制的没有现在这么好,gdp相对全世界的变化也不会有太大浮动,这背后是有些必然性的。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7182898/answer/1343374235

先再次申明一个观点,也是最近我在知乎说的最多的,我们已经到了资本主义的末期了。

虽然从19世纪末到现在,很多很多的老前辈们都曾经说过资本主义末日到了,最高阶段到了,但说实在的,跟当时的现实还差不少,但现在,我们已经确确实实的到了资本主义的末期了,这个分析的过程比较复杂但原理很简单,文还没写完,但可以说结论和特征,特征就是单一的国际货币体系,以及主要国家普遍的债务危机。这个结论也有支撑,我用21世纪资本论里的数据模型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测算,基本上满足这个论断。

这种新的历史变化会产生一些不同于以往的反直觉现象:

第一个现象是,美国会继续扩张信用,而且根本停不下来,制造业回流是不可能发生的事,直到美元彻底失去单一国际货币的地位为止;

第二个现象是,中国会持续进行制造业升级,而且也是想停都停不下来,更有意思的是,越是升级,外国先进产业资本会越往中国集中,第三世界的产业转移会呈现一个反复拉锯衰败的过程。

但末期并不意味着新的历史阶段要来了,很可能我们要面临资本主义体系新的周期律,这种周期律的表现,就是主要国家—也就是中美,在金融资本中心和产业资本中心反复互换震荡的过程——当然前提是没有什么黑天鹅事件导致美国分裂。

我有种感觉,在1980年以前的世界里产生的经济学结论,很可能都是区域不平衡造成的错觉,这个时代才是看清真相的时代。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poWzd31hJRVe-izpHuhdOg
来源:微信公众号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半年的数据还好说,重点要看下半年。

全年全球外贸总量下跌30%、国际投资总量下跌40%,这对我们这个世界工厂的打击是不可能躲过去的。

这已经不是“你能做多好”的问题,这是“你做得好但别人做得烂所以你照样完蛋”的问题。

因此这事没那么乐观,即使是从比烂的角度。

你是产能严重过剩的那个,如今需求总体暴跌,你说出花来你也是惨的那位。

数字还行,主要是:

一,基建及地产拉动;
二,外贸订单的传导速度。

更正一个数据:今天另一个回答,我说杭州今年到今天卖地1700亿。刚才看一眼,是1814亿。

杭州上半年卖地卖了1756亿,上海都只有1300多亿。杭州啊,你能不能克制点。

上半年50大城市卖地2.29万亿,同比上涨17.3%;上半年全国房地产投资6.27万亿,同比增长1.9%。说实话,只看这个数字,我还以为今年啥也没发生。

不过还是有些数字透了经济的底:

今年上半年,商品房销售面积,东部下降5.4%,中部下降14.1%,西部下降5.6%,东北地区下降17.3%。

除了东部因为房价上涨,交易额只下降了1.6%,其余地区销售额和销售面积的下降比例相近。

六个钱包不给力啊,看来不把你们从股市里赶一赶,你们对房市不上心。

基建不用讲了,前段时间工作会议开过后,基建已经明确是今年的经济火车头。

为了第四季度GDP增速到6%,今年基建增长肯定在15%以上,20%也有可能。

中联重科去年净利润43亿,今年上半年净利润粗估38亿到42亿,基本来自于政府项目。

起重机这么好卖?一群分析师说是“补偿性需求”,大哥你经济下行期里的半年,能顶以前正常的一年?

直白点,就是国家制造的需求。

在这波浪潮里,修桥修路还好。楼堂馆所和各种文旅综合项目(就是独山那种)会混杂多少,只有浪潮过后才知道。

像5G,点名新基建头牌。你们等着下半年的新闻,吃喝拉撒都能挂上5G名头,本质都是产业园区盖大楼。

外贸订单传导好理解一点,因为外贸订单不是一夜之间消失,而是分批次的。

第一批次主要在4月份,这是上半年的一场奇观:3月份我们疫情,海外还好,所以出现了严重的用工荒,海外客户急吼吼逼着复工。

好了,到4月份我们复工了,海外订单开始第一轮暴跌,因为那边疫情起来了。我们这边一月之差,从用工荒到订单荒。

然后4月份我们这边开始艰难调整,5月份的坏消息又来一波:因为5月份,海外用户开始下后半年的订单。

所以即使5、6月份订单量还行,后半年的订单也要谨慎观察,搞不好还有一轮下跌。

内需市场嘛,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7.2万亿,同比下降11.4%。

顶住就好,顶住就好。

催了一波内力,换来一波增长,这是肯定的。而且这波内力不得不催,因为已经经济下行了,肾上腺素打了再说,总好过心肺停止。

但是正因为这是催出来的增长,所以其中的收益和就业不容易广泛传导。

一个简单的特征就是就业压力依然大,北京招聘需求上半年增长9%,简历新增量增长33%。国家创造出来的就业有明显指向性,劳动力市场很难短期内调节过来,需要时间适应。

以国家为主导的投资,获得收益的大头必然是掌握政治资源的地方企业。按照过往经验,放完水五六年后会来一轮全国反腐,回收一波。

总之产能过剩是现实,需求总量暴跌也是现实。为了走出困境,什么手段都要上,什么代价都要忍,一切等熬过去了再说。

中美之间会发生一场大战吗?

会,时间很快了。

长篇大论不写了,说最关键的。

跟以前的时代最大的不同在于,现在是单一国际货币时代,而这种货币是又是法币,美国可以以国家信用被背书,调动无限的力量跟中国博弈,之前很多人yy的七月份美国企业债暴雷,发生了没有?并没有发生,所有的危机都可以用印钱来解决,而中国对此毫无办法。各种垃圾国家明里暗里耍无赖黑中国的投资,就是吃准了你迫于美国的军事威胁不敢动手。

在之前的超级大国争霸的时代,大家拿的都是真金白银,所以拖是有效的,但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和苏联解体之后,这个逻辑就变了,你不去动摇美国的国家信用,你就不要指望去拖死他。而现在美国依仗的就是武装力量的积威,另一方面,技术进步已经把国家间的军事力量的差别拉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在100年前,一个中等地区强国只要有一定的外援和决心,可以击败一个超级大国的军事冒险,现在美国铁了心要打一个地区强国,这个国家是毫无胜算的,看清楚,毫无胜算,即使美军体制已经烂透了,但航母和隐形战机不会作假,没人敢去挑战这件皇帝的新装。所以只能是老二有这个能力去挑战老大。

入关论可以讲,但时代真的变了,不要指望美国跟大明一样会因为财政和内耗自己压死自己,你不去踹,它不会倒。更重要的是,留给中国的窗口期也不像国人想的那么长,老龄化大潮即将到来,过去40年狂飙猛进的上升期即将进入回调期,在这之前如果没有打开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情况不容乐观。

立党老师和曹大佐是怎么决裂的?

作者:深邃暗黑范特西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6383603/answer/134171152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1.两者从来都不是同路人,没有决裂一说。

2.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你要理解他们价值观和言论的差别,要看他们所处的环境:

立党人在米国做AI,米国像样的岗位,大部分在私营部门,尤其是CS,EE方向。本人出生成长在天津,虽然说天津挨着北京这坑爹地方后不复一个世纪前的风光,但大体这二十年还是沾了时代的光的,尤其是房价上。

曹大佐出生长大在产能衰落的大庆油田,整体没落的东北(被时代抛下的重工业老区),又在北京这个北方唯一的一线上学(说不客气一点,北京是虹吸全国(尤其是河北)成长起来的,和上海以及东南方的城市完全不一样)。这几个地方,包括山东,像样的岗位大部分在泛体制内,而他念的土木工程,大部分过得去的岗位都在泛体制内(中铁中建设计院等)。由于中国身为基建狂魔,过去十年内基本透支了整个行业的国内前景,他大一时红火的专业,现在成了劝退专业。

好了,这就是两个人的利益底色,了解了这些你就能更好低理解他们言行的差别了,比如为啥立党的想法里会经常提到房子,比如大佐是怎么从一个昭和风味浓厚的愤怒青年,突然就篡了山高县的经典解释权,把入关学从一个普通的扩张建政理论,改造成了包衣抬旗叼盘学。毕竟留在北京城抬旗,肯定好过回产油量持续萎缩,开采成本持续上升的大庆,更好过去非洲工地日晒雨淋。你把我放他那位置,我大概率也会选择去体制内谋个一官半职,只是玩不出他的套路而已。

这个套路同样可以用于分析南方人,比如我,由于南方经济基础和北方完全不一样,故而对叼盘这种事骨子里极为不屑。举个例子,当年的恒大对阵皇马的那场比赛:

这场比赛,由还没落马的万【】开球。但广州人并不给他面子,全场齐呛“傻HI”!放东北和山东,这种事估计无法想象。

如何看待黔南州表示少数人炒作独山县「旧闻」意图施压公安机关将依法查处?

我对督工很放心。这年头,骂纳税人不行,骂执法者可以。为什么呢?上峰训话“不能爱惜羽毛”。纳税人维护的是自己的利益,毫无顾忌,执法者维护的是一个虚化的共同体,担心被人当枪使。如果督工揭露某地job maker投资失败亏损四百亿,现在他应该已经失联了。前提是没有被公关下来,督工以前确实遇到过公关,在健身房健身突然遇到对方来人自报家门,还被他多年不见的中学同学请托。我至少耳闻过两个大V是这么被刑拘的,道听途说不保证真实性。

独山县的声明很官场套路。既没有全盘承认,也没有否认,场面做足披露了部分信息。同时还要顾及体面,吓唬吓唬后来人,寄期望平稳降落。至于大家关心的东西,这大概是向省级机关汇报的。反正我要是独山令,做梦都在搂着督工亲吻督工智慧的额头,巴不得焦点访谈也来一出。

作者:邓铂鋆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7340276/answer/134365716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杨爱红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7340276/answer/134335608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咬人的狗不叫。

“依法查处”这种狠话放出来,就表明黔南州实际上查处不了马逆(除非马逆自投罗网)。

相比于这段狠话,我觉得更有意思的是黔南州通报里的另一段话:

截至2020年6月末,独山县政府债务余额135.68亿元,三都县政府债务余额97.47亿元,其余为企业债务等。

我就想问问:

“其余为企业债务等”是什么意思?

按正常的语言习惯,总得先说一个总数,然后列出总数中的一部分,最后才说“其余”。而这篇通报里只见独山、三都两县政府债务数据,不见总数,谁知道“其余”是多少?100亿?200亿?300亿?为什么通报里不讲?

另外,“企业债务”这个表述也很有趣:这个“企业”是什么企业?跟政府是什么关系?如果无关,何必放到通报里来讲?如果有关,那这债是拿什么作抵押借的?到底还不还?由谁来还?

句末还有一个“等”字,天晓得这里面又有多少玄机?

紧随其后的一段话也很玄妙:

经查,独山县、三都县融资吸纳的资金中绝大多数用于基础设施、脱贫攻坚、民生工程等项目建设,发挥了较好作用。

“绝大多数”究竟是多少?

“基础设施、脱贫攻坚、民生工程等项目”,各自具体是些什么项目、花了多少,能列个一二三出来吗?

以我有限的经验而论,当官的做汇报、听汇报,向来喜欢列数字。而不列数字的,或者用“主要”“大部分”“极少数”这类字眼含混过去的,基本上可视为“我没查过,瞎说的”或者“哎呀数字太难看了,说出来怕吓着你”。

大家觉得黔南州这篇通报算哪一种呢?

这是提问者,18年年底,还在提问手机充不进去电咋办、手机型号咋选的初级问题,很显然,其职业也好专业背景也好,都与“通信行业”毫无关系,哪怕是手机卖场小弟的专业性,他也没有。至于5G实用性,行业入门常识关键词:IPV6去中心化、端局新一代互联网实验网NB-IOT

作者:松云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3559064/answer/133969350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何看待网传字节跳动或分拆 TikTok 为美国公司,面对「海外封杀」这会是一种有效的措施吗?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7189151/answer/134447176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咦,字节跳动不是开曼群岛的公司嘛。

法律上做层皮又不难,字节跳动本身在开曼,你要扯皮,中国的业务可以算个分部嘛。

人家离岸金融地又没必要披露公司背后的利益结构和真实持有人,不然怎么做离岸金融?英女王和川皇在开曼都有资产配置,他们的钱最后投向了哪里,谁能说清楚?

搞不好川皇真的在建设祖国呢。

抖音和tiktok本来就是分开独立运营,内容和数据都互不打通,在事实上就是两家公司,只不过都是字节跳动的而已。

而且人家标准VIE架构。母公司bytedance注册在开曼,然后百分百控股香港字节跳动,香港字节跳动再百分百控股北京字节跳动。开曼母公司不披露,没人知道这公司到底算哪国的。

所以这个“中国”公司的判定,不是靠司法界定能解决的,完全就是对面的一言堂:

我觉得你中国,你就中国了。

tiktok的内容审核部门和服务器,不是在洛杉矶就是在新加坡,还有伦敦、纽约、孟买、柏林、东京一堆办公室。

为了和国内划清界限,tiktok的业务部门就没敢和国内沾边,香港都不碰。

从信息传播角度,tiktok其实是把抖音给“围”起来了。如果把这张世界地图画出来,国内不少小盆友怕是感观上要受刺激。

都做得这么彻底了,还拿“中国”这个元素来搞你,说白了就是拦道抢劫打秋风的。

建议Mayer同志赶紧去约议员打高尔夫,问清价码。如果他这个“华盛顿与好莱坞之间的谈判老手”不会问,建议咨询我国著名电脑企业,他们经验也是非常丰富的。

你看现在美帝政界天天拿“中国”这个元素讲故事,国防部还不是照样顶着风险报告买他们家的电脑。这中间有大学问,要下功夫请教前辈啊。

台积电表示:未计划在 9 月 14 日之后给华为继续供货,你怎么看?会产生什么影响?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7254320/answer/134440454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还是之前说的,上堵下泄。

我觉得六保六稳的大环境下,大家对之前一些经济“学家”的批判已经很到位了:

产业升级,不能只按和平状态的前提条件来规划。

你懂的,我对转移本国“低端”产业这事,一直有很深的怨念。

一方面是我天天弹的老调:劳动力过剩啦,实体空心化啦,金融资本与实体资本的收益剪刀差啦,巴拉巴拉。

另一方面,我们把颗粒度拉大点,就是产业升级的根本判断:

我们的产业升级,是和平成分大,还是战争成分越来越大?

我的将军们对战争经济学一无所知(摔笔

这个战争,不是说明天就去捡瓶盖,而是指外部究竟会动用什么手段来对抗你的产业升级?

产业升级是一定会遭到外部对抗的。

连我们向东南亚转移纺织、玩具这种产业,越南、菲律宾、泰国、印尼之间都会产生短暂的对抗,形成东盟内部的纵横捭阖。

因为产业即就业、产业即税收、产业即发展。就算是这种“低端”产业,也足以维系一个小国五到十年的平稳增长,这背后就是国家执政集团合法性的加强。

虽然美帝的“民主价值”论是国际主流,但是良政良治对执政合法性的重要度,大家是知道的,东南亚尤其体会深刻。

都政变多少回了。

我们之前的明显误判,就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国际社会存在着某种默契,某种绅士间的游戏规则:

经济归经济,战争归战争。我搞产业升级,你和我对抗的手段也应该是“产业”手段吧?

大家顶多在各种国际组织上扯扯皮,最后总得靠产品和服务说话嘛。

结果现在发现国际组织没了。

抱着这种有点天真的想法,我们认为能够平稳地复制美帝的雁阵转移:一方面模仿、学习、赶超欧美日韩的前沿产业水平,另一方面对外转移“低端”产业,实现对供应链下游国家的控制。

和 平 崛 起

虽然也预见到了一定的国家对抗,但总是孤立地看对抗本身,认为是两国之间大企业和相关政府经济部门的对抗,是看谁的投入多、产出高、技术好、市场大。

把产业升级的对抗单纯地限定在经济和相关法律领域,对国际组织里的申诉门路挺熟的,也在美帝和欧洲找了不少朋友。

再拉一票亚非拉兄弟站站台。

似乎这样就能雁阵转移了。

问题是:战争与爱情都是不择手段的。

说好的武士决斗,你怎么掏枪了?

掏枪?我还摇人!

国际社会依然是丛林法则的社会,因为国际社会里不存在中立的最高仲裁者,所以最后还是回归直白的力量对抗。

而当经济力量不足抗衡你的产业升级节奏时,对方自然会动用政治力量,也就是暴力。你没有任何强制力去限制对方不使用暴力。

真正的强制力,只有自己的暴力。

日本能搞还算平稳的雁阵转移,是因为日本已经出让了暴力,是美帝体系的一部分。

内部分钱再多矛盾,钱还是在这个体系里打转,肥水不留外人田。

你不是这个体系里的,你怎么能照搬人家那套来搞产业升级呢?

德国?德国也有美帝驻军啊。

照搬那些和平经济“学家”的理论,没有对国家之间的对抗有充分认识,其结果就是支撑就业的“低端”产业被行政命令和地产收益挤出,涌向东南亚;高端产业原本承接的技术转移被卡住,只能自己逐级上攻。

是,这是早晚要面对的局面,但是能晚一点是一点,本不必如此早。

现在讲六保六稳,又开始要求东南沿海把产业往中西部转。东南沿海产业一看这个地价房价,没有关系搞不到地方政策扶植的,照样跑东南亚;

高端产业承接的技术转移被卡住,一边找美帝拖延时间,一边找欧洲拿市场换技术,结果就是美帝和欧洲都拿你的谈判做价码;

价码太高,想起要给国内科研体系加大投入。但是这事急不得,科研官僚那套“重物轻人”的风气也需要时间逆转;

国际上想找些站台的,一群“朋友”都是买卖照做、出头你自己来。

预案,太少。

产业升级是一把尖刀,要有足够坚实的底层产业,才能支撑高端产业的向上突破。

只要现行国际秩序是美帝主导,我们就始终是个异类,本来就要随时做好被排挤被孤立的准备。被一时的其乐融融所迷惑,以为自己可以平稳升级到产业链上端,这是妄想。

当下就应该国家制造需求、国家扶植产业、国家改造分配,稳定内部“低端”工业,为高端产业提供可以自循环的产业资本。

尤其是内需,这是自循环的根基。

大圈子老大不接纳你,你还拆解自己不算完整的小圈子,你要去哪?

如何看待黔南州表示少数人炒作独山县「旧闻」意图施压公安机关将依法查处?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7340276/answer/134452377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祝督工永远健康。

出现问题,一定是“个别”的问题,这个性质要严格把关。

定性在“个别”,就是协助组织来发现问题、处理问题,是对组织的建设性意见;

没有控制在“个别”,而是引申到了“部分”,乃至一个“整体”,这就不行,这就演变成了导向问题。

因为对大范围的定性,这个权力只有组织能有,外部是不可以的。

所以在舆论工作中,“性质”问题,最为精妙。

这也是我隔三岔五回答消失的原因:这度太难拿捏了。

就事论事嘛,本意是好的。

但是就事论事会陷入冗长难耐的流程里,这个流程你作为个体又无法干预调整,只能跟着跑。所以就事论事,往往就是大事变小事,小事变没这事。

尤其是搞媒体的,完全就事论事不可能,古今中外都不可能。肯定有引申、有对比、有发散,不是简单的为了吸引眼球,而是讨论必然带来的结果。

这篇通告提醒你:这位同志,你跑题了。

别跑题,跑题的话我就觉得你性质有问题。

年轻的时候,觉得对事不对人;现在三十老狗,感觉去你大爷的,就是对人不对事。

事都是人干的。我跟你在扯皮一万年的客观问题上打太极,不如把影响最大的主观问题给办了。

至少下来个专项调查小组吧?拿人和钱比不好看,但400亿体量也至少该和性侵女童一个级别嘛。

否则主观问题不讨论、不处理,这事也就这样了,400亿也就是几篇通告几行决心的事。

话说潘书记真是万恶,期待公布最终调查结果,让我们知道一下他到底贪了多少,以正肃坊间视听,警示后人。

新能源汽车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6417410/answer/134805605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我也想知道啊(棒读

你找个海外的朋友,买点和汽车相关的外国专利,然后包装成一家公司;

专利硬不硬不要紧,关键是要和奔驰宝马本田丰田这类牌子挂钩;他们太硬了挂不上,就和石墨烯呀氢燃料呀这种概念挂挂钩;

接着国内再包装一家公司,挖些有外资汽车企业从业经历的,再挖些互联网里搞电商搞营销的,这家公司就成了。

两家公司的PPT摆在一起,好了,你的新能源汽车造好了。

不对,在14年时,有PPT就等于把车造好了;17年不行,地方政府聪明了“点”,还得去买台别人的车,手工改个壳。

不贵,满打满算也就200万。

加上买买纸上的专利、挖一些高管,前前后后加总500万到1000万成本吧。

然后跑五个五百强县区,半年内谈下其中三个,第一年就拿了约120亿的地方政府投资。

这公司起步时就在望京,靠着五环边上的一个小园区。CTO我熟,所以还上门蹭过几杯咖啡。

如今已搬到上海某高大上写字楼了。

14年新能源汽车大跃进后,百万千万变几十亿甚至百亿的造车故事,全中国算下来也有小一百个了。

一,上头不仅是鼓励新能源汽车,甚至可以说是催着下面地方上新能源汽车项目:不上就是经济政策不积极,上了就对大政方针领悟到位。

这是地方话事人完成KPI的直通车;

二,政策开了大口子,国开行这类体系也跟上:只要是这类立项的钱,都有。

别的项目,地方问上头要钱,贷款利息5个点8个点的,但这类项目可以3个点。

就算你这个地方没什么路子,拿不到好的点位,那至少这类项目贷款下来得快,先拿了再说;

三,政策有了国开行有了,国土部门不得跟上?土地指标杠杠的。

莫干山从来不讨厌贾跃亭,相反,贾总是莫干山的恩人。

几千亩几千亩的土地,在贾总这位指引道人的点化下,从死气沉沉的山地农地林地属性,转化成了可以标价、可以抵押、可以交易的住宅、工业、商业、文化、旅游、娱乐等用地。

点 石 成 金

莫干山项目,乐视花了不到5个亿圈地。后来没钱启动项目,地方又把土地“收回”了。这个收回就是买回,地方政府还得按市场行情加价,所以乐视在莫干山上没亏,还小赚一笔。

就当是买土地指标的钱吧。

-王哥,不是很多新能源汽车都是投资机构投出来的么?没怎么看见地方的名字啊?

那些投资机构就是层皮,找个好听点的互联网风投来站站台而已。10亿的投资额,这些互联网风投能掏出3000万跟就是咬碎牙了,而且协议里明确写明第二轮就跑。

BAT们参与的,民资和外资的比例会高点,但基本上七成肯定是掏国家的钱;

-那国家现在监管这么严,钱都是专项使用,要进自己口袋也不容易吧?

傻孩子,找你的工厂基建商玩,找你的汽车供应链伙伴玩,找你的市场营销部门玩。

国家明确这笔钱只能买电脑,但不管你这电脑是买5000一台的还是50000一台的。

-那车出不来或者卖不出去,总得有个交代吧?

限高或跑路咯,反正卡里小数点前八九位数,你纠结这个;

-那这一地鸡毛的,总得有个交代呀?

转型房地产嘛!

-交代呢?

都说了,这里面都是合法合规的投资行为,只是遭遇到了无法预判的外部市场风险。投资怎么会没有风险呢?

什么交不交代的,下一个问题。

-……

我知道新能源汽车的存在意义。虽然我是个文科生,但这点产业升级的概念还是有的。

我就是没搞懂我们这疙瘩那堆新能源汽车的存在意义。

江苏那堆新能源造车,二三十家也有了吧?前前后后政府投资,每家平均二三十亿肯定有吧?

打着新能源汽车上下游配套的名义拿补贴的多了去了,那个没法算。

不算政府采购(其实也没几单,一单两三千台),江苏这么大投入,这类车企加总,一年能卖几台车?

刚才随便翻了一下,好像是1万辆。

我理解任何产业升级都会伴随着巨大的损耗,但是这个损耗是不是有点猛?

我想,新能源汽车的存在意义,就是让大家能用几万十几万的成本,开上一辆豪车:

因为这辆车的真实成本可能是好几百万呢。

全国人民贡献税收,让你用十万成本开上了这辆造价五百万的豪车,要感恩。

如何看待蓬佩奥称中国是「帝国主义」?

作者:王子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7244983/answer/134659400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邀。

不说段子啦,已经有很多了,扯点蓬佩奥的工作努力方向吧。

蓬佩奥不是在情报部门白混的,科氏兄弟那堆智库也确实给了他不少好招。在担任美帝国务卿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算是慢慢找到了一个攻击我们的专有名词:

债务帝国主义。

这个词,蓬佩奥18年7月30号就在印太商业论坛上提过,算是亮相。

这不是个新词,在《外交》等杂志上早有出现。你要是往学术点的方向讨论,债务确实是帝国主义侵略、控制、扩张的乘手工具。

但能把这个词从文山书海里挑出来,作为贴给我们的专有标签,蓬佩奥还是下了苦工的。

因为这词,和我们大量以国家为主导的海外项目,还挺贴。

我们贷款给亚非拉人民币,对方用贷款来的人民币购买我们的设备和原材料,雇佣我们的企业和工人,完成基建;

然后这笔人民币贷款,依然是用人民币来还(你问他们要美元那是要命)。亚非拉基本没有人民币,那就用国土资源和海陆交通使用权来换我们的人民币,换到了再还给我们。

这样我们既能输出国内过剩的产能,又能稍微起步一点人民币国际化进度。

这到底是帝国主义,还是正常的资源置换交易,你永远无法说清楚。

支持的人可以说亚非拉本来就一无所有,只能靠这个手段;反对的人可以说这类债务总量极大,而且支付条件非常单一,我们等于在事实上控制了许多亚非拉国家的经济命脉。

反正是口水烂账。

蓬佩奥摘出这个词,一方面表示他国务卿这活不是白混的,另一方面也是表示他哈佛法学院不是白上的。

简单说:蓬佩奥在对外意识形态上,力主维系新自由主义,强烈抵制国家主义。

还不是只针对我们。

看事看两边。蓬佩奥指责我们是“债务帝国主义”,那他是怎么表述美帝的?

“自由与开放贸易”。

以18年印太商业论坛的发言为例,蓬佩奥在指责了一通“债务是不能发展经济滴、债务会丧失主权和自由滴”这类陈年老调后,转头开始吹美帝:

“我们不会施加政治影响力”;

“我们不会告诉私人企业该干什么”;

“我们是来寻求合作,而不是控制”。

好,我们知道这是假话,出席印太商业论坛的印度人越南人日本人也知道这是假话。蓬佩奥,你的稿子里总不能都是假大空吧,你又不是我们这边宣传部门培养出来的。

诶,结尾来了句真心话:

(那些发展经济和基建所需要的庞大资金)“没有政府,或者任意政府的联合,能够拿出这笔钱,只有私人企业有这么多钱。”

“只有国家变得更欢迎私人投资者,这些十万亿级的美刀,才会进入到国家的经济里,进入到那些有效益的企业里,为这个国家的人民带来就业和繁荣。”

交底了。

当前的国际竞争,毫无疑问是以国家为主体。那些基建和产业升级,只有国家投得起,只有国家有这种级别的信用。

这不是中国一家的经验,而是越南、埃塞俄比亚、孟加拉等所有发展中国家能起来的亲身经历。

时代变了,蓬佩奥还在提老调,还在奉这个老调为核心价值观,竖靶子骂娘。这不是意识形态,这是根本利益所在。

对于美帝的金融集团来说,当全球多个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转入国家主义方向时,收割的效率就会大大降低。

国家控制大量资产,国家又有政治能力。一旦国家的意志被调动起来,他们就是令人最难受的谈判对手。

不一定是最聪明的,但一定是最难受的。例如08年次贷危机里,我们的国有金融资本没什么大损失,不是因为他们聪明,而是上头一纸禁令,不让买这类产品。

越南也跟着学:看不懂,禁就完事了。

所以对于美帝来说,一切走国家主义道路的国家,都是严格防范的对手。这些国家一旦形成一个个围城,金融这支轻骑兵就只能在城外逡巡不得入,望城内钱财空兴叹。

蓬佩奥给我们打“债务帝国主义”的标签,不是为了谴责债务,因为这个美帝最多,不管是自己的还是控制别人的;更不是为了谴责帝国主义,哪有骂自己的。

本质是挑我们的头,同时敲打欧洲,警告其他谋求以国家为主导掌控自身经济的后来者:

不许建起高墙。

非洲要和中国搞“债务帝国主义”,非洲国家就要各自整合一定的本国资产,形成对应的法律体系,并由国家牵头来和中国交易。

这就是在事实上加速了该国的国家主义进度,这就是在建高墙。

中国的高墙难以突破,但是不能让其他国家,尤其是印太地区——美帝核心势力范围——出现更多的高墙。

谁要是还这么干,谁就会倒霉。中国已经是“债务帝国主义”了,你这个政府和“债务帝国主义”做交易,那你一定违反了“自由与开放贸易”,政府一定是腐败的、专制的、反民主的。

华尔街的钱来买你的资产,你限制,你就是反对“自由与开放贸易”;华尔街的钱要跑路,你拦着,你更是反对“自由与开放贸易”。

全球多数国家,最好都是连栅栏都没有的牧场。哪个牧场有牧羊犬,有栅栏,我人类灯塔就要来“讨论”一下你的执政合法性。

这样,“债务帝国主义”和“自由与开放贸易”,就齐活了。

如果完全市场化了,那么绝大多数职业都是越老越不值钱,或者更准确地说,存在一个价值巅峰,之后逐年下降。真正会很大程度上符合 “越老越值钱” 的职业,基本上都是那些工作核心是 “与人打交道”,并基于此,建立起了十几年几十年的人脉、圈子、信任链、稀缺信息的壁垒的职业。泛金融圈、企业家圈、经理人圈等,基本上都是如此。纯搞技术的人,恐怕很难想象,这些圈子里那些四五十岁的家伙们,随便攒点儿什么事儿,贩卖些人脉、信任链、稀缺信息,经济报偿有多么地丰厚、直接和爽朗,且在人类劳动被强人工智能彻底取代之前,完全看不到他们被替代的一丁点儿可能性。由此说来,我国程序员群体的合理选项是:1,确保自己始终手握真的有人需要的稀缺黑科技。2,在中年之前把钱赚够。3,在职业生涯中期开始,积极转向能获得人脉、圈子、信任、稀缺信息的需要密集 “与人打交道” 的相关职业方向。4,躺平任艹。

作者:Fan F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8192972/answer/134763350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何看待海淀某互联网公司鼓励员工尽量住在公司?

每个底层员工的决策,即便是最微弱的抗争,也会给公司带来一点改善。

我之前在某地产公司实习的时候,部门的领导跟我说,现在的这批90后啊,越来越难伺候了,动不动就说要辞职。

90后是独生子女的一代,受父母的宠爱,心中有梦想和傲气。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人,不懂“忍让”或者“权衡”,只是有那么一股骨气。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

作为一个90后,没有饥饿的回忆,进入职场也受不了窝囊气或者压榨。这才是健康的人的心理状态。

一句“劳资不干了,祝贵公司早日倒闭!”,然后留着老板惊愕的眼神转身离开。

这话说出来虽然一时很爽,但是长远来看,真的很爽。

作者:鼎天立地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7829485/answer/134889718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了睡前消息 140 期「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 400 亿」,大家什么感觉?

作者:Fan F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6543592/answer/133626028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让西弗吉尼亚放开了搞,搞出花儿来,西弗吉尼亚也无法发展成 “华盛顿-纽约-波士顿” 那样。

你搬出拉斯维加斯,以此作为 “人定胜天” 的例子,再让内华达州放开了搞,搞出花儿来,内华达州也再造不出另一个赌城来,仅会还给你个季节性的黑石镇,供加州的自以为酷无趣家伙们聚众滥那啥。

科罗拉多适合干啥?滑雪。

怀俄明适合干啥?当下一个超级火山口。

南达科他适合干啥?埋民兵导弹准备末世。
tre
你想把它们发展成东西海岸那模式,上帝来了也没戏。

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如何开发?如何振兴?

把长三角连成一片,粤港澳连成一片,京津连成一片,那就是三四个东京都的体量,承载 “西部” 的一大半人口,绰绰有余。爱建几个体育场就建几个体育场,平时踢球抢场地能打起来的那种;爱建几个大学城就建几个大学城,保证周末小时房能全天啼不住的那种。再围着海南特区修一圈儿城市,从此 “椰子鸡” 就是正宗东北菜了。

原本 “贵州” 100个人。“大开发” 后,70个人都去东部了,剩下10个人做辣酱,10个人挖币,10个人搞旅游……全省GDP虽然砍半儿,但全省就剩30个人了,人均收入翻一倍,悠哉悠哉,其乐无穷。

我国有一个好,那就是公务员队伍普遍都是做题家,而不像彼岸塔国,骨子里就是资本收买的走狗。

无奈做题家们常年要做的题,实在是有些太八股了,不够与时俱进了。

明明是 “一国”,某些方面却搞得仿佛比塔国更 “一国50制”,这是何必?

最终只能便宜那些在造币撒币全链条上的公职、金融、承包商、白手套们,一多半儿装兜里,再留下一小半儿的半成品奇迹做墓碑。